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2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无问西东,好好去爱

——从乌鸦之怒说起

2018-3-12 9:11:29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朱孔泽

近来无意间被动物,准确地说是被两只飞禽一家犬的举动所感动,尽管一个是爱一个是恨一个是悔,但爱的是那样纯真、执着,恨的是那样果敢、鲜明,悔的是那样心悦诚服,让我们汗颜。

一只小乌鸦不知什么原因,跌落到院子的一角,家中看门的黄狗扑上去,很快作为猎物噙在嘴里,等人们发现时,小乌鸦已经死掉了。大家也未当回事,然而过了不长时间,就听得院子里鸟雀声喧闹,大家出去看,只见院子上空低飞着两只乌鸦,它们围着那只看家狗,一上一下叫个不停,有时甚至要扑到狗的头上,而平时威风凛凛,见生人狂吠敢怒的狗,早失去精神,软软地趴在地上,把头支在曲起的前爪上,眼神露出紧张、无助而又悔恨的神情。

可能受不了乌鸦的攻击,或者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被骂了“乌血喷头”的黄狗,爬起来夹着尾巴灰溜溜走出院子,而这时的两只乌鸦仍然不依不饶,一前一后跟上去,继续狂“喳”不已,而自始至终黄狗一声不出。

人们琢磨半天才明白,这是遭丧子之痛的乌鸦向肇事者黄狗“讨说法”呢。

看着这乌、狗之争,想起了关于燕子的一件事。

奶奶家中南平房檐下有一燕窝,每到春天,燕子们忙来飞去的不停,与人类和平相处,这是北方农家常有的现象,许多人引以为吉祥事,是受人们欢迎的。可有一天,发现一只燕子有奇怪举动,每当傍晚夜幕来临,老是蹲在燕窝对面的一块突起的石块上,一蹲一夜,每当有人走动,或在燕窝附近做事,它便喳喳飞起来,人一走,它又飞回去,固执地蹲在哪里。

调皮的弟弟觉得好玩,拿来竹竿捅那燕了,它仍旧飞起来,盘旋一会又回到原位。为什么不入窝呢?等白天燕子出去觅食才发现,原来窝里增加了新成员,母燕孵了四只小燕,它们一字排开,一律红红的嘴,淡黑的毛,稚嫩的叫声。这才让我恍然大悟,看来那个在外面的是公燕,在为全家人站岗放哨呢。

从抒悲发愤的乌鸦,到看家的公燕,再到醒悟后悔的黄狗,这动物之间的爱、恨、悟,让人叹息,让人深思,让人感动。黄狗的悔悟表现尤为触动我,谁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不可能没有过失,关键是能否伏首称罪,真心悔改。面对乌鸦的长时间责骂,黄狗始终没有表现出一点反抗,既没有想办法辩解一下,比如说“小乌鸦掉在地上时已经死了”,或者耍个一下无赖,说杀人不过头点地,随你们便罢,也没有找主人这个“铁关系”或者狗友帮忙,而是完完全全地接受批评。说到底,如果乌鸦爱子是动物的本性,公燕的看护是动物的本能,那么黄狗的悔悟则是良心发现后的幡然醒悟。

人自诩为万物之灵,似乎可以凌驾于一切生命之上。可有时候与动物相比,却常常做出相反的举动,常常表演道德沦丧和良心泯灭的闹剧,也有些人之初性本善,现在已变得冷漠淡然,本该悔恨反思,倒都不像黄狗的悔恨来的及时彻底。所以啊,人类又有多少可以藐视动物的理由呢?如果说“虎毒不食子”、羊知“跪乳之恩”是动物本能的话,那么人类不如的地方历来不少,不是有易牙烹子而食的典故吗,不是有弃婴如敝屡的狠心父母、打骂爹娘的“英雄”子女吗?

我们切莫妄自尊大,在这个星球上,人类也许是最伟大的动物,但必须好好地向与我们和平共处的动物学习,学习如何在恨与悔中好好去爱,爱我们的家园,爱我们的身体,爱我们的家人,爱我们的生活,虚心地向动物学习它们的真实和单纯,爱天地、爱自然、爱自己般地去爱别人,这世界将分外美好。

我想起了屠格涅夫《麻雀》一文的结束语:只是靠了它,只是靠了爱,生命才得以维持、得以发展啊!□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