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脚踏水车

2017-6-2 20:17:3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江初昕

张恨水在《山窗小品》这样写道:“水车有大小……大者龙长五丈,木板以五六百节计。龙头支无沿之轮。轮滚上有脚踏,人踏之而轮转车动。人不能凭空而立,则有一木架,作栏杆状,农人扶而立之,以足取水。”看到这样的文章,让我自然想起了童年的脚踏水车车水的情景来。

家乡田地以丘陵为多,每到夏季天气干旱,田地里就会没有了水。那时,偏远的山里不通电,谈不上水泵抽水。这时,架在阁楼上的脚踏水车派上了用场。父亲和大哥把水车七手八脚抬到水塘边,我们小孩则拿点小物件,乐呵呵地跟在后面。到了水塘边,父亲脱了长裤,下到水塘,用锄头扒开泥巴和石头,露出一个水窝来。接着,把水车架牢靠。又把水塘的挡坝扒开,把河里的清水引进水塘。这一切弄妥当后,就可以脚踏轮子往稻田里车水了。

我们孩童也有自己的乐趣,可以在田野里抓来一些小虫,丢在水窝旁,引诱河里的小鱼游过来吃。河里的小鱼见有食物,都蜂拥而至,小鱼也会被水车车上去,我们在出水口用一只竹簸箕接住,活蹦乱跳的小鱼就这样被我们逮住了。我们还在稻田里的沟渠里捞泥鳅,抓得多了,我们把鱼去鳞剖肚,在河滩上升了一堆火,将鱼烤得焦黄,吃起来格外香。

太阳毒辣,看着父亲和大哥汗流浃背的样子,我们在水车的前面竖立几根长木头,在木架上横几根细竹条,然后,到山边割来青草或树枝,放在搭好的木架上,一个简易的凉棚就搭好了。我们还用树枝编成可以活动的遮阳帘子,上午挂在东面,下午摘下来挂在西面。这样,父亲和哥哥就不用饱受毒热之苦了。看着大人在阴凉的草棚里车水,清澈的河水流进了干涸的稻田,绿油油的稻禾掀起一阵阵绿色波浪,在水田里欢快生长着。

趁大人休息的片刻,我和弟弟爬上水车去车水。兴奋的孩童忘记父母安全叮嘱。弟弟太矮,手臂也就刚好够得着木架上的横梁。水车的车轴上有两个间错开来的脚踏轮子,踩踏水车的时候,要按一定的节奏,重心往后,和弟弟抢着站在水车头的横板上,一脚往下,一脚往上使劲反复转动着,稍过一会,河里的水在双脚不停地转动中,经过水车链轮连续传动,又通过车头的横轴带动木链反复翻转,再有木链上的刮板沿着水槽把河水牵引出来,朝着需要的田间流去。要想出水多,就得加劲蹬。由于踩踏得太快,弟弟从木架上摔了下来,碰到脚踏板,继而掉进了水田。弟弟在田里痛得直翻滚,满身的泥巴。父亲和大哥赶紧跑过来,从水田来抱起弟弟。原来,摔下来的时候,水车脚踏碰到了弟弟的下体,难怪疼得直翻白眼。父亲把我一顿数落,骂我没有照看好弟弟。过了一阵子,弟弟就好了。到河里洗干净身上的泥巴,恢复了原来的活力,又在河滩田埂上疯跑。

特别是久旱不雨的时候,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大人们望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失望地摇了摇头,靠天不如靠自己动手,这时,放眼望去,田间沟头,家家户户都是大人忙着车水的身影。我们孩童主要承担着送饭送水跑腿的事,大人就在河边的树荫下打开饭盒吃了起来,我最喜欢在野外用餐,感觉新鲜,吃起来也格外地香。为了避开高温酷暑,大人们常常傍晚迎着绚烂的晚霞,到水田里车水了,父亲说,傍晚的水肥着呢!

夏天的夜晚,退去了白昼的淫威,变得温柔多情了起来,满天星辰,皎洁月色,萤火虫低飞。脚踏水车嘎嘎吱吱不停地旋转,踏出水声潺潺,水花飞溅,稻田里稻穗轻摇,成了我们儿时真实的田间趣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