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20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队的浮世绘 (组诗)

2018-4-28 8:25:3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 何铜陵

老机长

黑脸膛

砂纸也很难抛光

喜欢吼号子

嗓子比老鸭还要嘶哑

更喜欢撸袖子

往往千钧一发之际

他总能像孙猴子

变出一根铁棒子

插向即将倾斜的钻机

用肩膀死扛着职责

在搬迁的山路上

他喷溅出一口鲜花

去北京领回的劳模勋章

至今悬挂在大理石的墓碑上

落叶

好轻呀

这片枯萎的落叶

比一颗泪还要轻

原本生在巴蜀的枝头上

山一程水一程

植入江淮的根系里

刚掸去朝鲜战场带回的硝烟

又变成钻杆钻头向岩层开战

野狼最不愿狭路相逢的人

最后竟变成了一片落叶

融进汗泪浸润的乡愁里

好重呵

雨一更雪一更

始终焐在儿子的心底

如果家是房子

我住过很多种

曾住过牛棚

闻着尿骚味入眠

曾住过帐篷

半夜被春笋顶破屁股

曾住过四面漏风的芦苇屋

曾住过冰窖似的活动板房

曾住过蒸笼似的干打垒

……

我的家始终在路上

如今住进省城楼房

安居乐业

回忆起艰辛的岁月

咀嚼的却是温暖之味

会战

他的名字叫会战

因在家里排行老大

又被同事叫着大会战

就是庐枞大会战那年出生的

当时家人捎信告诉他爸

你老婆生了根钻杆

他爸在雪地上痛快地打滚

50座机台人都知道了喜讯

那一天的钻进速度刷新了纪录

他爸不愧是干钻探的行家里手

翌年他妈又生了妹妹磁铁矿

儿女双全学习成绩都不赖

日后全都考上了地质院校

如今都在地质队做贡献哩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