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1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攀登

——记全国先进生产工作者唐文春

2020-12-18 8:27: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罗会江 马杰媛

三十多年前,当唐文春投身地质化探时,他决不会想到自己在2020年11月的一天,走进金碧辉煌的北京人民大会堂,获得劳动者最高荣誉“全国先进生产工作者”称号。

不是每个追求者都能成功,但成功者一定是坚守信念和不忘初心的,四川省地矿局化探队总工程师唐文春就是这样的成功者。

1984年,19岁的唐文春从成都理工大学毕业,踏入了所学的专业领域化探队,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三十多年来,由唐文春带领的技术团队先后向国家提交了金川李家沟超大型锂辉石矿床、马尔康党坝超大型锂辉石矿床、刷经寺-新康猫超大型金矿床,创造潜在经济价值数千亿元。他主持开展的海外风险基金专项勘查项目,在全国率先提交项目成果,为全国的该类项目提交了验收标准和成果资料汇交标准。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唐文春先后获得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排名第一)、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一等奖(排名第一),是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荣获“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从事地矿事业,我是幸福的。”如今,55岁的唐文春已是满头白发,但说起自己的工作时仍是自豪感满溢。

唐文春刚参加工作时,根据国家区域化探工作部署,分析39种元素的含量并提供基础资料。要分析元素就要先取样,再分析元素含量的高低,发现异常,通过对造成异常原因的进一步调查工作,再去判断矿的价值。

1986年,唐文春带组在松潘雪宝顶地区工作,海拔4000米左右,两个月都没有固定的住宿地。他们走一站,住一站,翻山时被蚂蟥吸血,睡觉时被跳蚤骚扰,环境非常恶劣。有一次,他们在雪宝顶支流采样,原本计划5天能回,结果天公不作美,一过河就遇上了大雨。“七八天回不去,啥子都没带,晚上冷就烤火,前面热后面冷,扯点野菜吃就过了。”他说。

和一般搞技术的不同,唐文春有股敢闯的“疯”劲。2002年,唐文春担任四川省地矿局化探队总工程师,他所在的技术部门被点名在金川找矿,却因矿权问题被难住了。要探矿就必须有探矿权,没有探矿权只能买。但在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即便是心里有把握能找到矿,花钱买矿权无疑是一场巨大的赌注:毕竟找矿的成功率是7%,而风险却是93%。况且在那时,还没有听说过有地质队自己拿钱买矿权的。

经过审慎研究,2004年,化探队还是出资20万元购买了李家沟锂辉石矿探矿权。“把大家辛辛苦苦挣的钱都投在里面,会不会打水漂?”那时候,地勘单位购买矿权更是闻所未闻。唐文春作为单位技术总负责,一阵阵质疑声扑面而来,有些人甚至认为他已经疯了。

“一定能找到矿!”他向队领导班子保证。他对自己的地质研究充满了自信。有了技术上的保证,化探队最终还是决定买下矿权,这也开创了地质队买矿权的先河。这看似高风险的行为,背后却是以先进的科技和前人积累的大量经验做支撑。此前,唐文春就潜心研究过化探队多年来积攒的基础地质资料。

为了进一步发现成矿线索,唐文春带领项目组成员对地质原始资料加大研究力度,并亲自驻扎野外一线。2009年以后,在唐文春的倡议下,化探队开展锂矿科技攻关,边研究边勘查,第二年便实现了找矿重大突破,资源储量从最开始的不到2万吨增加到52万吨,达超大型锂矿规模。

接下来的5年,化探队利用李家沟矿床勘查和科研成果,成功地在四川阿坝州可尔因地区的业隆沟、热达门、斯曼措、龙古、马尔康县党坝等锂辉石矿床新发现多条矿体,共探明氧化锂资源储量超160万吨,潜在经济价值超3000亿元,为国家战略资源保障夯实了基础。

1998年,化探队首次与澳大利亚BHP国际勘探公司进行市场性的合作。化探队通过化探工作选了四川阿坝州红原和马尔康地区1000多平方米的区域。

但对这次的选区夹杂着许多质疑。因为从教科书上解释和以往的经验来看,金矿成矿元素的条件是中低温,而当地却出现了高温的元素。

化探队随后通过对比甘肃草原上大水金矿金的含量,分析得出地球化学异常跟矿种的地质背景、地形条件有关系。在不同环境和不同矿石的影响下,会存在和教科书不同的答案。通过这次实践,丰富了教科书上的理论,得到了新的突破并且回应了质疑。地质工作就是科技工作,没有理论创新就没有找矿突破。

“分析完以后,我们才做1∶5万的取样,最后重新确定范围,做1∶1万的取样。”唐文春说,“在不断缩小范围时,我们发现,异常越大意味着发现金矿的可能性越高。鉴于之前我们已经做足了准备,即便后期甲方仍有质疑,我们还是决定继续找矿,直到最后100吨的金矿被找到。”

在唐文春看来,深入一线就是一堂生动的课程。“不到野外,怎么搞地质技术服务工作;不到野外,项目工作怎么样谁能说得清楚?”唐文春这样要求自己,也这样要求着他的技术团队。身为总工程师,唐文春18年来坚持驻守在一线,尤其是大项目必去,而且是反反复复去。他经常开玩笑地对年轻的技术人员说:“只要你们爬得上的山,我也爬得上去;只要你们趟得过的河,我也趟得过去。”然而,大家却总是感叹,“跟着唐总上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一迈开腿就把我们甩得老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唐文春与化探队一起成长。他一边工作一边读书,1990年取得了工学学士学位,2005年获得工学硕士学位,2008年获得理学博士学位。

如今,面对获得的最高殊荣,唐文春谦虚地说:“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是老一辈地矿工作者的无私奉献,为我们今天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更高兴的是由于这些年的奋斗,化探队取得了一批新的找矿成果,使地勘经济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他表示,今后将把精力投入到继续推进“三稀”资源的找矿与开发利用研究上,争取重大地质科学难题的突破,研究深部地球化学找矿技术,为城市空间利用、农业产业布局、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地质灾害防治提供技术支撑。

我们期待着唐文春越走越远。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