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走向云端的天行之路

——读刘醒龙《小路,才是用来回家的》有感

2018-10-15 9:25:26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秦延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通往灵魂的小路,人潮汹涌中,难免会有热闹与喧嚣,但只有在寂静的小路上人们才能找到自己。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醒龙,在其最新散文集《小路,才是用来回家的》(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中,致力于用笔为正在“消逝”的乡村树一座纪念碑,让我们懂得,回家的小路,也是一条走向云端的天行之路。

每一位作家都有其文学的根,也是生命的根。永远把根深扎于土地之中的刘醒龙,一路跋山涉水,只为守住一名作家的底线。在本书中,他继续用一支不加修饰的笔描绘着他珍视的故乡、亲情、旅途和人生。全书共分为五章,从行走、乡土、亲情、个人经历与感怀、文化漫谈五个方面,表达了作者对亲情的珍惜,对故乡的坚守,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对文化的独到见解以及对这个不甚完美的世界近乎完美的爱。故乡的往事回忆和旧时光里的小别致,于平淡之中见浓情,触动了心中最柔软的情愫,让人更加思乡情怯。

刘醒龙说:“文学是用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最大限度地发现和还原生命的真相。”在该书中,我们处处可以找到“生命真相”带来的天行之路。行走新疆,便是《走向胡杨》。胡杨的生命力就如同栽种胡杨的兵团战士一样,顽强而坚韧。“一种树为了天地,长在它本不该生长的地方。一种人为了历史,活在本不该他生活的地方。”他们是活着的界碑,他们的质地“一半是天山,一半是昆仑”。《灿烂天堂》写的是天堂寨的美丽,道的却是读懂了山水,“寻找到了心中最真实的美”。世间最珍贵的是亲情,生命由此而传承,世界因此而精彩。《母亲》的一生总是忙碌的,儿女们记忆中唯一不变的便是“系在母亲身上的抹腰”。作者深情地写道:“所有的青春都是在快乐中渐行渐远,直到无影无踪,留下来陪伴终生的都是不再将爱字说出口来的老母,那才是每一个人的至亲。”《抱着父亲回故乡》讲述的是为父亲守灵期间发生的故事。经过八十八年的行走,父亲给儿子趟出了一条小路,一条与自己的后代共享的坦途。当作者重新踏上这条回归家园的真情小路时,唤醒的不仅是记忆,还有“寻根”的感觉。《一种名为高贵的非生物》讲的是传说中王昭君涕泪洒入香溪河中幻化而成的桃花鱼,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古老而高贵。其实,“在桃花鱼古老的生命里,真正古老的是那份不与任何尘俗同流合污的高贵”。因为,僵硬的奢侈和假象终挡不住生命的本真,“高贵才是生命中唯一的通行证”。在书中,刘醒龙用太多清醒而透彻的生命感悟,轻声细语却又振聋发聩地书写历史与时代的风云变幻,让我们在前行的道路中,对人生进行追问,对生命持有敬畏。

刘醒龙被誉为当代有筋骨、有温度的乡土作家。不管他取得多大的成就,有多少闪亮的头衔,他总是执著、谦逊地行走于自己的艺术世界中,总是能够避开流淌于生活表面的泡沫,看穿生活的真相,把人们的精神和灵魂真实地表现出来,以坚硬的抗争和如水的柔情给人以深深的感动。读他的散文让我们豁然明白,原来散文并不都是舒适之闲笔。

文字捂暖生活,用文学发现并还原生命的真相,便是走向云端的天行之路。□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