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悔梦归处

——记全国最美地质队员、江西九一二队总工程师陈国华

2018-2-5 15:51: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徐飞龙

岁月,将他饱经风霜的脸庞凿刻得棱角分明,纤长的线条勾勒出他的身形过于削瘦,剑眉下深邃的眼眸炯炯有神。三十载的地质生涯不过一弹指,历经滂沱落雨,洗尽浮脂铅华,他唯剩最初的拳拳痴心。地质之路漫漫其修远,江西省地矿局九一二大队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陈国华用长年的坚守、朴素的行动编织着最初的梦想。

被边检拦下

10年前的一个深秋,陈国华与同事终于完成了边界省份的一个地质调查项目,准备乘火车返回队部休整。经过连续几个月的跋山涉水,此时的他很疲惫,但想到即将见到妻儿,他还是精神抖擞。大家将地质“三大件”及岩石标本与行李一同托运后,便持票准备过安检。待到陈国华时,边检人员却对其上下打量、迟迟不肯按下印戳。随后,在同事们满目疑惑的注视下,几名工作人员示意陈国华随行前往一旁的调查室。

“你自己交代吧!”调查室内,工作人员的盘问让他一头雾水。几番交涉之下,他才哭笑不得地发觉因自己面容憔悴而被怀疑成了涉毒人员。后来,在多方的佐证下,边检人员才确认这是一场乌龙。临行前,边检人员对他表示歉意,并略表同情地说:“你们干这行的,真的太辛苦了。”

陈国华在竹林里寻宝

辛苦,这又算什么?早在30年前,刚满20岁的陈国华踏入九一二队的大门后就已决心将其作为此生的佐料。占家塘幅1∶5万的区调,他一干就是整整8年。8年间,他撩拨晨雾上山,肩披星月方回,风餐露宿、日晒雨淋早已稀松平常。因为严重的晕车,每次出发的路上他都吐得稀里哗啦,却拒绝减少工作量,终于从弱冠少年变成而立之人,也落下了严重的胃病。1999年,陈国华再次主动请缨,挑战久攻不下的临川云山地区,担任金矿普查项目负责人。同年,该项目就出人意料地探获金资源量约10吨,给当时低迷的地勘队伍打了一剂强心针,更为该地区划入第一轮国土资源大调查奠定了资源基础。2005年,彭泽县勘查任务紧迫,却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原因在于当地血吸虫肆虐,已被列为血防重区。难不成放弃该项目吗?关键时刻又是他站了出来,一待就是4年,最终探获一个中型以上规模的钒钨矿床。随后不久,单位准备前往格陵兰岛找矿,靶区地处北极圈,彻骨严寒让人闻而却步。组织上询问陈国华的意愿,此时他的儿子正上高中,是一个紧张的阶段,可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安排。多年来,陈国华“拼命三郎”的形象深入人心,也赢得了同事们的交口赞誉,却实实在在累坏了身体。

与死神擦肩

2006年底,大队承接了老挝境内的综合地质普查项目,陈国华担任项目副经理。当时年味正浓,可他却带着37名成员开赴目的地。老挝多为山地和高原,森林覆盖率高,毒蛇猛兽常见,开展地质工作是个不小的挑战。陈国华带领地质队员们穿高山,钻密林,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同时,在如此恶劣的野外条件下,陈国华还带领队员们无偿资助老挝百姓,与当地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07年5月底,意外还是不期而至。当天,陈国华与委托公司负责人及翻译一同坐车去办理签证延续手续。在弯道处,司机操作不当导致小车翻下陡坡,死神的恐怖瞬间笼罩车内所有人。不知过了多久,陈国华被车厢内浓烈的血腥和汽油混杂味激醒,此时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脑子似乎在头颅内晃荡,手脚一时不听使唤。死亡的气息瞬间将他的思绪拉回到国内,父母和妻儿还在等待他回去。他忍着剧痛,以顽强的毅力搭救出昏迷的同行人,并尽量安抚他们的情绪,为救援争取了宝贵时间,也为单位及国人赢得了美誉。劫后余生的陈国华并未对地质工作发出过抱怨,相反却激发出更大的工作热情。

破世界纪录

2010年,九一二团队入驻景德镇浮梁县朱溪地区,陈国华任项目负责。朱溪地区的工作最早开始于1958年,全国多支队伍在此地几进几出,均无重大突破,九一二队能有收获吗?项目设立之初,大部分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密切关注着项目进展。在生产实施过程中,以大队总工为首、以陈国华参与的团队为辅,他们大胆跳出了前人“朱溪南部有较好找矿前景”的传统认识,认为矿区北西方向应有较大的隐伏矿体,沿走向和往北西更有可能取得找矿快速突破。随后,他们按照这个找矿方向,大胆地按找大矿的思路布设深孔,终于在当年实施的钻孔中揭露到了白钨矿体,证实了想法。可因为白钨矿体品位较低,仍有很多人对继续实施项目提出质疑。九一二团队据理力争,说服了省专家组,得以继续实施钻孔,最终探获了巨厚大、高品位白钨矿体。

2016年1月5日,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在南昌召开浮梁县朱溪钨铜矿普查成果通报会,宣布查明333+334类三氧化钨(WO3)资源量286万吨,再次刷新了钨矿资源量的世界纪录。其资源量是原世界最大钨矿的2.7倍,潜在经济价值达千亿数量级。此外,朱溪项目部还获得2014年度“全国工人先锋号”,项目成果获得2015年度中国地质学会“十大地质找矿成果奖”。

而这一切,都与陈国华团队的辛劳疾苦密不可分。由于白钨矿具有荧光性,白天不易识别,所以项目组成员需要在夜幕降临后用紫外灯照射观察矿化。于是,陈国华与他的团队干完白天的工作后,还需要在夜晚继续工作。可当发现白钨矿发出的淡蓝色荧光后,他们所有的疲倦又都会被这喜悦冲散,这就是他们最渴望而单纯的犒赏。

记来时的路

“别的行业抽着好烟、喝着名酒,你却喝着溪水、就着馒头,值当吗?”在越来越多的发小、同学过上殷实的生活后,他开始不断地听到这种声音。但他从不回答这类问题,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地质工作,即便是在地质最低迷的九十年代,他也从未放下过手中的罗盘。

当社会弥漫在一个浮躁不安、急功近利的氛围中时,陈国华仍潜心钻研,攻读下了南京大学的硕士学位。近年来,他公开发表论文20余篇,并以第一作者发表核心期刊论文2篇、SCI论文2篇,2012年12月发表在《岩石学报》的《江西景德镇朱溪铜钨多金属矿床地质特征与控矿条件分析》一文被引用次数高达42次。

2016年伊始,陈国华在工作中意外造成脚踝骨折,疼痛难忍,医生建议他一段时间都不要落地。可朱溪项目新一年度的设计工作量即将面临江西省地勘基金中心评审,他着急万分,根本不听医生的话,第二天就拄着拐杖来到了办公室,如往常一样处理文件、参与评审、野外踏勘。矿区所有的技术人员看到拄着拐杖却仍然这么拼命的总工后,深受感染,无不动容。

全国地质勘探工程技术能手、局劳动模范、优秀党员、地市五一劳动奖章……越来越多的荣誉加身时,他从不主动提起,只是更卖力地工作。当同事祝贺他获得“全国最美地质队员”时,他淡淡地说:“实在受之有愧。”

他常常以谦卑的姿态勉励新进单位的大学生们:“你们的学历和基础都比我当年毕业时要高,要有十足的信心去面对工作。做地质工作,贵在沉心和坚持。”

30年来,陈国华始终不忘初心,默默地履行着一名地质队员的使命,铭记来时路,不悔梦归处。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