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0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对接发展需求 实现互利共赢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就“一带一路”产能合作情况答记者问

2017-5-16 17:41:2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郭 发

习近平主席强调,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开展跨国互联互通,提高贸易和投资合作水平,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本质上是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来催生新的需求,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如果能够使顺周期下形成的巨大产能和建设能力走出去,支持沿线国家推进工业化、现代化和提高基础设施水平的迫切需要,有利于稳定当前世界经济形势。

对此,国务院新闻办5月12日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介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产能合作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的提问。

问:国际产能合作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途径和重大举措。近年来,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推动产能合作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宁吉喆:国际产能合作旨在发挥中方在装备、技术、资金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和其他方面的比较优势,对接中国和沿线国家供给能力和发展需求,共同发展实体经济、建设基础设施,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近年来,中方以“一带一路”倡议为统领,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坚持企业主体、绿色永续、开放平衡、互利共赢的原则,同沿线国家一道推动产能合作取得丰硕成果。概括起来,主要是四个方面——

一是合作机制广泛建立。在双边层面,中方同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等30多个沿线及其他国家签署了产能合作有关文件,把产能合作纳入机制化轨道,和有关国家对接规划和项目,共同为企业间合作穿针引线、铺路架桥。在多边层面,中方积极参与和引领区域、次区域合作,推动发表《中国-东盟产能合作联合声明》、《澜湄国家产能合作联合声明》等重要文件,和有关国家共同谋划产能合作的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加快形成开放包容、多方共赢的合作格局。

二是重大项目批量落地。中国高铁、核电“走出去”的第一单都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印尼雅万高铁已签署商务合同并有望全面开工,巴基斯坦卡拉奇2号核电机组项目顺利开工。一批沿线国家亟需、采用中国装备和技术的钢铁、有色、建材等领域重大项目稳步实施。2013年至2016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600亿美元。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合作建立初具规模的合作区56家,入区企业超过1000家,总产值超过500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超过11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8万个。仅今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就在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近千份,完成营业额144亿美元,同比增长4.7%,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总额的近一半。沿线国家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重要目的地,成为中国基建、装备、技术、服务和品牌的重要市场。中国企业也为沿线国家完善基础设施、提高生产能力、加快产业发展、扩大就业机会、改善民生福祉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三是支撑体系不断完善。中方充分发挥政策性、开发性和商业性金融作用,发起设立产能合作基金等金融平台,推动各类金融机构采取多种方式支持产能合作项目,为企业开展产能合作提供有力支撑。截至2016年底,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在沿线国家发放贷款超过1100亿美元;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承保沿线国家出口和投资超过3200亿美元,对产能合作重大项目应保尽保;9家中资银行在沿线26个国家设立62家一级分支机构。中方与沿线22个国家签署了总额超过9000亿元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推动产能合作与人民币国际化相互促进。中方充分发挥有关部门、地方政府、驻外使馆、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等多方面的积极性,为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提供外交、商事、信息等各类优质服务。

四是投资环境逐步改善。中方不断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提高企业对外投资便利化和规范化水平,督促企业遵守东道国法律法规,引导企业积极履行社会和环境责任。截至2016年底,中方与53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双边投资协定,与54个沿线国家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并且积极商签标准化合作协议、签证便利化协议等各类合作文件,促进资本、技术、人员等要素有序流动和优化配置,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共同为企业开展产能和投资合作营造良好政策环境。同时,中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与沿线国家共同应对各类风险挑战,加大领事保护力度,推进双边执法合作,有力地保障了企业和公民合法权益。

问:请简要介绍一下工信部推进“一带一路”工作的情况。

辛国斌:一是加强政策沟通。主动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业通信业发展战略,开展政策交流,推动行业标准体系互认,发掘合作潜力。

二是健全服务体系。与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建立完善跨部门工作机制,与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金融机构建立合作机制,强化与重点行业协会、研究机构的联系沟通,指导石化、钢铁、有色、建材、通信等行业协会建立国际产能合作联盟,为企业提供信息、咨询等服务,制定“走出去”行业自律规范,减少无序竞争,在东道国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系统梳理工业通信业“走出去”企业情况,建立了工业通信业“走出去”信息数据平台和工业通信业“走出去”重点项目库,跟踪重点项目实施情况。

三是协调引导产业互利合作。积极搭建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对接平台,邀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加在我国举办的产业转移对接、国际中小企业博览会等活动。利用双边、多边合作机制,组织行业协会、企业赴境外交流对接,深化与沿线国家产业合作。目前,在原材料领域,炼化和化肥行业境外在建项目签约金额达600亿美元,有色金属行业在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15个沿线国家开展投资活动,建材企业在境外投资项目达到33个。在装备行业,具有较高技术水平的轨道交通、工程机械、汽车制造等企业纷纷到沿线国家投资。在电子信息行业,多家光伏企业在美国、日本、欧洲、南美、东南亚等地投资光伏站建设或开展EPC总包服务。

四是推进工业园区合作建设。推进中老、中蒙跨境合作区建设,指导制定园区发展规划,支持合作区产业发展和通信设施建设。推进中白工业园、印尼青山工业园、中塔工业园等境外产业合作园区建设,帮助企业了解产业合作机会,搭建招商平台,开展境外合作区投资促进工作。鼓励国内实力强、园区运作管理经验丰富的企业与金融机构、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等共同完善园区配套,提升园区软硬件水平,加强后期运营服务。

五是加快信息通信互联互通。畅通信息丝绸之路,推进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应用和标准普及,服务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下一步,工信部将进一步加强分类指导,提高服务水平,完善保障体系,积极拓展产业发展新空间,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深化产业合作、实现共赢发展。

问:在“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下,对项目实施有没有一些指导的原则,以确保资金落实到位,而且能够得到预期的收益?

宁吉喆:在国际投资的领域,成功的例子是很多的。因为企业投资,自主决策、自担风险,他们都很关注项目的可行性研究。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市场经济国家,按市场化的规则、国际的惯例,在法律的保护下推进项目的建设。这当然就包括项目在前期工作当中一定要有认真的论证、研究,保证项目有一个可行性;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要加强监理,这些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有一整套的制度保障。在项目的运营阶段,市场的监管仍然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全过程的保障项目能够正常的施工、运营,达到应有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这是国际的惯例,也是中国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和“一带一路”建设要遵循的重要准则。我们是坚持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按照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来推进“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

应该说,目前在我们推进“一带一路”重点项目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有关国家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有关企业也是精心论证、推敲。所以,有些项目特别是一些大的铁路项目,在开工之前都经过反复的论证。当然,在运行和建设当中,仍然要坚持这个原则,还要遵循国际上的法律。我们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相互投资的协定,还要共同遵守国际上的一些投资协定、协议,以确保“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的项目能够取得经济和社会效益,造福于当地人民,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问:截至目前,工信部在国际产能合作中主要做了哪些工作?最新的进展是什么?

辛国斌:沿线国家资源禀赋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发展的环境也各有差异,但是经济互补性很强,今后合作的空间和潜力都很大。我们坚持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加强统筹协调,健全服务保障体系,将我国产业优势和资金优势与所在国的需求有效地结合起来,来大力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和装备制造领域的合作。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实现共赢。

在产业合作方面,我们组织相关行业协会、企业到沙特、阿联酋、马来西亚、印度等交流对接,指导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到国外去建厂。2016年制造业对外投资总额达到了310.6亿美元,占对外投资总额的比重是18.3%,比2015年提高了6.2个百分点。制造业并购项目197起,也成为了我们对外投资的一个亮点。北部湾集团、广西盛隆冶金在马来西亚投资的联合钢铁大马有限公司项目2014年就开工建设了,河钢集团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签署了在南非建设500万吨级的钢厂项目,河钢集团同时还成功收购了塞尔维亚的斯梅代雷沃钢铁厂,中车与西门子股份公司、福伊特驱动技术系统公司和德国铁路股份公司在高铁领域开展了深入合作,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这些优势企业“走出去”,促进了当地的就业和税收的增加,带动了沿线国家产业升级和工业化的整体进程,“中国制造”和“中国服务”越来越多的受到了沿线国家欢迎。

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按照“一带一路”倡议的总体安排和部署,进一步推动企业“走出去”。

问:现在“一带一路”投资的总量是多少?能不能预测一下未来五年投资规模能达到多少?

宁吉喆: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总投资,就是过去四年,即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中方对外投资超过600亿美元,这就是目前我们能够掌握的数字。还有一些小额的投资,可能并不能够包括在这之内。我们也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商务部和国家统计局也在建立完善对外投资的台账制度。另外,国家发改委也对这个重大投资项目有监测。

我们对外投资是坚持以企业为主体的,以市场为导向、按照商业原则和国际惯例,不是事先规划好总量的行为,而是符合条件的,大家有互利共赢的效果,大家就干起来了。预测未来,应该说还是有一定困难的,但是对于中国未来五年总的对外投资,我们是有一个预测的:今后五年中国的对外投资能够达到每年1200亿元到1300亿元以上,也就是6000亿美元到8000亿美元左右,其中会有相当多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对世界经济稳步复苏,对相互投资贸易的自由化都是一支很大的推动力量。当然,这只是个预测,也许实际的结果比预测的多。

问:哈萨克斯坦是中国较早开展产能合作的沿线国家之一。请问目前中哈产能合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宁吉喆:哈萨克斯坦确实是在我们国际产能合作当中开先河的。哈萨克斯坦是习近平主席首次对外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国家,也是李克强总理出访推动的首个对外开展机制化产能合作的国家。近年来,中哈产能合作快速推进,成果丰硕。双方已经签署了政府间的产能合作协议,建立了常态化的合作机制,举行了12次政府间对话。

我们已经形成了总金额达270亿美元的重点合作项目清单,同时成立了20亿美元的中哈产能合作基金,丝路基金在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设立了一期150亿美元的中哈产能合作专项贷款。双方还落实了政府间签证便利化的安排,推动了一批重点项目的落地,发挥了显著的示范带动作用。到目前为止,有一批项目已经竣工投产,比如说阿克托盖2500万吨/年铜选矿厂、巴甫洛达尔25万吨/年电解铝厂,里海100万吨年产沥青厂、梅纳拉尔日产3000吨水泥厂等。

同时还有43个项目正在实施,包括阿特劳炼油厂石油深加工项目、阿拉木图钢化玻璃厂、10万吨大口径螺旋焊钢管等项目。这些项目填补了哈萨克斯坦电解铝、铜采选、高端油品、特种水泥等行业的空白,推动了哈工业化进程,同时提供了许多就业岗位,促进了哈地方发展。也是因为哈萨克斯坦跟中国这几年都面临着经济下行的压力,双方的合作也有利于应对下行的压力,保持经济健康发展,同时带动了中方优势产能、装备、技术、标准的输出,树立了中国企业的良好形象。

下一步,中哈双方将深化经济社会和产业发展的对接,加强规划的指导,共同编制产能合作的规划,扎实推进重点项目的落地,将中哈产能与投资合作引向深入。(内容有删节)□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