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4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热血铸就“金刚钻”

——记中国地质调查局勘探技术研究所钻头钻具团队

2020-1-13 8:50: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通讯员 贾伟

对于地质钻探行业来说,如果钻机是一名骑士,那么钻头就是骑士手握的长剑。只有拥有最锋利的剑刃,才能战无不胜,剑啸长空。

在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勘探技术研究所,就有这样一支特别的队伍——勘探技术研究钻头钻具团队(以下简称“钻头中心”),22年来,他们以青春和激情铸就钢铁利刃、铁血兵团。

全国地质行业呈现低迷态势,小直径钻探市场严重萎缩,钻头中心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于1997年成立。钻头中心老一辈的奋斗者,依据自身拥有的技术力量和销售资源,做出了向大口径转变的决策,以牙轮、滚刀等水井、石油、矿山、救援钻头作为主营产品推向市场。部门所有成员奔走于各类施工现场,无论风吹日晒还是雨雪风霜都不能阻挡大家的热情,即使是身为女同志的杨引娥教授也不辞辛苦,四处奔波,甚至还远赴澳大利亚为客户开展液动冲击回转钻探的技术服务,也由此打开了国外市场,赢得了良好的业界口碑。正是他们通过艰苦奋战、不懈拼搏,为钻头中心在国内外市场上打开局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石。

王三牛教授(左)、史兵言教授(右)与Ф178/127mm双壁钻具

进入21世纪,为加速西部开发,促进民族团结,巩固国防建设,国家启动了伟大的青藏线工程。

钻头中心的全体成员积极响应,投身于建设大潮之中,这一干就是5年。

青藏地区的气候被描述为“一年无四季,只有冬雪天,6月雪,7月冰,8月封路,9月无人踪”。施工区高寒缺氧,气候复杂多变,最低气温达零下45摄氏度,每年有115天到160天刮六级以上大风,最大积雪厚度超过40毫米,平均氧气含量还不到内地的60%,这里一半以上的区域被称作“生命禁区”。

就是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钻头中心的成员长期驻扎在施工前线,轮番上阵,为工程施工大军解决各类钻探遇到的难题。

钻头中心主任于好善,常年驻扎在格尔木的基地。夏日,南山口的风沙昼夜不停,紫外线晒得人皮开脸肿,皮肤被灼伤后一层层脱落,肆虐的蚊虫更是防不胜防,还要经受血压升高、呼吸困难、难以入眠等身体的挑战。于好善多次因身体不适昏倒在地,甚至一度被送入高压氧舱进行急救。然而,“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风暴强意志更强,海拔高要求更高”的铁人精神,促使他坚持带病工作,挑战生命极限,为钻头中心开拓了广阔市场,积攒了良好的口碑,创造出了世界铁路史上属于钻头中心的奇迹。

在为青藏线施工解决的各类难题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冻土层施工。青藏线创造了9项世界之最,其中有5项都是在穿越冻土层过程中取得的。

青藏高原号称世界冻土工程博物馆,是世界上中低纬度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多年冻土分布区,具有温度高、厚度薄和敏感性强的特点。青藏铁路穿越的正是多年冻土最发育的地区,是世界上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为解决这一巨大难题,于好善多次组织技术骨干,前往5000多米的高原现场考察,虽然深受高原反应的困扰,但大家坚持记录数据、讨论方案、现场绘图,无一退缩。钻头的设计方案经过多次反复调整,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制出了一套创造性的工法——短螺旋工艺。该工艺在整个青藏线冻土层旋挖施工中,获得了80%以上的市场占有量,赢得了行业内的一致认可。

青藏线工程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国产旋挖钻机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针对现实情况,钻头中心也及时调整了业务方向,将主营业务转向了大口径无循环旋挖市场,与国内各大主机厂家签订长期战略合作协议,依托先进的技术力量不断推陈出新,取得了20多项专利,并荣获2006年国土资源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从此,钻头中心走上了一条依靠技术创新蓬勃发展之路。

在城市建设及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和施工过程中,钻头中心设计的产品也派上了大用场,部分专业人员参与了国内各类型桩工建设。在首都机场的三号航站楼、国家体育场(鸟巢)等各大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中,王兴无教授、杨军长期驻扎在施工现场,多次调整钻头结构,解决了旋挖施工在卵砾石地层钻进困难、易塌孔等难题。在参与以京沪线为标志的各项高铁建设中,面对覆盖地域范围广、地层复杂多样,邵玉涛、张化民等多位同志不惧艰苦,穿梭于全国各地进行现场调研,调整钻头结构及布齿角度,满足钻头对多种地层的适应性。钻头中心还参与了青岛海湾大桥、杭州湾大桥、南京长江三桥、芜湖长江二桥、武穴长江大桥、武汉天兴洲、白沙洲大桥等多个水上桩基建设。史兵言教授、贾炜、牛庆磊等人在参与项目过程中,克服水力抽吸、超硬基岩等多项难题,在水桩施工中取得了重大突破。

工程机械行业的蓬勃发展同时带来了很多负面问题,比如产能过剩、市场秩序紊乱、风险过大等。

自2012年下半年起,整个工程机械行业呈现低迷萎缩势头,国内同类型产品生产厂家倒闭了将近70%。钻头中心从2014年9月份也开始面临订单量大幅度缩减的困境,至2015年运营状况跌至谷底。

工人的工资没有了着落,阴云笼罩在这个团队的头顶。60多名员工该何去何从,未来该如何发展,钻头中心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然而,在巨大的困难和挑战面前,钻头中心众志成城,每一个成员都自觉地把集体的命运扛在了肩上。销售部在于好善主任的带领下,积极开拓国内外新市场,借助厂家的营销平台不断开课为新老客户培训施工工艺;杨引娥教授做完大手术在家中休养依然坚持业务拓展;贾炜几赴马来西亚开辟国外市场;伍朝晖和董威通过各种行业展会持续展示新产品新工艺。

虽然业务比以前少了,但是团队的积极性却仍然保持高涨。生产技术部在宋刚主任的带领下,不分昼夜地加班工作。这时候,负责人的核心工作一方面安抚车间员工情绪,让大家重拾信心,共渡难关;另一方面带领大家在短期内集思广益,探索新项目,寻求外界合作,尝试在多个领域进行技术转型和突破。邵玉涛在车间生产和技术研发两头奔波;崔淑英放弃了陪伴刚出生的孩子每日加班绘图;牛庆磊一度连续几日加班至凌晨5点;陈晓君、陈根龙刚参加工作便投身于繁重的设备调试和现场服务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短短2年的时间里,钻头中心研发了多个大型新设备和新产品,包括隧道排钻掘进台车、三臂隧道凿岩台车、隧道钢管柱安装机、隧道暗挖掘进台车等,为目标现场进行了多次技术服务,在新的行业内获得了极高认可。王三牛教授、史兵言教授成功研制了Ф178/127mm双壁钻具,适用于煤矿救援井、瓦斯排放孔等深孔大直径潜孔锤反循环钻进,填补了我国在该领域的空白,可逐渐替代价格昂贵的进口产品。在车间调试设备阶段,两位教授付出了巨大精力,大多数安装和拆卸工作甚至小到一个密封圈都要亲力亲为。王三牛老教授患有多年的腰伤,几次疼得站不起身来。陈晓君、张化民积极投身于膨胀波纹管护壁技术的研究和推广,此项技术可在不改变原有钻探工艺、钻孔口径的情况下,实现对复杂地层事故段的护壁,具有工艺简单、作业周期短、护壁稳定等特点,填补了国内小口径护壁技术的空白。此项技术在四川达州、若尔盖,广西南丹、柳州,山东招远、莱州等多个现场进行了应用。在山东招远的护壁孔深(2000米)项目中,起下一次钻就得近8个小时,为时刻监视施工过程的流畅性,陈晓君在机台守了2天2夜,直至打压膨胀完成。四川若尔盖地区海拔3903米,工地所在坡度近80度,所用物资需要2级爬犁运输,每次去往现场都要爬1个半小时的山路,扩完孔后,孔壁结构稳定性差,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波纹管的下入、膨胀,陈晓君就在这样的现场坚持通宵工作,为施工单位快速、有效地处理了事故。

2012年~2017年,工程机械行业走出低谷期花了6年时间。在这6年里,钻头中心也在寻求发展和技术突破,不断提升服务、改善质量,传统旋挖产品在几经波折后又逐渐重回各大主机厂家第一供应商位置。2016年,钻头中心的营业额开始回涨,至2018年实现全面复苏,仅用了2年就创造了行业内的奇迹。

过去的22年里,钻头中心的成员翻过雪山,跋涉沙漠,跨过长江黄河,钻入深海,足迹遍布全国各地。这是两代钻头中心人不断迎接挑战的奋斗史,是钻头团队不屈向上的意志传承和发扬的历史。这个过程,有机遇、有挑战、有困难、有迷茫,不变的是他们一直手持着钻头,为祖国建设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如今,钻头中心的队伍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有朝气。在于好善主任的领导下,大家团结一心,一起迎接新的挑战,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前进。

川藏线施工在即,钻头中心将一如既往地投身于祖国建设的浪潮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往直前,勇攀高峰!□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