2019年06月16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青海的“海”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9-6-4 10:39:39 作者:冷 夜

青海并不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省份,即使在大西部,甘肃、新疆、西藏在公众中的知名度也高于青海。如果问青海什么能让人留下印象的话,盐湖肯定位列榜首。察尔汗盐湖和茶卡盐湖是城市旅客探索西部的重要一站。

青海不缺盐湖,盐湖化工更是当地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为青海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就业岗位和地区产值,而这一切都是柴达木盆地赐予青海的礼物。

大柴达木湖—翡翠之眼。石头鱼 摄

盐湖哪里来?

想了解青海的盐湖,首先要知道盐湖是如何形成的。一座湖泊也有自己的生老病死,在湖泊的形成之初,活水能够进出,不断补充湖水,带走湖中的矿物质,维持湖水的水量和盐度。而湖水进出的河道因为地质变化或降水量减小而无法流通,湖水就会开始蒸发,走掉的全是水分,留下的是水中溶解的矿物质和盐分。久而久之,一座淡水湖就会变成咸水湖,进而变成盐湖。一般对盐湖的定义,是湖水矿化度大于35克/升,也就是一升湖水可以晒出35克以上的各类矿物质。当一座湖成为盐湖之时,便是其风烛残年之时,水分迟早会随着阳光蒸干,在地面上留下曾经有过水体的遗迹,并随着风化等作用逐渐消亡于周边的环境之中。

在盐湖地区,常常可以看到一种盐湖圈现象,也就是水体周边有一圈银白色的盐项圈,项圈上还有不太明显的分界线,一层一层向内。每一层盐带的颜色可能稍有区别,这是因为每一圈盐的成分不同,在不同的过饱和状态析出,构成了不同的圈层。

在化学定义中,盐不只是食盐氯化钠,所有金属离子和非金属离子及原子团构成的物质都称之为盐,所以这种析出的盐带中常见的还有钾盐、镁盐、锂盐、硼盐等。其中,钠盐现在主要通过海水提取,在现代盐湖经济中的价值不大,但在古代的确是重要的食盐补给来源。而现在让盐湖成为宝藏水体的是其他微量元素。钾的产量和使用量最大,因为钾本就是植物所需的肥料源;镁盐是重要的医药原料,常被用于治疗消化道疾病;而锂的工业级制备是锂电池的主要原料,在电子产品和新能源汽车等领域都有重大价值。

有盐湖的地方,往往会形成盐湖型的资源产业。青海最重要的盐湖区都集中在柴达木盆地内,这是一片被阿尔金山、昆仑山、祁连山全面围合的盆地。周边的高山阻挡了进入盆地的水气,盆地内年降水量非常有限,仅210毫米。而这点降水量形成的水流又无法凝聚足够的力量冲出山坳,最终形成了中国最著名的内流区之一——柴达木内流区。

青海喂饱中国?

古代食盐的来源大致有三种:海水、岩盐和盐湖。今天被旅拍界带动的网红景点茶卡盐湖,对于羌人来说,并不是“天空之镜”,而是“天赐盐库”。古代湖盐的主要功能是为河湟谷地的人类定居点提供食盐,美丽的茶卡盐湖在这些青藏高原的原住民眼里就是这样一座盐湖。其实,茶卡盐湖尚未走红前,茶卡盐湖仍然是机械开采矿物盐的重要产区。只是在城市中产们发现了这个“净化心灵”之地后,继续在湖上开拖拉机有碍观瞻,茶卡盐湖的工业功能才终于让步给美学功能,为当地居民带来了更多样化的收入渠道。

新中国成立之前,囿于财力和工业化程度有限,青海的盐类开发还是局限在茶卡盐湖。直到1951年,才由兰州大学教授戈福祥上书政务院,请求国家重视柴达木盐湖资源。此后,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和兰州大学承担了青海盐湖的勘探和应用研究工作,并组建了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察尔汗盐湖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我国工业序列的。察尔汗是一个地区的泛称,由东达布逊、南霍布逊、北霍鲁逊、涩聂四个盐湖组成的湖区,格尔木河、素林郭勒河等地区的重要河流都汇入其中,总面积达到了5856平方千米,相当于5个香港。这巨大的湖水中蕴藏着数十亿吨钾镁盐矿,其中最重要的是氯化钾。氯化钾是常用的肥料,而1958年前我国还没有发现一处钾矿,农村还在使用土法草木灰(碳酸钾),而过量使用草木灰会影响氮肥的吸收,并使土地盐碱化。

对于人均耕地不足,必须提高亩产以维系粮食安全的中国来说,天然中性钾盐矿是可遇不可求的战略物资。在察尔汗盐湖建设钾肥厂成了一场国家级会战,并经过几次扩建,成为了国内最大的钾肥生产厂。以钾肥厂为基础,青海盐湖工业集团在改革开放之后又对盐湖开发进行了新的探索,生产以湖盐为原料的其他化工产品,挖掘湖盐在工业化过程中的更多潜力,为我国工业原料生产源源不断地输送材料。

千“海”之省的宝藏

除了茶卡盐湖和察尔汗盐湖之外,青海值得一提的资源性盐湖还有不少。

比如大柴达木湖,是一座富硼湖,这种元素对植物的根系、生殖、光合作用都有帮助,也是一种重要的补充肥料。

位于察尔汗盐湖以西的东西台乃吉尔湖,它们不仅能因奇特的析出盐结构和湖水颜色而成为外拍胜地,更是青海重要的湖盐资源生产基地。与察尔汗盐湖以钾、镁资源为主不同,东西台的湖盐富含锂,能够为电池行业提供高纯度原料。

这里还需要提及的是,青海最大的水体青海湖在湖水资源中扮演的角色。青海湖也是一座没有外泄通道的湖泊,但它的闭塞时间不如那些盐湖时间长。现在的倒淌河,在13万年前是黄河的一条支流,但由于日月山脉快速隆起,这条河流与黄河干流断开了联系,封闭了青海湖。

青海湖区光照强烈,湖水蒸发快,远远超过了降水量,因此自从闭塞之后,青海湖的面积是在不断缩小的,湖水中的盐分含量也与日俱增。这一过程不可逆,时至今日仍然如此。但由于闭塞时间晚,青海湖还未到风烛残年之时,矿化度在枯水期也只有12克/升左右,远远低于盐湖定义中的35克/升,尚没有开发盐矿的价值。

然而青海湖也有很高的价值。青海湖裸鲤,俗名湟鱼,就是一个例子。这种鱼生活在青海湖寒冷的咸水中,生长十分缓慢,是维系青海湖生态平衡的惟一中间物种,在别处又无法找到,是非常重要的生物。上世纪60年代,野生湟鱼仍然充沛,但由于过度捕捞,湟鱼在90年代已经频临灭绝,迫使国家将其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坚持零捕捞,这才让其数量回升。如今为了恢复湟鱼生态,科研人员正在尝试淡水养殖湟鱼,并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