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2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走近诗歌的圣山

——品读“中国国土资源诗群”作品集《穿过山野的风》

2018-7-2 8:58:5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杨玉贵

一群志同道合的泛国土资源人,一群寻找诗歌的大地苦行者,他们或从事地质勘探工作或从事国土资源管理,在诗歌被边缘化的今天,在人性更加浮躁的今天,他们痴心不改,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并且拧成一股《穿过山野的风》,把生活写成诗歌,通过诗歌来品味生活。他们以自己的生活观察与情感体验,在平凡和不平凡的路上吹拂着各自清亮的人生追求。

《穿过山野的风》从青藏高原任伟民的《鱼卡:风铃在水中摇曳》到苏北里下河杨玉贵的《风裁开三月》,从珠江边曾玉仿的《回不去的故地》到桑干河畔李春生的《在发黄的稿纸上写诗歌》,从秦晋田建国的《穿过手掌的风》到齐鲁何怀友的《不甘的凝望》,有的奔放挥洒、活脱不羁,有的舒缓平和、浅吟低唱。十二位来自泛国土资源系统基层的诗人、诗爱者们,在平凡的工作中,用一种聊以自慰的精神,形成一股势力,终成一群靠近或者走近诗歌之圣山的人。在他们的心中,诗歌高于一切,为了诗歌,他们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赤心和热血,献出自己的傲骨和灵魂。

因此,《穿过山野的风》,让我看到一种坚持、一种坚守、一种追求、一种执着、一种力量、一种伤痛;《穿过山野的风》,让我看到一种阳刚、一种血性、一种粗粝、一种狂放、一种细腻、一种真诚;《穿过山野的风》,让我看到一种表达、一种交流、一种理解、一种发现、一种感悟、一种超脱。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说过:写作需要三个条件:经验、观察、想像。我认为还要再加一个条件:就是积累,一种对生活的独特积累,这种积累包括自身的文学素养和自身的艺术造旨。诗歌写作尤其如此。《穿过山野的风》就是中国国土资源诗群中的诗人、诗爱者们在工作生活环境积累下的情感的经验、观察、想像。有人说诗歌是情感的音乐,心灵的舞蹈,读诗就是沟通情感,写诗就是重塑情感,而热爱诗歌就等于热爱生命。心中有诗便是诗,我个人认为《穿过山野的风》就是他们生活、经历、观察、反映、记录、提炼、打磨的结果。

在当今诗歌难以被大众接受的年代或时代里,怎样写,或者为什么写的问题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今天的新诗不像其它艺术门类那样,容易被更多的人接受和认可,这能说是诗歌的悲哀吗?诗歌要继承和创新,没有创新就会落后,没有继承就难以发展。《穿过山野的风》,让我们不难看出中国国土资源诗群的诗人、诗爱者们的积极进取。从任伟民的《花土沟:七彩斑斓的圣地》、《德令哈:沉重如铁的回望》、《诺木洪:八月漫天的红》,张琳的《一盏普洱醉远方》、《守一生岁月静好》、《秋季最后一抹风》,曾玉仿的《牧歌里的茶亭》,言笑的《跨越》、《开始》,左手的《予李清照书》《乡愁旧叙》,章治萍的《然而,忽然的缘份》等等,我们不难看出提升的意境和浓缩的传承。

丰富的人生阅历,执着与敏感的洞察力,使《穿过山野的风》多了些把握人生的细腻情怀和对美与大自然体验的深邃。如:崔艳的《永远的风景》、《心莲》、《我曾那么接近幸福》,郭淑珍的《初春重游南岳(组诗)》、《永恒的宁静,是你不变的爱》、《姑苏初春印象(组诗)》,田建国的《遥致青春》、《冬季里的雪(组诗)》、《青涩季节(组诗)》,杨玉贵的《天台山华顶三章(散文诗)》、《乡村倒影(组诗)》、《生祠:一部历史与现代交错的书》,言笑的《江南短吟(组诗)》、《你所知道的,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何怀友的《我的青春是一场萌芽》、《慕田峪别离》,李春生的《白色的花在田园盛开》、《春天的漫画或歌谣》等等,其题材和角度,都有着对生命叙述和记忆,还有旅途感受和对日常生活真实的情感体验。从而展现了中国国土资源诗群的诗人、诗爱者们对生活的激情,以及对生命的挚爱,也表达了生命本质的另一种爱与大自然的美丽,及其另一种“真与善”的力量。如此的人生、自然与日常生活,在《穿过山野的风》中,成为一道道美与爱的风景,成为诗艺表达的理想境界。

对于任何一种文学样式而言,只有真情才能获得永恒的品质。《穿过山野的风》,有的以情为胜、有的以像为胜,不论是以情为胜的、还是以像为胜的,其诗味,都能显溢出情中有像、像中有情的语境。如章治萍、曾玉仿、任伟民、李春生、田建国、崔艳、郭淑珍等人,其诗歌作品中渗透出的个性与内涵,能让你感受到文字里的持续的生命力和恒久感。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塑造了沉稳而清新的诗风,令人沐浴其中流连忘返。而杨玉贵、何怀友、张琳、言笑、左手等人的作品,则是通过较为直白实为更含蓄与委婉的诗句,去传达他与他们所体验、所知道的人生真谛和感悟,从而达到某种程度的高度。

《穿过山野的风》,不能不说他们是一群对诗歌充满激情与热爱的人,他们有着不同的工作生活的场景与情景或情节,天南地北,时聚时散,像一缕清风,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或始于晨光,歇于晚霞;或始于晚霞,歇于晨光。工作、学习、探索,他们不停地苦思冥想,不停地让诗歌之风吹拂山川与河流,不停地让诗歌之风吹拂草地与原野,他们让诗歌的天空不空,他们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向往,以及对诗歌的希望,在平凡和不平凡的路上吹拂着,也许他们的某些作品在对诗性表现力的琢磨上,在对诗意精炼和集中的角度上,还没有找到最佳的位置,但中国国土资源诗群的人们,经过不断地努力和探索,终于在诗歌大地,《穿过山野的风》留下了深深的屐痕。□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