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秋野记

2017-11-13 8:46:23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曹春雷

比起谷子高粱大豆满山坡来说,丰收过后的野地更有趣。这时候,庄稼被秋风鼓动着,一批一批回到了村庄,归仓入廪。野地寥廓了许多,天空也似乎高了一截。

一个乡下的孩子,这时候更愿意赶着羊群到野地去。因为不必担心羊群会啃食庄稼,不需要一个劲挥舞皮鞭驱赶,没了庄稼,羊群哪里都可以去。

如果带着火柴,可以从花生地里找一些遗落的花生,或者从红薯地里找一些被主人落下的红薯,或者从大豆地里捡一些残剩的豆荚,然后薅一些枯草来,点着,将这些果实放在里面,吃烧烤。

吃完,心满意足,手和嘴都乌黑起来。这时候,羊群如一朵白云,已经飘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不必担心,大黄狗跟着它们,只要一声口哨,它会立刻赶着羊群回来。

野地里蚂蚱很多。手里拿根枝条,在一片枯草丛里抽打着,一只只蚂蚱会仓皇飞起来。有“小帽角”,身体绿色,肚子细长的那种,头像古代武士戴着的盔甲。也有油蚂蚱,体短且粗,后肢强劲有力,一旦飞起来,就会落在很远的地方,追不到。所以,逮到的大都是“小帽角”,折一根草茎,一只只从脖颈处串起来,带回家去,炒了,是父亲一盘下酒菜。

螳螂是常见的。捉上两只,让它们面对面打螳螂拳,可惜它们往往不会自相残杀,只好无趣地戏弄一会儿后,放归田野。

野兔藏在某一处草丛里,等人走近了,才仓皇地跳跃出来,箭一样跑向远方。吆喝黄狗去追,但野兔很快不见踪影,黄狗只好悻悻地止住,摇着尾巴回来。

掘鼠洞,是常做的事。田鼠的洞好找,如果在地堰上看到一堆拱起的新土,那么,不用说,旁边肯定有一个鼠洞。只需拿着铲子,顺着洞挖下去,肯定能挖着鼠窝。每一只鼠都是杰出的建筑师,它在地下建成一个个串联的洞,有客厅、卧室、仓房,在仓房里,储藏着一堆花生或者草种子,这是它们为过冬储备的食物。

这时候,将花生一颗颗拾到篮子里,赶着羊群,高高兴兴挎回家去,能得到母亲一个鸡蛋的犒赏。至于那些田鼠,怎样度过即将到来的漫漫寒冬,孩子们是不去想的。

一个在乡野长大的孩子,有一天会如一朵蒲公英,被命运的风吹到城市,在坚硬的水泥地扎根下来。他会怀念村庄的野地。在他记忆里,那里生长着童年一个又一个难忘的故事。□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