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成就是干出来的

——记“河南省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钧瓷大师赵学仁

2019-10-28 9:20: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通讯员 禹夫

9月29日,在河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上,年近八旬的赵学仁被授予“河南省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荣誉称号。这是对他近30年来痴迷钧瓷事业、为河南省工艺美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最高褒扬。

一时间,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在禹州市、在河南省工艺美术行业传开。

工作中的赵学仁

钧瓷研究所的奠基人

1941年出生的赵学仁,从小就不怕吃苦,聪明能干,16岁就当上了当地薛沟乡的武装干部,后来又在多个煤矿担任矿长。1976年,36岁的赵学仁就任禹州市最大的地方国营煤矿——吕沟煤矿的书记、矿长后,把名不见经传的吕沟煤矿办成了连续3年荣获“全国地方煤矿先进单位”的全国煤炭系统明星企业。

干就要干出一个样子来!赵学仁在任何一个岗位都这样要求自己。任职禹州市煤炭局局长期间,他使平(顶山)禹(州)铁路建成通车,结束了禹州不通准轨铁路的历史,使禹州煤炭能够长驱直入鄂皖江浙。担任禹州市副市长期间,他牵头负责禹州龙岗电厂大项目,使两台35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建成投产,推动了禹州煤炭的就地转化。

把人们印象中黑乎乎的煤矿办成了闻名全国的明星,让大铁路、大电厂走进禹州,落地生财,也使赵学仁“实干家”的名声在河南煤炭系统、禹州大地妇孺皆知。

禹州钧瓷,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新中国成立初期,钧瓷生产几乎绝迹。后来,在周总理的关怀下,钧瓷生产得到小规模恢复。1991年,为了挖掘和弘扬传统文化艺术产业,河南省委主要领导到禹州市调研,明确要求禹州市进一步加强对钧瓷产业的引导,尽快恢复和发展钧瓷艺术品的研究与生产,将传统的特色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为此,禹州市专门成立了钧瓷研究所。禹州市委凭着对赵学仁长期以来工作的信任,责成他兼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所长。

当时钧瓷研究所租房办公,现场在禹州市钧官窑遗址,除了有一片地,几间破房子,四五个人,其他都无从谈起。

赵学仁明白,世上一切事物中,人才是最宝贵的。他先组织精兵强将,在钧瓷能手刘富安已到位的情况下,又将闫夫立、任星航等技术人员调进研究所担任助手,并补充了一批有文化、有基础的青年人,形成了老中青结合的研发梯队,健全了技术科、管理科和生产车间,明确了责任和分工,制定了钧瓷研究开发工作规划。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对家徒四壁的研究所,赵学仁磕头烧香,从省市有关部门要回了一点研究经费,带领大家先盖起了十几间油毛毡房,添了些办公桌椅,就把办公地点也搬了过来。紧接着,他开始砌钧瓷窑炉,以老带新,边学边干。一年四季,赵学仁顶着烈日严寒,在窑炉前蹲守,在泥泞中跋涉,在困难中摸索。那个时候,赵学仁很少去政府院办公,除了开会、出差、下企业调研,大部分时间都守在研究所。他经常和员工们一起装窑、出窑,忙前忙后,同时和技术人员一道,夜以继日地分析研究钧瓷生产的原料配比、制坯成形、施釉烘烧等技术难题。

赵学仁以他的平和、包容、亲民,和技术人员、老工人打成一片,学在一起,干在一起,苦在一起,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推动了全所工作进展,也使赵学仁从中汲取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专业技术营养。

有付出就有回报。经过赵学仁和大家的共同努力,钧瓷玉壶春、活环瓶、画缸,钧瓷生肖马、老虎等等,一件件产品姹紫嫣红,闪烁着钧釉独特的光彩。手拉坯、泥塑、注浆、钧瓷窑炉浆砌等,一个个传统工艺得到恢复和巩固。随着产品经营销售的开始,研究所的经济效益也随之而来。研究所砌起了围墙,先后盖起了三间(阔)两层的古典碉式门楼和展览厅、销售厅、创作室,修缮了钧官窑遗址。钧瓷研究所站稳了脚跟,日子日渐红火起来,开始以崭新的面貌,进入禹州市百万人民的视野,迎接着四方宾客。

欣喜之余,赵学仁认为,钧瓷研究所从无到有,只是在恢复方面有了初步的探索,要想在钧瓷事业的发展上起到带动和引领作用,必须也只有在钧瓷的创新上做文章。

钧瓷烧制历来有“十窑九不成”之说,难就难在“烧成”上。赵学仁和技术骨干把烧成工艺列为重点攻关项目,先后用木柴试烧、煤炭试烧,再用液化石油气试烧。在经过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爬起来之后,他们终于探索出无匣钵双孔碳化硅隔焰窑和液化气窑,既节约了能源,又提高了产品质量,打破了过去钧不盈(过)尺的说教。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之前,河南省政府在多方考察之后,决定将制作钧瓷艺术品作为礼品代表河南省祝贺香港回归的重要任务交给了禹州市,也就是交给了禹州市钧瓷研究所。

能担负这样的任务,是钧瓷研究所的光荣!赵学仁从接受任务,到初样设计、修改、定稿,再到一次次制作、上釉、烧造,都亲力亲为。在经历多次失败又多次从头再来之后,终于按时将河南省政府赠送香港回归礼品“豫象送宝”特大钧瓷花瓶(又叫回归瓶)烧制成功。总高度达1.97米(寓意97年回归)的特大花瓶,端庄、大气、厚重,润玉生辉,赢得了社会各界高度评价。这件花瓶不仅让禹州钧瓷大放异彩,也让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名扬天下。

为使钧瓷这一优秀中华文化遗产发扬光大,禹州市委领导支持钧瓷研究所从1996年开始,就向国家邮政总局申办发行钧瓷邮票。经过赵学仁等3年的不懈努力,1999年4月8日,国家邮政总局在禹州市钧瓷研究所举办新闻发布会,终于实现了钧瓷邮票向全国的公开发行。

钧瓷邮票这张响当当的国家名片,又大大提高了钧瓷在国内外的知名度。赵学仁和钧瓷研究所终于不负众望,在禹州市上百家钧瓷窑厂中独树一帜,在同行业的激烈竞争中声名鹊起。

从1991年到2002年初,赵学仁以副市长之职兼任禹州市钧瓷研究所长达10年之久。几千个日日夜夜,他几乎把全部精力、全部情感都投入到钧瓷文化的研究、挖掘和发展上,投入到钧瓷艺术人才的培养上,投入到钧瓷艺术的不断创新上,把个人的情和爱倾注到钧瓷事业之中。

有耕耘就有收获。十几年的艰苦探索和锤炼,在钧瓷研究所这个摇篮里,事业蒸蒸日上,技术人才辈出。闫夫立、刘富安、任星航以其娴熟精湛的技艺、优秀的作品,分别成长为国家陶瓷艺术大师或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成为我国钧陶瓷行业的领军人物;刘红生、王秋红、王志勇等9名技术骨干被评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

人才济济的钧瓷研究所,从钧瓷行业的参与者,一步步成长为钧瓷事业的引领者。赵学仁也从一个年过五旬的钧瓷“门外汉”,一个单纯的行政领导,通过和专业人员交朋友,和广大员工同吃、同住、同学、同干、同苦、同乐,耳濡目染,细心琢磨,逐步蝉变为通晓钧瓷设计、制作、烧造艺术的行家里手,实现了他人生的又一次跨越。

此时的赵学仁62岁,已经过了退休年龄。他的人生面临又一次选择:后半生干什么?

御钧斋钧窑的掌舵人

退休后的赵学仁思前想后:像其他同龄人那样,整天游游转转,享受天伦之乐吗?不行!他工作四五十年,惟一的爱好就是工作。干什么?赵学仁思来想去,最想干的还是钧瓷。2004年初,赵学仁说服全家人,创办了“御钧斋钧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他请来了懂造型的、会制浆的、能烧窑的伙计,盖起了简易厂房,购买了相关设备,一干人马在鞭炮声中干了起来。

赵学仁知道,此时的禹州市钧瓷行业已有大小近百家窑厂,要想在钧瓷行业干出一番事业,唯有与时俱进才会有出路。创新,既有对传统的继承,也有对传统的否定,不仅需要胆略和勇气,还需要耐得住寂寞。

醉心于钧瓷事业的赵学仁,决心在钧瓷“手工原创”的道路上试一试。

为了探索柴烧钧瓷的奥妙,他建起了柴烧炉窑,买来了近万斤实木柴火,和师傅们一道不分昼夜,耗费了几十个小时,只得到了几件瓷器。虽然就金钱而论,这样做根本收回不了成本。但是,他从烧制过程中获得的知识、经验和独具韵味的艺术珍品,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长期有读书看报习惯的赵学仁在书籍资料中看到,中国历史文化里的青铜鼎器,在古代就被视为国之重器。“一言九鼎”“鼎力相助”,至今国人常用的成语,仍然保留着对鼎器的敬仰。他想,如果能烧制成钧瓷大鼎,不仅丰富了钧瓷创作,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

他决心试一试。但说着容易做着难,单说烧鼎就已经很难,而他设计烧制的是一尊身高1.36米,口径1.09米,重达一二百斤的大鼎,可以想像出制作难度有多高。果不其然,在烧制过程中,由于鼎的上半部分较大,底部的支撑力不够,总是在即将烧成之际而坍塌,连烧几窑均无所获。在烧制大鼎的几十天里,赵学仁早起晚睡,呕心沥血,整天围着窑炉转。后来他索性吃住在厂里,和总经理王冠杰、造型设计师孙水娟等反复研究原材料的配比,对器型的支撑部位进行改进。如此反复研究,反复改进,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夜以继日地努力下,中华九龙宝鼎终于烧成了。

两眼熬得通红的赵学仁,当晚才算睡了一个安稳觉。但因前些天不分昼夜劳作导致的急火攻心,第二天醒来,他的耳朵突然失聪,直到现在依然不得不借助助听器来恢复听力。可喜的是,他烧制的中华九龙宝鼎以最大的瓷雕鼎器荣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河南博物院报上级批准,将钧瓷中华九龙宝鼎永久收藏。

新的尝试,新的突破,让赵学仁和他的团队看到了创新之路的前途和希望,御钧斋进一步加大了手工原创钧瓷研究力度。“注浆制坯是对手工制坯的工艺优化,是为了适应现代工业化生产,适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而我们现在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一件一品,独一无二,是适应时代需求或者引领时代需求的中高端艺术品。她的端庄、清新,自然多彩,不仅能满足中高端文化层次人们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更能传承和延续钧瓷历史文化的生命。”赵学仁说。

原创钧瓷的开拓者

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是赵学仁创新团队不断创新、奋力前行的动力源泉。六七十岁的赵学仁,经常参观工艺美术品展览,浏览、学习各种记载青铜器、钧陶瓷文物的杂志或书籍,从历史的长河中,从祖先的足迹中,从时代潮流的浪花中,汲取营养,寻找灵感。他关注着社会的市场需求,追赶时代步伐,适时提出创作建议,经过讨论、分析,确定创作思路,勾勒创作轮廓。

这些年来,赵学仁创作团队孜孜以求的手工原创钧瓷作品,足足摆满了御钧斋的几个大展厅,也使御钧斋“原创钧瓷博物馆”渐现雏形。若不是亲眼所见所闻,谁会相信这些光洁如玉、纤细如发、琳琅满目、流光溢彩的钧瓷作品,都是孙水娟等用手(偶尔用竹片儿或小刻刀)一点一点地按、捏、搓、揉、抠、抹及刻、划等手法,辛苦塑制而成的。日积月累,年复一年,数百件尊、鼎、壶、钵、瓶、人物、动物、葫芦等样式各异的钧瓷作品,或端庄浑厚,含蓄大方;或飘逸灵动,巧夺天工,完美地展示着原创钧瓷釉质莹润、婉丽多姿的风采。

中华九龙宝鼎静静地屹立在河南省博物院显著位置,接受着成千上万参观者惊讶和赞赏的目光。一人多高的诚信鼎,中规中矩,端坐在御钧斋院子正中,启示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以诚待人,诚信为本。

三圣堂里,儒释道,三尊刚毅挺拔的圣人雕像,诠释着孔子的博学、含蓄与严谨;释迦牟尼的庄严、凝重与仁慈,老子的洒脱、大度和宽容,无不生动形象,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走近观音菩萨,其飘逸的服饰,微笑的脸庞,慈眉善目间,似乎仁爱之心、怜悯之心、恻隐之心迎面而来。

和弥勒佛、罗汉对视,佛祖的大肚能容,开口便笑,让人忍俊不禁;罗汉们敞胸露怀,或坐或卧,其自然豪放、嫉恶如仇之态,其仗义执言、侠肝义胆之神,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从这些原创钧瓷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创作者的专心致志,一丝不苟;感受到创作者的恒心、爱心、细心、耐心和诚心。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赵学仁深受鼓舞,心潮澎湃。一年多的时间里,“复兴之门”“和谐中国”“中国魂”等一批反映时代发展进程的原创钧瓷中国梦系列作品先后面世。那挺拔俊美、五彩渗化、纹饰清新、亦真亦幻的形象,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空间。“思路瓷语”“涅槃重生”“民族大团结”等“一带一路”系列作品,展现出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坚韧执着、源远流长的大国风度。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赵学仁创作团队把一尊高约40厘米、宽40多厘米的钧瓷原创作品,彰显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国共产党党旗,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凝视着这面镶嵌着镰刀斧头,通体红彤彤的党旗,仿佛看到时代英模、大国工匠、亿万人民奋勇前进的坚毅目光,仿佛听到党旗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大潮中高歌猛进的猎猎作响。

最近,在许昌市政府的支持下,御钧斋投资十几万元,购进了20多台拉坯机和练泥机,扩建工艺大师工作室,用于以师带徒,向有志青年传授钧瓷制作技艺。

而赵学仁首创的“原创钧瓷博物馆”经试展数月,社会各界反响良好,近期又做调整、完善,将以新的面貌向社会开放。

大幕已经拉开,新的乐章即将开始……□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