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20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记北京坚构建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亮国

2019-4-2 9:34: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在我国建材业圈内,一提到袁亮国,几乎无人不晓,而与他名字如影相随的是一项又一项国内领先新技术的不断问世。

作为中联水泥原总工程师,由他主导研发的水泥粉磨电耗20度技术、全国第一台大型骨料筛技术、熟料烧成系统零购电技术、水泥磨无人值守技术等,在水泥行业引发了一次次革命,彻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水泥产业。

如今,为了把自己多年研发的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年过半百的袁亮国又毅然下海创建了北京坚构建材技术有限公司,开始了由追梦人向圆梦人的角色转变。

甘做水泥技术创新追梦人

近年来,水泥作为传统的“三高”产业而一直饱受诟病。作为科班出身的袁亮国,自踏入水泥行业这一天开始,就把提升水泥产业工艺、改变水泥产业形象作为自己的梦想,开始在创新道路上不断探索。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袁亮国之所以痴迷创新终不悔,与他的贫苦出身而养成的坚毅性格有莫大关系。

袁亮国出生在吉林省一个偏僻边远的农村家庭,父母双双身体多病,家境十分贫寒。上小学的时候,他见到同学们背着新书包上学总是暗自羡慕,梦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一个新书包。因买不起作业本,班主任就经常自己买来大白纸裁剪装订成本子送给他当作业本用,他自己就在作业本上小心翼翼地打上格线,生怕格线画歪了而浪费一页纸。家境的贫寒并没有影响袁亮国的学习,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初中毕业后,袁亮国要到延吉上高中,由于家庭承担不起学费,县中学就把全校惟一一个考中专的名额给了他。而他也不负众望,以延边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长春建材学校,并分到了学校水泥专业班,水泥工艺工程师的梦想也由此而生。

袁亮国(左一)为智能环保振动筛制造基地挂牌

1984年,袁亮国从长春建材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当时的全国大型企业鲁南水泥厂(现在的鲁南中联水泥)。从技术员到高级工程师,从烧成车间副主任、主任、调度长到总工程师、副总经理、总经理,一步一个脚印。无论在任何一个岗位上,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学水泥专业的,一项项的技术改造方案得以实施,一个个创新设想获得成功,更加坚定了他开展技术创新的信念。爱人时常拿他开玩笑说:“你就跟技术最亲,都当总经理了还是那么关注技术。”

在鲁南水泥厂的20多年里,袁亮国凭借踏实肯干,刻苦钻研,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实践经验,为日后技术创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7年,袁亮国从鲁南水泥调到中国联合水泥总部,任总工程师,为自己的创新梦想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虽然脱离了生产一线,但他不断地提醒自己是学水泥的、干水泥的,总得发挥自己的专业技术特长,在水泥技术领域做点事情。

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随着一项项目标的逐步清晰,他围绕着目标一点一点地研究起来。周六日及每天的晚上、深夜、凌晨是研究技术效率最高的时间,对技术创新着迷的他就猫在房间里潜心研究,有时关上房门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为了将心中目标逐个实现,他把打电话的时间都节省下来了,非重要的电话一概不接,为此得罪了一些人。一张张的验算纸、一份份的草图,在办公室、在家里的写字台旁,堆摞了近半米高。

袁亮国还有一个多年养成的习惯,那就是电脑严重依赖症,不论到哪里出差,笔记本电脑必随身携带,用电脑就像现在的人用手机一样,一天不开机就手痒痒,利用率非常高。据了解,他几乎每年都要用坏一台笔记本电脑。

对技术的痴迷导致他的睡眠严重不足,而不知情的同事总是羡慕他睡眠好,茶余饭后总能见到他在打瞌睡。每每出差的途中,无论是在火车、汽车还是飞机上,都是他用来睡眠的时间。他说在途中都成了条件反射了,没等飞机起飞就睡着了,飞机一落地就醒来了。有几次单独出行,因没有人叫醒他,坐火车直接坐过了站。时间在他这里总是显得非常宝贵,需要精准计时,如果第二天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他在头天晚上就再晚睡几个小时。每碰到技术方案有一点点瑕疵,他常常是困了上床躺下,但是睡不着,脑海里如果想出一点思路,就立即回到写字台上再验算,再困了再躺下,再起来,几个回合天就亮了,如此熬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

“我自己是一个比较笨的人,别人可能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工作,我往往可能要花两个或者三个小时,大部分人却不肯花这一小时。只要能促进技术升级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做就要做好,做不成决不罢休。”袁亮国时常这样告诫自己。

痴心追梦梦成真

创新路上十多载,难忘莫过成功时。多年的创新历程,最让袁亮国记忆犹新的还是泰安中联低能耗示范线的从设想到成功之旅。

袁亮国刚到中联水泥上班不久,时任董事长在一次会议上说,水泥协会领导常夸其他水泥厂的技术指标先进,没有一次说中联水泥的技术指标先进,咱中联水泥是号称先进的企业,应该也搞一条出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时分管生产和技术的袁亮国把这些话记在了心里。他利用分管项目建设的机会,挑选了泰安中联未建工程作为示范线的试点项目。他当时提出,示范线目标标准煤耗97公斤、熟料综合电耗52度。此话一出,语惊四座,行业的老前辈都认为实现不了,后来他把从矿山开始到水泥窑系统的构思全盘端出后,才得到了一致认可。为了把设想变成现实,中联水泥还专门成立了由他任组长的研发小组,历时3年时间,组织开展了泰安中联智能化示范线的工艺优化工作。回忆起当初的种种艰辛,袁亮国感慨万千:“包括这个项目在内,我曾提出了多项技术创新思路,但是很多人都认为不可行、不可能。当时,我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做出了一项又一项的技术创新。在研发中期,我又在众人的质疑声中硬是把目标再次做了大幅度提高,分别提高到标准煤耗95公斤、熟料综合电耗50度,朝着世界领先水平迈进。”

袁亮国要求研发组以创造性思路开展工作,并提出要以“碰到南墙也不回头”的毅力去完成此任务。随着生产线的点火、调试成功,他们很快就实现了既定目标。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在去泰安中联考察时讲到:“泰安中联的能耗指标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在你们的手中由众多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而对于水泥回转窑协同处理生活垃圾,袁亮国早在2014年就成功研发了一种干法水泥回转窑协同处理生活垃圾系统,并成功获得了发明专利。

“现在国内干法水泥回转窑协同处理生活垃圾系统,都是把垃圾燃烧的烟气送入分解炉内做无害化处理,此方案由于烟气及烟气携带的钾钠及氯离子同时也进入了预热器系统,会对窑系统的煅烧产生较大影响。”袁亮国介绍,一是烟气量的进入造成窑系统煅烧用风量降低,影响窑的产量。二是烟气带入的钾钠及氯离子会造成预热器系统产生结皮而影响窑的长期运行,同时由于各地对处理垃圾的补贴较少,造成企业亏损。

袁亮国创造性地提出了烟气与窑内的废气等量置换的思路,则有效地解决了对窑系统风量及有害物对窑系统产生影响的问题,同时对置换出的高温废气进行了高效利用,产生了较大的经济效益,企业处理生活垃圾不再亏损了。

随着国家环保政策和市场大环境的改变,机制砂石骨料迎来广阔的市场空间,小乱散砂石骨料企业逐渐退出,大型化、规模化、环保化的砂石骨料生产线发展迅速。在国内各大型水泥集团中,骨料业务均为其盈利重头部分,各大水泥集团当前也在积极布局砂石骨料行业,延伸产业链。水泥企业进入砂石骨料行业既能对矿山低品质原料进行高效利用,又能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袁亮国又瞄准高效能砂石骨料生产线,对砂石骨料生产线技术夜以继日地进行创新研究,从工艺流程的优化促进行业减排、智能制造的跟进实现砂石行业的管理飞跃、大型装备的研发引领砂石产业升级三方面入手,最终开发出了国内技术领先的砂石骨料生产线。

“我研发的砂石骨料生产线与常规的规模化骨料线相比,投资降低20%以上,电耗降低30%以上,占地面积降低70%以上,产生了较大的经济效益。”袁亮国颇为自豪地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十多年的拼搏、对技术创新的着迷,一个个重大创新技术脱颖而出并取得成功,展现出了袁亮国超人的毅力。

新时代催发新梦想

2017年底,年龄已过53岁的袁亮国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毅然从国企高层的职位下海了,这引起了众多圈内人士的疑惑和不解。

“我心中有个目标想去实现,那就是在60岁之前要让研发的项目全部获得应用并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为实现这些应用,我会不达目标不罢休。”面对同行们怀疑的目光,袁亮国沉稳地说,“中联水泥是一个生产单位,不可能提供资金及人力做太多的研发工作,下海后我可以组织技术精英、筹集资金投入既定目标的研发,对一些技术创新项目可以尽快试验、尽快投入应用,以实现心中的夙愿、成就心中的梦想。”

说干就干,时不我待。袁亮国下海后,迅速组建了北京坚构建材技术有限公司,并担任公司董事长,立足建材行业的技术领域,广纳良材、开疆拓土,带领一班人靠创新推动技术进步,构筑企业竞争力的护城河。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该公司取得了较大的成绩,许多研发工作已正常开展。

“坚构建材将坚持技术领先化、市场差异化、管理集中化三大战略,突出节能、环保、智能、省钱四大特色,在高效能砂石骨料线技术、水泥磨20度电耗技术、熟料烧成‘零’购电技术、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技术、智能制造无人值守方案等领域,打造国内技术服务第一品牌,实现快速发展,走向世界。”袁亮国信心满满地说。

“不敢吃第一只螃蟹者永远成不了第一,只要敢想、敢为,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更要敢于向水泥行业世界领先水平跨越,坚构建材有信心在众多怀疑的目光中,将许多技术创新项目由不可能变为可能。”采访结束后,袁亮国时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一遍遍在记者脑海中回想。

有梦想就会有希望。新时代也需要更多的追梦人圆梦人。我们坚信,在袁亮国这个追梦人的掌舵下,坚构建材公司在依靠技术创新推动行业的节能、环保、智能工作向纵深发展的大道上一定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好!□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