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世间所有的美德上 都栽满了桃花

2018-2-26 8:54:08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刘晓晖

读李修文的随笔集《山河袈裟》,常常会让我想起贾樟柯的电影《山河故人》。如果不是贾导演已经使用了这个名字,《山河故人》似乎更适合作为这本书的书名。李修文在自序中说:“收录在此书里的文字,大都手写于十年来奔忙的途中,山林与小镇,寺院与片场,小旅馆与长途火车,以上种种,是为我的山河。”而他想要在余生里继续膜拜的两座神祗,则是人民与美。

作为一个以写小说为主的作家,李修文的这本随笔集充满了诗意之美,是那种浓烈的磅礴的诗意。我这些年看女作家的散文随笔比较多,乍一读到这些电光石火般的文字,竟然有些少许的不太适应,在“是不是用力过猛”的疑惑中,一篇一篇读到了最后,然后被全书最后一句话给击中:一似老僧禅定,一似山河入梦,一似世间所有的美德上都栽满了桃花。

《山河袈裟》的最后一篇《义结金兰记》,写的不是故人,是一只猴子,一只充满了神性与人性的猴子。“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一群无主的猴子,竟然啸聚到了一起,将此地的山河当成了昔日的水泊梁山”,而这群猴子当中,就有一只宋公明。与宋公明义结金兰的是一个傻子,“话说黄河边的村子里,住着一个傻子,说是傻子,却也算不上太傻,娶过亲,还有一个女儿,妻子虽说已经跑了好几年,但他一个人带着女儿长大,却也没有少过女儿一口吃喝。”那只被唤作宋江的猴子,受伤落水奄奄一息的时候被傻子救回了家,它在傻子家里治了整整两个月的伤。

这个故事总是令我想起《大话西游》,至尊宝在城墙上的回首和宋公明在站台上的挥手,都那么一往情深。宋公明和傻子的女儿之间并没有爱情,它和傻子之间是义结金兰的兄弟情。为了报答傻子的救命之恩,猴子送来了足以让傻子和他的女儿暂时吃饱喝足的东西,“这时候,宋公明才缓缓回过头去,一言不发地看着傻子,如果它能开口说话,那么,它大概会说:送给你的东西,绝非打家劫舍所得,身为一群能够卖艺的猴子,这编织袋里的每一样东西,全都清清白白。”

这个故事真是李修文版本的《悟空传》。“可能是碍于男女有别,也可能是猴子自有猴子的规矩,自打傻子死后,猴子再未进过傻子的家门,哪怕是不放心那小女儿一个人过活,给她送吃送喝越来越频繁,也绝不进家门一步,从来都是放下东西就走,如果想多待一阵子,那也要么是坐在树梢上,要么坐在屋顶上。”

宋公明虽然没有像悟空一样是佛门子弟,但分明是一个披着袈裟的武僧。在傻子在世时,他们组成了一个绝无仅有的耍猴团队,这支队伍不仅能表演人耍猴,还能表演猴耍人。人猴之间,浑然一体,情深意切。

李修文曾狠绝地说过:“《山河袈裟》是我的口供、笔录和悔过书。” 在这本书中,他记录下了一群被时代裹挟了命运的人:潦倒落魄的下岗工人、没钱回乡的农民工、艰难抚养孩子的陪酒女、医院等待死亡来临的病人……在《长安陌上无穷树》中,他写道:你并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你至少而且必须留下过反抗的痕迹。在这世上走过一遭,反抗,唯有反抗二字,才能匹配最后时刻的尊严。

李修文用文字证明了:人生绝不应该在此时此地举手投降,而世间所有的美德上都栽满了桃花。这本书让我们领略了反抗之烈,桃花之美。□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