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0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风雅的人情之美

——读吴传玖的《回家过年》有感

2018-4-28 8:26:21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刘 卫

春节是我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之一。在千百年的历史发展中,远行千里万里的人们,都会在春节临近的日子里赶回家过年,已经形成较为固定的习惯。这就给在琐碎日常生活中的人们带来百般形态。

当一个人了解人世间的沧桑时,他必定也是饱受沧桑之人,他内心里才会看到宽广的人情之美。《回家过年》诗歌中就有一种风雅的人情之美,更是诗人精神面貌的表现形式。

这与我们生活中的苦难与压力形成强烈的反差。

我们的生活总是在痛苦中催生苦难的人,而苦难可以催生人坚强向上的毅力,亦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精神面貌。由于生活的压力与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多人失去了快乐轻松的心态,春节临近,回家过年便是一种沉重的包袱。就像马尔克斯所说的: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中,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回家过年,就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客观现实。吴传玖把这种生活的负重,赋予阅读者以轻松的心态。他写道“星星在跑\月亮在跑\太阳在跑\日子在跑”,简单的几句就把人生的沧桑感跃然纸上,隐喻着社会的飞速发展,生活节奏的高速运转,但诗人不做无谓的等待与停留,不做低迷的消沉叹息,更不做社会生活的袖手旁观者,而是要“我和太阳月亮星星\向着快乐\一起加速\一起奔跑”,就像拜伦说过的:无论我头上的天空是什么,我都会承受任何风暴。吴传玖的这首《回家过年》就有这种浩瀚的承受力。所以,他是“撵着太阳、追着月亮、赶着星星,……拉着春天、牵着幸福、背着吉祥”的人生观回家过年。

这种精神向上的冲击力,无疑给阅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

“妈妈,我回来了。”妈妈就是一个人,原生态家庭的代名词。事隔经年,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我们长大,脱离原生态家庭的琐碎,以独立的自我形态,一路向前奔波,疲累不堪,内心里又有几次会想到那个原生态的家?然而,只要我们心中有爱,我们就会随着这首诗歌中朴实的语言,抹去生活中坏的,夸大生活中好的,释放出玄妙的乐观精神,我们才得以承担着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我们才会在“一个古老的传说\百年千年的召唤”中,回到“一个古老的日子”里,提炼“百年千年的凝聚”,成就“千万个妈妈的儿女\世世代代不变的情感”。

整首诗语言简单明了,不故作深沉,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诗技的雕琢、没有花哨的修饰,却有一种电光石火般激越的真情,于质朴的语言中见真实。我喜欢整首诗歌的布局,让一个疲于奔波的沧桑之人,回家过年的愉悦之情感十分饱满。这就是诗歌灵魂所在。

我相信,这首诗歌不仅仅引起了我的情感共鸣和内心回响,更是触动了社会脉搏、写到了人们的心坎儿里。它的高处并非内容多艰深,而是生命的欢乐情怀才是人世间最重要的烟火气息。□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