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硬汉的责任与担当

2017-6-16 16:00:39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孙守仁

权力就是责任,有责就要担当。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这些年,河南省煤田地质局的大批地质硬汉,先后跨省来到中国煤都——晋城,凭借对地质事业的责任和担当,默默无闻,无私奉献,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勘查奇迹。近日,随着调研组,笔者有幸前往晋城,近距离接触了这群身在异乡为家乡作贡献的地质硬汉,试图还原一个个真实感人的故事。

一、在基层中放光

刚进入山西境内,天就变了脸,不一会儿阴云密布,下起了小雨。到了晋城市区,雨越下越大,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的目的地是晋城市所辖的沁水县,大概距此90公里。这时天已经黑了,加上雨天路滑,不可能连夜赶到沁水县的项目工地。

接待我们的是河南省煤田四队驻晋城的工程处处长张鹏(化名)。出于安全考虑,张鹏建议我们当晚在晋城市区暂且休息,等第二天天气好转以后再作安排。

张鹏,1984年出生,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话语不多,也不苟言笑,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有可能是刚从校门走出来的一名地质新兵。事实上,他在地勘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十余年,早都是独当一面的骨干力量了。

他说,2007年,大学一毕业,他就到了煤田四队,长年累月在晋城的野外项目工作。他从最基层的钻机技术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当过钻机副机长、项目经理等,一干就是五六年。2012年,他通过公开竞聘,当上了煤田四队的工程处长,成为全队最年轻的中层领导之一。

可是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任何人都不可能随随便便成功。成功的背后总会有辛苦地付出。同样,张鹏亦如此。当了工程处长,意味着权力更大,责任也更大。权和责是对等的。

晋城,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煤层气资源是晋城继煤炭之后的又一极具开发潜力和经济价值的矿产资源,其开发利用规模和水平在全国领先。但是,中联、中石油、兰花集团、亚美大宁等国内外企业纷纷进驻沁水煤层气开采领域以后,市场竞争变得非常激烈。特别是在地勘行业经济持续下滑的形势下,这种情况愈演愈烈。那么,张鹏领导的工程处在此地开发市场的困难可想而知。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张鹏担任工程处处长以后,夜以继日、任劳任怨地工作,白天要跑市场、揽项目、协调关系,晚上还要钻研煤层气相关技术知识,琢磨怎样才能让职工收入更高、生活更好。刚刚上任不到半年时间,他就带领职工率先完成了全年工作任务。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始终坚持扎根基层,深入一线,和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以出色的成绩为煤田四队的煤层气勘查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在山西煤层气市场也树立了良好口碑。当然,他个人以及他所带领的团队也获得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荣誉。

在荣誉面前,张鹏不骄不躁,从容淡定,显示出和年龄不符的沉稳和持重。受到夸奖时,他总是呵呵一笑:“这是组织和领导对我的信任,都是我应该做的”。

无疑,在工作上,张鹏依靠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他是成功的,给单位、给个人都交上了满意的答卷。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在张鹏的心灵深处,压抑着一种隐隐的痛——对远方孩子的思念与愧疚。

就在三个月前,张鹏的女儿在平顶山市降生。可是刚刚出生不久,孩子就患上了肺炎。医生说,幸亏治疗及时,否则会后悔一辈子。当时,张鹏心急如焚。医院里的女儿需要他这个父亲,但是晋城的施工项目同样也需要他这个领导。权衡之后,他忍痛割爱,舍小家、顾大家,继续全身心扑在了工作上。只有在夜深人静时,他才通过微信视频,默默祝福女儿身体早日康复。直到现在,父女二人也很少有机会团聚。

谈起孩子的话题,张鹏的表情凝重,一种由内而外的忧伤、愧疚之情溢于言表。他自惭地说:“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将来有机会一定加倍补偿女儿。”说这话时,他望着窗外的如注暴雨,像是在自言自语,仿佛看到了那襁褓中的女儿。

二、在平凡中奉献

第二天早上,天公作美,雨过天晴。一整晚的风雨过后,蓝天白云,绿树花丛,尽收眼底,瞬间生出一种小江南的感觉,这和传说中的煤城印象截然不同。

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再次出发,驱车到了沁水县。沁水县不仅煤炭、煤层气资源丰富,还是“山药蛋派”创始人赵树理的故乡。我们到的时候,这里正在举办赵树理文化旅游嘉年华活动。在车站、广场、公园等醒目位置,随处可见活动宣传标语。

这座小城,四面环山,面积不大,但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经常可以看到挂着甘肃、河南、河北等外地牌照的汽车在马路上来回穿梭。这番情景,总能让人不自觉地想起美国西部淘金的故事。

我们的项目工地大多建在半山腰上。汽车导航在有些地方根本不起作用,要不是向导指引,我们肯定会在山里迷路。在大山里,我们沿着山路东拐西弯,忽上忽下,与其说这是“山路”,倒不如说是只有两米来宽的羊肠小道。

由于昨晚雨下得过大,地面湿滑,向导再三提醒司机,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坐在后排座位上,能够清楚感受到车屁股在泥泞中甩动,再侧目望一眼车窗外几十米的深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着实为司机的开车技术捏着一把汗。

“难道职工天天就是沿着这条路到工地吗?要是到了晚上,又没有路灯,不是更危险吗?”向导解释说,危险是肯定的,要是遇到塌方、泥石流等突发情况,就更危险了。不过比起来,这条路还是好的,比较平整,至少能够通车。要是放在几十年前,我们都是赶着骡子上山干活的。

好不容易,我们到了4204钻机施工现场。趁着休息的空当,有个高个子技术员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主动上前攀谈起来。他也并不回避。年轻人之间,总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可以交流。比如:婚恋、网络、社交等。话题一聊开,才发现,原来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过这个故事,不是比翼双飞,而是劳燕分飞。

高个子技术员叫赵峰(化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今年28岁,正值谈婚论嫁的花季年龄。他说,经媒人介绍,他今年上半年订婚了,也领了结婚证,但是就在举办结婚典礼的前一周,未婚妻突然改变主意,悔婚了。

结婚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很难分清对错。但在客观上,这件事对赵峰的打击很大,久久不能释怀。队员也爱屋及乌,为他打抱不平。

有一首广为流传的打油诗能侧面反映地质队员的婚恋难题。即:“嫁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由于地质工作环境艰苦,长期聚少离多,目前像赵峰这样应婚而未婚的地质年轻人还有很多。

当然,婚姻不可强求,强扭的瓜不甜。一位老地质队员说,经常在野外工作的地质队员,就算是勉强结婚了,由于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父母孩子生病了,很难在床前照顾,造成离婚现象时有发生。对于这种情况,我们的地质队员都习以为常了,能够进行自我心理调节——现在的社会变了,既然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就顺其自然吧。

面对未来的生活,赵峰站在集装箱式的宿舍后面,凝望着不远处山坡上的一颗桑树,陷入了沉思。这时,一阵优美动听的手机铃声将他从梦幻中拉回了现实。那是老父亲打来的电话。大概情况是,家里的四五亩麦子马上要熟了,但是前两天的那场大雨把麦子都淋倒了,只能用镰刀人工收割了,希望他可以尽快回家帮忙。我问,能走吗?意思是说,单位领导会同意你回家收麦子吗?他很自信,说父母年纪大了,家里有特殊困难,单位领导肯定会同意的。

三、在歌声中坚守

一般而言,野外地勘工作比较规律,几个班组轮流作业。但也枯燥乏味,除了工作和学习,少有其他文化娱乐生活。特别是晚上,地质队员们劳累了一天,躺在宿舍的床上翻着翻着手机网页,就呼呼睡着了;也有些精力旺盛的地质队员会坐在外面的空地上,数数天上的星星;还有的会在大山里漫无目的地溜达几圈,偶尔能看到野猪、野鸡、野兔出没。

但是,在4208钻机项目工地,有一个人给这里的枯燥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他叫何军(化名),河北人,1985年出生,是该施工项目的具体负责人。

乍一看,他貌不惊人,衣不出众,又瘦又黑。他自我打趣道:“黑,是咱煤田地质人的本色。”据说,何军在上大学时,也是肤白貌美的小鲜肉,是学校社团活动的积极分子,特别喜欢唱歌,经常连续高歌几个小时都不觉得累。刚毕业那会儿,他还经常参加社会商演,也在酒吧驻唱。到煤田四队工作以后,又经常主持文艺活动,将好歌唱给了广大工友听。何军说,唱歌纯属个人爱好,歌声可以让自己忘记痛苦,还可以给别人带来欢乐。

在众邀之下,何军落落大方,清嗓放歌,为我们现场清唱了一曲《雄鹰在蓝天上飞翔》。我们打着节拍,哼着曲调,在欢声笑语中鼓掌喝彩。他唱着:“雄鹰在蓝天上飞翔/飞过雪山/飞过牧场/迎着一轮金色的太阳/托着一弯圣洁的月亮/穿过黑夜走进风雨/永远不会停息飞翔……”

很难想像,眼前这位具有文艺范儿的年轻小伙子,居然是一名十足的硬汉。曾经,办完婚礼当天,就撇下新婚妻子,匆忙返回项目工地。现在,他所负责的ZJ-40钻机,是煤田四队斥资千万元购置的最新大型装备,面临一系列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的挑战,他勤学善问,慎思笃行,踏踏实实,攻坚克难。

我禁不住问了一句:“选择煤田地质工作,后悔过吗?”他很乐观,也很坚定,脱口回答:“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我就不后悔。”好样的,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无论前面的路多么曲折,多么复杂,都要勇敢地走下去,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奋斗。我在心里为这样优秀的地质队员加油点赞!

三天时间里,我们翻山越岭,一路跋涉,连续走访了四个项目工地,经历了太多感人的画面,太多动人的故事。相信只有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才能真正体会到地质队员们身上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地勘行业精神。

调研结束的那天傍晚,沐浴着晚霞余晖,我们从山上返回了沁水县城。入夜时分,万籁俱寂,天渐微凉,整座城市在群山环抱当中,显得格外静谧安详。我倚窗远眺,望着山上的点点灯光,仿佛又看到了那些年轻的地质队员。□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