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父爱如茶

2017-6-9 15:17:37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霍无非

多年前,在报上见过这样一幅彩色漫画:一个男孩的胖脸上,一边是巧圆如樱的唇印,一边为五指清晰的掌痕,标题是《严父慈母》。不必赘言,蜜唇狠掌各是谁的一目了然,这幅漫画倒是许多父母育儿之别的写照。

古来讴歌母爱的诗词很多,“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父母皆辛苦,尤以母为笃”,“母爱无所报,人生更何求”等,传诵千年,见证了母爱的伟大。

父亲对子女的爱其实不逊母亲,但男性的粗犷,生活的重担,家事的思虑,使得这些“顶梁柱”们儿女情长不如女性那样明显,而是深深埋藏心里,男儿有情不轻扬,只是未到表露时嘛。不要以此断定他们亲情冷漠,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对子女的爱,多从大处着眼,想法长远,譬如子女的学业,职业的选择,甚至于成家立业,都一一操心,可以说是细雨润无声的,不用心不易觉察到。毋须回避,父亲对孩子的要求,一般比母亲严格,有些火暴脾气的父亲,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但不应以偏概全认为都是这样,恨铁不成钢,本身也是一种爱。很多实例表明,有父亲管教的孩子(主要指男孩),身上具有的阳刚气息和对挫折的心理承受力要优于这方面缺失的孩子,就是这个理。

许多名人的家庭状况不同,父亲职业、性格各异,但提起他们的父亲,莫不肃然起敬。朱自清笔下的《背影》,是描写父爱的一篇范文,落笔不长,淡淡述来,勾画出一位诸事操劳、亲力亲为的父亲形象:他忘却了儿子的“不好”,分别时执意把儿子送上火车,选定座位,用新给儿子做的紫毛大衣铺坐。又挪动肥胖的身躯,进出不便地到站外买来橘子,以备路途食用,考虑得细致周全。“这时我看见他,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这位小职员父亲的慈祥和大度当然感动儿子,拙笨的身影在儿子心目中是那样高大。

杨绛在《回忆我的父亲》这样写:“我在高中还不会辨平仄声。父亲说,不要紧,到时候自然会懂。有一天我果然四声部能分辨了,父亲晚上常踱过廊前,敲窗考我某字什么声。我考对了他高兴而笑,考倒了他也高兴而笑。”瞧,这位“望之俨然,接之也温”的知识界“顽父”,俏皮幽默的举止跃然纸上,妙趣横生。兴许是他这种寓教于乐,从不强迫的家教之道,爱女学习的兴趣和成就大为长进,日后成为学识博广,著作丰硕的译界女杰,被女婿钱钟书誉为“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老实巴交,贫困而无文化的农民父亲,同样给陈忠实留下宝贵的“财富”。陈忠实在《父亲的树》一文中,回忆了早年与父亲栽种椿树苗的情形,仍是那么情系于怀,“我用铁锨铲土填进坑里,他把虚土踩踏一遍,让我再填,他再踩踏。他教我在土坑外沿围一圈高出地面的土梁,再倒进水去。我遵嘱一一做好……”面朝黄土一生的父亲,栽树如育人,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把踏实做事,坚韧不拔的正能量作为“财富”传给儿子,促导儿子在困境中上进。陈忠实后来厚积薄发,呕心沥血5年,终于完成了50万字的“压枕之作”《白鹿原》。

为幼子编了“小红象”儿歌的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摒弃愚昧,提出父爱的“觉醒”:“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以此佐证、支撑“父母对于子女,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决”这个论点,多了一份父亲的责任感,少了些大家长的权威,这便是一种担当了。

如果说,母爱是一碗甜润的蜜糖水,一杯微苦含甘的速溶咖啡,很快就被味蕾觉察到,那么父爱就如一壶酽茶,需要细品慢饮,方能咂出醇香。□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