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郜翔:建立中国特色风勘资本市场

2015-5-19 10:15: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我国要立足国内提高能源资源保障能力,实现由矿业大国向矿业强国的转变,建立风勘资本市场无疑是关键的一环。然而,我国的风勘资本市场虽然在业内呼吁期盼多时,但依旧是“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究其原因,除了国内相关法律政策的掣肘外,还有对风勘资本市场缺乏理性认识,许多人士甚至包括业内专家对此仍是人云亦云、一头雾水。

曾在世界上最大的自然资源股权交易所及最成功的自然资源风险勘探资本市场——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工作6年,先后担任亚洲首席代表、亚洲业务拓展总监的郜翔,曾负责多伦多交易所在亚洲的战略、发展计划和实施,以及建立和保持中加双方资本市场、自然资源行业参与方的密切联系和沟通。同时,他多次参与和协调亚洲企业上市的准备、审查、监管和上市后工作,完成了包括中海油、中国黄金国际资源有限公司以及风险勘探企业在内的25家亚洲企业的上市,2014年6月份新上市的新纪元矿业公司(新疆镍矿勘探项目 )也是他的神来之笔。

郜翔还辅导和指引矿业企业在交易所主板和创业板的上市和投资活动,对风险勘探企业的上市需求、业务特点、市场变化、投资者偏好、合规和监管、与公开资本市场的结合有深刻的理论认识和实战经验。近年来,对国际风勘资本市场颇为娴熟的郜翔,担任了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矿所)总裁,开始悉心专注国内风勘资本市场建设的研究,已基本做好了“落地”前的准备工作。带着“我国风勘资本市场究竟如何构建,其要点和路径又是什么”等问题,记者近日专访了郜翔。

记者:境外矿业资本市场的发展怎样,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

郜翔:加拿大的TSXV、澳大利亚的ASX、南非的JSE、英国的AIM是全球重要的四大矿业风勘资本市场。在这四个市场上市的矿业初级勘探公司达到2000多家,这些公司拥有过万个项目。其中,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最大,截至今年2月底,拥有1168家勘探企业,占创业板上市公司的61%;市值99亿加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占创业板总市值的35%。

境外矿业资本市场经历了160多年起伏跌宕的发展,既有风光无限的时候,也有困难重重的日子。从市场的层级看,境外矿业资本市场既有服务于生产和大型开发企业的高级市场,也建立和培育了初级勘探市场。后者为初级勘探公司的发展提供了资本支持,分散了风险,也提供了一个公开、有监管、有约束的良好发展环境。

2011年以后,矿产品价格下跌,矿业公司估值缩水,对风险勘探的投入降低,风险勘探资本市场融资活动的数量和金额均大幅缩水,境外风勘资本市场在矿业自周期及全球经济放缓的双重压力下踯躅下行。以标准普尔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综合指数为例,这个指数的成分股以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的初级资源类企业为主,该指数从2011年初的2400多点一路下滑至2015年4月的700点,跌幅达70%。

但是,境外矿业资本市场已经运营160多年,拥有非常完善的上市、交易、融资和监管体制,如包含矿业专业投资银行、矿业专业律师、矿业专业技术服务公司、矿业专业审计服务机构等专业化的第三方服务机构。矿业公司及其投资方和管理层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中国发展风勘资本市场提供了非常好的借鉴。

记者:中国建立风勘资本市场的呼声由来已久,那中国风勘行业的现状如何?

郜翔:在境外的风勘资本市场水深火热的当口,中国的风险勘查行业也在经历着一场市场低迷、企业转型、资金匮乏、业务停滞的巨大挑战。

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从2012年起持续下滑,市场普遍对矿业行业信心不足,特别是对上游的勘探项目更没有兴趣。另一方面,中国勘探企业融资通道始终不畅。风勘企业的业务特性不符合银行的贷款要求,无法以债权形式融资。在股权融资方面,以上交所、深交所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为主的国内公开资本市场,其上市均要求企业有正的现金流和盈利。近两年来发展迅猛的新三板,虽然不以盈利为门槛,但是仍然没有专门针对矿业公司特别是风勘企业的上市要求和规则。在新三板上市的1800多家企业中,主要是制造业和高科技企业,鲜有矿业公司的踪影。而在海外市场上,位于中国的勘探项目少之又少。以中国人为团队运作中国境内勘探项目上市的成功案例,在过去三年中仅有一例,即由我参加辅导的于2014年6月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的新纪元矿业公司。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位于新疆塔里地区的镍矿勘探。而国内的PE和VC等机构大都不了解矿业风险勘探行业,不熟悉这个行业的运营和投资规律,也没有成熟的退出渠道。总而言之,一方面,勘探企业在国内融资无门;另一方面,国内勘探企业很难利用国外的风险勘查资本市场。

在矿业低迷的大形势下,中国风勘行业还面对着自身转型的考验。纵观历史,风勘业务主要由各地的国有勘探队伍承担。找矿探矿是一项光荣的事业,国家拨款,地勘队伍找矿,找到矿就交给国家,既不必为资金发愁,也无需为勘探后续发展担心。这个体制目前正在逐渐被打破,原有的中央地勘基金已经不再为商业性勘探活动提供资金支持,部分省级基金也是杯水车薪,投入呈断崖式下跌,根本无法支撑商业性勘查工作。可以说,地勘单位内忧外患,危机四伏,面临着生存和发展的严重挑战。

记者:我国为什么要建立风勘资本市场,其必要性在哪里?

郜翔:我国商业勘查市场面临风勘项目融资困难、初级勘探公司企业价值低估、勘探队伍转型等问题。特别在目前矿业行业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初级勘探公司的发展更是举步维艰。初级勘探公司的发展,单独看是一个小众行业,但是从整个资源经济的产业链上看,是国内新增储量和资源的源泉。勘探成果的长期缺乏,会导致下游矿业企业的资源缺乏,最终导致矿业乃至资源行业的供给不足。在目前矿业行情下跌的市场态势下,较短的时间内这个风险暂未显现出来。但是,一旦市场上行,经济增长提速时,就会迅速显现。可以说,初级勘探公司是资源行业的源头和基础,没有一个畅通和健康的发展平台和融资渠道,这个行业无法健康发展。中国矿业和资源的发展会在中途遇到供给不足的挑战,难免会出现类似铁矿石原材料受制于人、没有话语权的现象。

在全球,风险勘查资本所占比例非常小,但国内对风勘资本的需求量非常大,尤其在财政部调整中央财政基金,将其退出地质工作竞争性领域之后,必然在市场上留下地质勘探资金的缺口。国内的现有市场架构和通道没有与风勘企业对接。目前,国内的资本市场正在搭建的多层次体系包括上交所、深交所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其针对企业上市的要求必须是有3年以上盈利,企业业务有一定增长。而矿产勘探通常有一个很长的周期,这种上市要求与矿产勘探自身规律不相匹配。因此,按目前的上市要求和监管体系,勘探企业不可能上市,需要一个能够认可勘探企业资金需求的新兴平台出现。此时建设风勘资本市场,并使其发挥融资功能正逢其时,也是提高国内资源保障能力,建设矿业强国的现实需要。

记者:我国建设中国特色风勘资本市场要点是什么,应选择怎样的路径?

郜翔:我国风险勘查资本市场的目标是建成媲美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针对矿业企业尤其是风险勘查企业的资本市场,为风勘企业提供融资平台,拓展国内矿业项目融资渠道,加快符合矿业发展规律的勘查项目投资社会化。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风险勘查资本市场,要在总结国内外经验的基础上,制定符合矿业规律和国内实际情况的严格标准及规则。

一是要建立切实可行的风勘企业进场交易机制,这个机制的核心是什么样的企业适合在这个市场进行披露和交易。既不能照搬老套路,拿现有股权交易市场的标准去衡量,也不能简单套用境外市场的规则。比如说,从公司组织形式上分类,应既允许股份有限公司交易,也让有限责任公司进入。只要合法成立并有效存续地持有勘查许可证的公司,或对其他持有勘探许可证的公司拥有绝对控股权的公司,均可进入市场。

二是编制公开透明、操性强的信息披露标准和办法,不仅包括技术标准,还要有法律、财务等标准。既要考虑国内实际情况,又要与国际做好对接或为未来的对接做好制度准备。与其他任何企业和行业的信息披露一样,法律和财务的信息披露是非常重要的,而风勘行业自身的特点决定了技术信息披露的标准和规范是重中之重,是信息披露中的核心,甚至可以说是风勘市场成败的核心。在技术标准方面,加拿大采用的是NI43-101标准,澳大利亚则采用JORC标准,这两个标准都是全球矿业行业广为接受的标准。香港交易所在审查矿业公司上市的时候,两个标准中的任一标准均可接受。这两个标准的核心内容是非常相近的,其本质也都是矿业专业从业人员在信息披露上的道德规范,而不仅仅是一个评估或储量标准。两者的区别只是在格式和法律效力上有所不同。中国有自己的地质勘查标准及矿业权评估制度,但存在着结果和报告造假、不准确及与市场脱节等问题。虽然在中国矿业联合会的大力推动下,中国合资格人制度已经启动,但还没有完全落地。根据目前的具体情况,技术信息的披露必须由独立第三方完成,并由第三方对地质工作进行包括现场勘查在内的尽职调查。

三是充分发挥第三方服务机构的作用,保证信息披露真实可靠。这些机构包括矿业技术评估或核实机构、涉矿的律师事务所和审计师事务所,以及涉矿的投资银行或金融服务机构。信息的真实性是风勘制度和市场赖以存在的根本,制度和信息披露质量好坏、真实与否取决于第三方服务机构的专业知识、行业经验和职业素养。在市场发展的初期,为了提高市场的公信力和吸引力,应该选择具有丰富经验和良好口碑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其次,针对为风勘市场提供服务的第三方机构,也要建立优劣公开披露机制。

四是投资者群体的教育和培育。投资者群体是市场发展的前提,对投资者适格性的约束和要求是市场长期生存的要件。投资风勘市场是具有风险的投资行为,风勘市场的发展在中国毕竟是个新事物。要通过投资者教育,让投资人了解矿业市场、风勘行业和市场规则。市场发展的初期,投资人群体应该以具有矿业投资经验的机构投资者和高净值投资者为对象。

建立和发展勘查资本市场,完善矿业资本市场体系,更大程度地发挥资本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有利于国有矿业企业和地勘单位的结构调整和战略性改组,提高资源保证程度。这不但是全面振兴矿业发展的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也是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记者:北矿所在我国风勘资本市场建设中将发挥哪些积极作用?

郜翔:北矿所成立于2010年7月,是矿业权和矿产品交易公共服务机构,是中国矿产勘查资本市场的建设者。矿产勘查资本市场由北矿所发起,在中国矿业联合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指导下,汇集矿业、金融、资本、投资、交易等各界智慧、优势技术及资源,为矿业勘查企业搭建融资、交易平台。

我们的目标是在北矿所建立以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为蓝本,具有中国特色的矿业资本市场,并且在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

天下事,为之则难者变易矣,不为则易者变难矣。现在,我国建立风勘资本市场的时机已成熟,脉络已清晰,路径已确立,目标也已明确。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一定能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