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父亲的颜色

2017-6-9 15:16:37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耿艳菊

那个男孩古里古怪的,名字也怪,叫卫卫。开学第一天作自我介绍时,他霍地站起来,演说一样:“我姓卫,保卫的卫,我叫卫卫,护卫的卫,保卫祖国,护卫家园。”说着竟然还扬起了手臂,顿时惹得哄堂大笑。他却一脸严肃,已经坐下了又猛地站起来加了一句:“我爸爸给我取的。”

他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很好学,上课很认真地做笔记,很认真地写作业。他的作业简直无可挑剔,干干净净,又有自己的想法。他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我本来给了他一个好位置——中间第三排,他不喜欢,找到我,一定要我把他调到靠南的窗户边。我犹豫了片刻,让他自己去与坐在窗边的同学协商。

坐在南窗边后,他总是盯着窗外那一方天空看。上课时不如从前专注了,常常走神,时不时地总想往外看。有时候,他还爱坐在教室外的廊檐下,教室在一楼,廊檐下是半米宽的水泥台。他坐在那里,托着腮,一动不动,仰望着头上的天空。

从他的作文里,我还是发现了些许不同。对天空的描述,绿色是最多的字眼。纵使想象力再丰富,绿色与天空也不搭边呀,难道他不辨色彩?久后,在学校例行给学生的体检中,我特意留心了一下他的色盲测试卡,清清楚楚地写着正常。我有点不解了。

一个欲雨的傍晚,我路过教室,风那样强烈地刮着,他仍坐在台阶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呆。我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惊慌地转过头,又迅疾地低下了头。那一刻,我却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如雨滴一样落下来。我想和他聊聊,可他逃似地跑走了。

我觉得这个男孩有问题,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方式靠近他。我于是从图书馆借来很多关于青少年成长的书籍,也许他的行为可以归结于此段年龄的敏感吧。

就在我寻找解决方式的时候,严重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正在办公室备课,有学生急匆匆跑来说,卫卫打人了。我到教室的时候,卫卫满脸怒气,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拼命握着拳头。他的对面站着另一个怒气冲冲的小男生,眼角青了一块。原因其实很简单,卫卫画画时把天空涂成了绿色,那个小男生看到了,嘲笑了卫卫几句,卫卫抬手就给了他重重的一拳。

两人都不对,我让他们互相道歉。小男生道了歉,卫卫却坚持不肯。卫卫的固执终于惹怒了我,我不得不请来了他的家长。

他母亲来了之后,我才知道卫卫原来是一个快乐活泼的男孩,他特别崇拜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是一名武警,总是一身绿色的军装,很威武。可半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了。我也终于为卫卫的绿色天空找到了答案,那是父亲的颜色。

我给卫卫写了一封信,信末说:天空的颜色是七彩的,每个人眼里都不同。绿色是最有生机的色彩,你应该像绿色一样快乐起来,生机勃勃,融入大家。你的绿色天空时刻在看着你,你开心,他才会安心。

阳光明媚的上午,我经过南窗前,卫卫扬了扬手中的信,第一次调皮地向我笑了。□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