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同舟共济的美丽前景

——201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中亚矿业投资论坛”侧记

2016-9-26 18:13: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邬小磊 张立

论坛现场

在才结束不久的G20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说过:“我们虽然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面临的现实挑战不同,但推动经济增长的愿望相同,应对危机挑战的利益相同,实现共同发展的憧憬相同……”

201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开幕式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精彩的演讲正是习主席重要讲话的传承。他说:“国际产能合作的蓬勃兴起,为打造国际矿业产业链提供了新机遇,抓住这些机遇完全可以大有作为。”

当然,这更是中亚地区矿业投资者和参与者的心声。9月22日天津梅江国际会展中心,下午4点05分,200人的N213大厅座无虚席。

同舟共济、探寻新路,这是201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中亚矿业投资论坛的主题。

中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国等国的代表和听众已经就坐,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朱振芳担任主持人的“中亚矿业投资论坛”比预定开始时间已经晚了5分钟,大家都在等一个人——一个翻译。

矿业大会组织者提供了流利的中英、中俄同声翻译,但一时还没找到今天这个论坛需要的英俄同声翻译。

当然,这只是一个花絮。语言的多样性,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亚地区国家矿业发展和合作的多样和复杂。

论坛开始,中国矿业联合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先达致辞。他说:“中亚国家和地区矿产资源丰富、土地相邻、地质区域相连、资源潜力巨大,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低于预期的大环境下,如何吸引投资?创新矿业发展模式,是大家需要考虑的问题。”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工业、能源和地下资源使用委员会副主席萨巴拉利耶夫·阿济兹,这个个头不高、精明干练的中年人轻快地走上讲台,用俄语先介绍了本国的矿产资源情况。

“矿业在我们国家的固定资产投资占31.8%,占工业总产值的47.1%。”他顿了一阵,看了看大家说,“在现在这个局面下,我们也进行了改革,首先是考虑平衡性、创造就业、保证行业的监管和透明度。我们国家矿山的很多主要投资者都是中国企业,自2012年开始国家的矿产许可证都是通过招标和拍卖授予的,目前就有6个区块在招标,包括布吉赛稀土矿、褐煤、烟煤和大理石等7个主要矿产地在公开拍卖。我们根据矿区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开发商着重签订社会发展一揽子协议;减少矿业行政审批的程序,由提交申请30天开始审批变成递交即审批;同时,也在研究修改我们的《矿业法》。”

他的演讲很系统,或许预示着吉国的矿业政策和现有法律会有新一轮的修改,这也是在适应矿业发展的同时兼顾行业安全、环境安全和资源保护。

中环国际矿业交易所董事长曾志荣随后发言。他先分析了当前新常态下的国际矿业金融现状,接下来重点阐述了国际矿业资本对接中亚矿业市场的策略。他谈到:“2013年以后持续的矿业形势低迷,跑的是投机型资本,留下来的是价值型资本,这是‘正本清源’,是对投机型资本的无情打击,而价值型资本在默默崛起。今后中亚矿业交易中以项目为主体的资本对接模式,其实就是一种类似PPP的模式,中亚国家政府提供一定的国家政策层面和法律法规方面的支持,政府、企业和资本要选择建立期限匹配、成本适当以及多元可持续的项目。”

朱振芳在介绍曾志荣时,用了“饱学之士”这个词。要知道,他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EMBA,矿业金融投资经验丰富。

政府官员、金融人才上台说完,会场交给了两位地质学专家。说到矿业,他们肯定当仁不让。

首先演讲的是构造地质学博士、教授级高工,国家305项目办公室主任马华东,他长期在新疆从事基础地质研究以及国际矿业合作工作,可谓成果丰硕。

可能是为了便于交流,马华东全程用英语演讲,演示文稿也很精彩,内容详实、材料充分。

马华东先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高度解释了中亚的广阔和重要性,然后如数家珍地介绍了中亚五国的主要金属和油气矿产分布特点。他说:“一带一路沿线五国有世界级的特大型金属矿床32个,它们的分布有一定的完整性和规律性,比如,从西到东中亚的著名金矿带,从乌拉尔、穆龙套、道吉斯套、阿曼泰套金矿到阿希、大山口金矿等大型特大型金矿。”他特别强调,国家305项目办公室有着我国目前最完善的中亚地质矿产数据库,包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蒙古等6个国家全境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在1∶20万~1∶100万区域地质、矿产、地球物理、地球化学方面的报告及遥感数据,矿产数据包括1926个矿床、6244个矿点数据和9432个矿化点信息。他的讲话既有扎实的地质实践又有国际视角。

接下来的发言嘉宾是远山公司董事长王仁虎——最早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的矿业合作先行者之一。他着重交流了进入中亚五国的一些具体体会。

来自蒙古国奥尤陶勒盖铜矿的财务官盖文·希尔走上讲台,播放了10分钟这个亚洲最大铜矿的宣传片才开始演讲。他诚恳地说:“我们矿山距离乌兰巴托有600千米,距离中国边界80千米。我们的供应商分为三级:蒙古国供应商、南戈壁省供应商和国际供应商。今后能从中国采购商品,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论坛在热潮中进行,初步达到了承办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的用意——那就是,正视全球矿业形势低落期的事实,在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舞台上,几方搭台,共同唱戏。这点从邀请论坛嘉宾的广泛性中就可见一斑:外国政府矿业官员、金融专家、有国际视野的新疆地质专家、最早一批“走出去”的新疆实业家,香港地区有丰富并购经验的律师等。新疆作为“一带一路”的桥头堡,有着丰富的地缘优势,组织本次论坛反映了新疆矿业主管部门认清责任、提出问题、寻找答案的勇气和前瞻性。

会议临结束时,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应用显示,此时天津气温26摄氏度,全天温度29~19摄氏度,晴;彼时的乌鲁木齐气温也是26摄氏度,全天温度28~18摄氏度,晴。

记者有理由相信,两地惊人相似的温度和适宜的土壤一定能孕育出大家共同谋求发展的思想种子。记者更加坚信的是,广袤的中亚地区的国家和人民一定会走出一条矿业开发合作的新路。□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