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5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牛氏“四听”

——记同煤集团塔山煤矿综采二队检修班班长牛锦国

2019-2-26 9:51:3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邱 美

“牛班长,泵站没有压力了,工作面全停产了,你快来看看。”1月5日18时,同煤集团塔山煤矿综采二队检修班班长牛锦国刚下班回家准备吃晚饭,就接到单位值班人员打来的电话。

“泵体有水吗?泵体里面是不是有空气?”“有水,没空气。”“别急,我一会儿就到。”牛锦国很快赶到矿上,去机电部领取了可能需要的配件,快速下井,先开动泵,然后侧耳、凝神、倾听。

“泵没有加载的声音,压力表显示为零,应该是电磁阀坏了。”牛锦国肯定地说。

迅速更换配件,泵恢复运转,用时不到3分钟。

牛锦国正在听设备运转的声音

“牛班长,真有你的。”在场的职工纷纷向牛锦国竖起大拇指。

侧耳“四听”,辅以触摸感知,据此迅速排除故障,这是牛锦国的绝活。

牛锦国的一双耳朵犹如医生手中的听诊器,能根据乳化液泵运转发出的异响,准确判断出哪里出现故障。他每天和8台泵、4个箱子打交道,听了25年。乳化液泵站几乎所有的故障,他均能通过对应的手法快速排除,创造了自己的“牛氏维修经”。

一“听”乳化液泵吸排液节奏的声响。

“嗒、嗒、嗒……泵一吸一排约0.2秒;听一分钟,有少许杂音,声音比正常声音要沉闷。里面有一根小弹簧断裂,复不了位,造成阀芯与排液螺堵撞击,所以声音起了变化。”牛锦国解释说。

二“听”乳化液泵加载和卸载节奏的声响。

“正常泵加载到额定压力时,声音呈现从大到小直至消失的过程,时间为20秒左右。如果声音一直在响,无外乎是工作面的液压管路出现了破损或者主阀的阀芯损坏。排除的办法是先把通往工作面管路上的截止阀关掉,如果声音恢复正常,说明是管路破损;如果声音还不正常,那就是第二种情况。”

三“听”乳化液泵液压系统内存在空气导致的异常声响。

四“听”曲轴运转的声响……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不同的异响对应不同的问题,牛锦国都有相应的排除方法,而且屡试不爽。

“牛锦国是同煤集团的技术大拿,乳化液泵维修界的翘楚。多年来,在他的精心维护下,乳化液泵站始终保持安全运行。他为企业的安全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塔山煤矿机电矿长贾智山这样评价牛锦国。

工作25年来,牛锦国练就了一身绝技。他的绝技来自于对设备的故障点完全吃透、了然于心,来自于胆大心细、敢于质疑。

2007年,牛锦国发现从德国进口的设备,喷雾泵柱塞与滑块连接部位的销子经常出现松动,稍有疏忽就可能造成设备损毁的严重后果。他把这一情况及时反馈给厂家,厂家很快加以改进。

2016年,塔山煤矿安装了一套新型乳化液泵站。在调试过程中,牛锦国发现该泵站是水平安装在采煤工作面巷道口固定不动的,泵站提供的高压液通过高压管路被输送到工作面。但塔山煤矿当时的情况是该泵站只能稳装在工作面顺槽列车处,随着工作面不断向前推进而移动。由于巷道高低不平,有时上坡、有时下坡,当泵站列车下坡且坡度较大时,副液箱难以给乳化液泵提供低压液,导致泵站出现无压力的情况。针对这一情况,牛锦国在原来主、副液箱间的泵站卸载回液和工作面支架回液管路上各加了一个三通,并配上管路连接到副液箱,同时配装了加水和加乳化油装置,彻底解决了列车下坡时泵站吸不上液的难题。

“如果没有对设备进行及时改造,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塔山煤矿机电副总工程师王磊说。

“幸亏牛锦国及时发现了问题并加以改造,解决了泵站在具体使用当中的大问题。”该设备厂家的一名相关负责人感慨地说。随后,该厂家在新设备的制造过程中,根据牛锦国的设计原理对设备进行了改造。

作为一名机电检修工,今年45岁的牛锦国日常工作是维护和修理井下的乳化液泵站和液压支架。每天和机器打交道,他了解眼前的“铁家伙”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你对机器好,它就对你好。”牛锦国的话语里充满了对“铁家伙”的爱。

牛锦国的祖父、父亲都是同煤集团的职工。作为“煤三代”,牛锦国对煤矿有着深厚的感情。1993年,他从技校毕业参加工作后,从熟悉机器设备到牢记师傅修理的每个步骤、每个细节,从苦心钻研设备图纸到主动请缨下井维修,仅用3年时间就成了技术大拿。25年来,他始终保持着一个持续提升自我的学习状态。

凭借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牛锦国从一名技校毕业生成长为“全国技术能手”。在2012年和2014年的同煤集团技术比武中,他获得泵站操作工、液压支架操作工第二名;2015年,他在全省煤炭系统职工职业技能大赛中获得第四名,当年又被授予“三晋技术能手”称号;2017年9月,他获得全国煤炭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液压支架工第二名,被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牛锦国还肩负着育人的任务。液压泵站检修工属于技术含量高的工种,从2010年至今,他共为企业培养了十多名合格的检修工。

“搞卫生擦洗时,牛师傅让我们发现问题;有故障时第一次让我们旁观,第二次就让上手,他在现场指导;下班要求把图纸拿回家,对照白天的工作加深巩固、积累经验。”曾经跟牛锦国学徒3年、现任塔山煤矿综采三队机电队长的乔利利说,“牛师傅对徒弟要求相当严格,泵站设备的说明书要求一字一句全部记在脑中。”

“经历4代乳化液泵站的更新换代,虽然设备的缺陷率不断降低,但对技术的要求却提高了。”牛锦国说他本领恐慌的意识一直都存在。

目前,牛锦国正在学习国际最先进的乳化液泵站的保护、控制和液压系统等知识。“这些知识虽然目前用不上,但随着企业现代化矿井建设的不断推进,总有一天会用到,得储备才行。”牛锦国说。□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