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钻出精彩人生

——记首届“四川工匠”、四川省地矿局403地质队钻探技师张建东

2018-3-13 8:39:47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蒋玉奎 罗会江

从1150多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一位普通的钻探工人——四川省地矿局403地质队张建东近日成为首批30名“四川工匠”中的一员。颁奖时,他发自肺腑地感叹:“这不仅是四川地矿的光荣,也是中国百万地质大军的骄傲!”

41年如一日,张建东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高海拔小口径岩芯钻探施工平均台月效率780米和最高台月效率1123米的纪录,书写了令人瞩目的“建东效率”,被誉为“高原钻井之王”;在深部钻探中,他又创造了西南地区小口径岩芯钻探单孔孔深2067.68米的新纪录……

由工至匠,实至名归。而其业绩的背后则是他的钻探传奇故事。

勤奋执著,由“工”磨砺成“匠”

钻探看似简单,但操作钻机却并非易事。在钻进过程中,经常遇到坚硬的岩层、断层、溶洞、流沙等地质结构,能否钻得深且钻得快,就看手上有没有“真功夫”。张建东的“真功夫”就是日复一日的坚持和磨砺而成的。

1976年,17岁的张建东进入地质队时,只能从搬钻杆、打泥浆的小工做起。由于文化程度低,学习操作规程和钻探工艺虽然比其他人更困难,但他刻苦,不耻下问,很快便能独当一面。经过几年的锤练,26岁时,他便成为403队最年轻的钻机机长。

担任钻机机长不久,他所在的机场便被四川省地矿局树为第一个标准化机场,成为局、队新技术和新工艺的试点机场。在钻探现场会上,他熟练操作钻机,快速取芯,令前来取经的各队机长们惊讶不已。不到30岁,他便晋升为全局最年轻的钻探技师。

80年代中期,单位开始承揽一些找水打井、勘察工程,张建东的钻探技术又派上了用场。进入90年代,由于地勘市场的需要,他干过与钻探有关的几乎所有工程,工艺上不懂就主动学,在学中干,不仅熟练掌握了大口径灌注桩、抗滑桩、锚杆、滑坡治理等施工技术,而且攻克了大口径灌注桩施工中诸多技术难题,促进了单位的生存发展。他率团队成功施工了成南高速公路南充特大桥、318国道川藏公路泸定康巴大桥、青藏铁路格尔木段铁路桥等一大批桥桩灌注桩重点工程,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本世纪初,在横跨大渡河的泸定康巴大桥灌注施工中,他担任项目经理,攻克了易发生涌砂垮孔、卡锤、孔斜等复杂地层的施工技术难题。他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在主墩及交界墩4个桥墩共设计施工了近400个压浆孔,采用偏心潜孔锤成孔、PVC管护孔再压浆的施工工艺,重点抓好优质泥浆配制使用和适宜的钻头设计两个关键环节,较常规金刚石钻进提高效益三倍以上,保证了桥墩桩孔施工在砂土段无涌砂现象和垮孔迹象,从而成功地攻克了复杂地层2米大口径灌注桩深孔施工技术难题,并创造了60米孔深的当时四川省纪录,受到专家的好评。

在冲击钻进中,仅一个直径2米~2.5 米的大口径钻头就重达4吨以上,除去钻头本身重量外,钻进效率主要取决于底部冲头刃体的造型和工艺设计。如何提高钻进效率,他想了很多办法,针对不同地层,摸索出了不同的钻头刃体结构和工艺,在施工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一个桥桩施工中,由于基岩坚硬,一个班钻进最多不到0.8米,眼看难以按期完工,张建东带领同事们开展技术攻关,与工人们一道焊接刃体,与技术人员一起讨论受力原理,通过成百上千次的试验,终于找到一个最佳方案并在所有机台推广,每班钻进深度提高到1米~1.5米,项目提前完工,获得了甲方的8万元工期奖。

许多别人看来很难的钻探技术问题,张建东却能迎刃而解,正因为如此,张建东常常临危受命,充当“救火队长”。

2003年,他承接红原刷金寺金矿钻探施工,再一次接替别人充当“救火队长”。针对提钻取芯施工进度慢、岩芯采取率低的状况,张建东在项目部所有机台推广采用绳索取芯技术,一举攻克了钻探效率低和取芯难的技术难题,岩芯采取率达到95%以上,连一向苛刻的外国专家也竖起了大拇指。工程被业主澳大利亚金康公司树为“样板工程”,为单位赢得源源不断的地质钻探项目。

雪域高原,创造“建东效率”

2005年,张建东带队在海拔3500米到4800米的甘孜州杨柳坪勘探铂镍矿,这回伴随他们的还有雷雨和泥石流的考验。张建东与同事们仅用了4个月时间就钻了5600米,平均台月效率达到780米,是同一工地上其他施工队伍的两倍,单孔最高台月效率超过1100米,平均岩矿芯采取率高达98%,被业界誉为“建东效率”,张建东被誉为“高原钻井之王”。

创造这样令人瞩目的成绩,张建东下了许多功夫。张建东技术虽好,但也有钻不下去的时候。“遇到坚硬打滑地层,钻头打滑钻不进去,很可能只有‘终孔’,也就等于说前面做的工作都白费了。” 张建东说。以往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把深入地下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的钻头取出来,用酸浸泡出刃后再钻探。但这一取一泡之间,大大降低了施工效率。能不能在不取出钻头的情况下让钻头变得锋利呢?张建东做了很多尝试,最终“往孔里加一些特殊材料,攻克了钻探难题。”

2009年10月至2010年5月,他率团队在四川会理红泥坡矿区成功攻克了2067.68米深的钻孔,创造了西南地区小口径岩芯钻探单孔孔深新纪录,张建东成为名副其实的“钻井之王”。

据同事介绍,为了攻克这个深孔,张建东使出了浑身解数。在此之前,他施工过的最深钻孔都在1600米以下,超过2000米以上的钻孔,当时不仅403队没有干过,就连西南地区也没有先例,加上矿区地层结构复杂,张建东面临巨大的挑战。不过,攻坚克难的他并没有就此停下,他制订了周密的技术方案:一是采用最新型钻机施工,引进了全局首台国产HYDX-8B型动力头式全液压钻机;二是优选钻进工艺,采用Q系列绳索取芯,钻孔矿芯采取率达94%;三是防治孔斜,从平基、安装、开孔、下套管、换径等环节严格把关,严格注意钻具级配,坚持采用加强型钻杆、环状间隙较小的钻具、“锐利”钻头及衡压衡速钻进技术参数等,有效防止了钻孔孔斜;四是在护孔润滑上,提供多种无固相和低固相冲洗液配方,然后根据实际施工地层灵活选用和调整,并根据一般地层孔段、垮塌缩径孔段、掉块垮塌孔段采用不同的冲洗液配方;五是在钻头选型上下功夫。

在严格执行技术方案的同时,他狠抓责任落实,要求每天交接班开交底会,做到孔内情况胸中有数。他每天都到机场巡查,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当钻到790多米时,遇上特别破碎岩层,孔内垮塌掉块、缩径、漏水现象严重,他果断指挥大家下套管护孔,起下钻杆,用了足足一天多时间,才解决破碎岩层钻进问题。钻到孔深1500米之后,随着泵压增大危险性逐渐增大,为安全起见,他要求控制钻速,孔内稍有异常就要格外小心,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宁愿提钻起来看一看,以防患于未然。虽然1500多米的钻杆总重达14吨~16吨,起下一次钻杆要花24小时~30小时,但他认为这样的小心很值得。当钻至1800米后,钻杆强度快到极限,稍有不慎,容易折断钻杆,张建东和他的同事们更是小心翼翼,从而避免了孔内事故的发生。2010年5月11日,该钻孔成功终孔。终孔那一刻,同事们欢呼雀跃,张建东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通过多年的探索和钻研,张建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技术也越来越精湛。

2009年~2011年,他率团队在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整装勘查白马矿区勘查中,完成钻探进尺5万多米,该矿山提交铁资源量14.5亿吨,达大型规模。

2012年~2015年,他在四川会理拉拉铜矿接替资源勘查中,创造了单个项目部年钻探进尺4.5万米的队历史纪录,为再次探明一个大型铜矿立下汗马功劳。

张建东常说:“一个人的力量太小,集体的力量才强大,只有把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给年轻同志,让更多的年轻人成长起来,才能把工程干好。”21世纪初,403队的钻探技术工人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张建东甘为人梯,积极响应队上开展的“师带徒”活动,一口气带出7名徒弟。如今,这7名徒弟中有的当上了机长、班长,有的成了项目经理,成为403队钻探施工管理的骨干力量。

41年如一日,张建东在平凡的钻探岗位上勤奋执著、精益求精,屡创佳绩,他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模,四川省首届道德模范、全国能源化学系统首批“大国工匠”、首届“四川工匠”。2005年以来,他的事迹先后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广泛宣传报道。面对诸多殊荣,张建东平静如水,他依然带领着他的团队砥砺前行,抒写着更加精彩的钻探人生。

“要成‘匠’,先要当‘工’。一个人首先是把最基础的事情做好,把工作当成是自己的事业来做,并长久地坚持做下去,总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张建东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如今,身为项目经理的他,只要在工地上,依然坚持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坚持每天到每个机场巡查指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正是这种坚持造就了他不平凡的人生。□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