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走进“石头部落”

2018-11-5 9:02:14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 项 凯

九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有丝丝凉意,可我和三位同伴的心情却是那么热切,热切地要去那向往已久的鲁南“石头部落”。

从我居住的城市乘高铁,3个小时到滕州东站,再换乘汽车30分钟就到了“石头部落”的山脚下,可我们却吃了个闭门羹。也许是因为时近黄昏,加之山上早已没有了村民,守门人自然习惯于早早关上山门。经接车人打门后,山门方才开启,我们乘车沿着坡道向上行进,三拐两拐仅七八分钟,就到了我们居住的石屋院子门前。

这屋子的地理位置比较高,站在院子外的坡道上我仔细打量起来,视线内远近高低都是土黄色的石头屋子。再细察,我终于明白这“石头部落”名称的由来。原来,这里的路是山上的石头铺就的,每家每户的院墙是用石头砌的,房子的墙也是石头砌成的。与其说是砌,倒不如说是用石块垒起来的,墙体的石与石之间并没有黄沙水泥或者其他什么粘合材料,有不平的地方再垫一块小石片使其稳固就行了,可见砌墙石匠的工夫真是了得!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工匠吧。更罕见的是屋顶上的瓦片不是泥烧的瓦片,也不是水泥板或者其他什么现代材料,依然是一张张石片,按照铺瓦片的方式铺盖的。家家门前都有石条櫈、石磨、石头凿成的食槽等摆设,连门前的路灯也是石片灯罩,山道旁的废物箱也是石制的。这里,大概除了人和动植物,就全都是石头了。“石头部落”果然名不虚传啊!

见天色不早,“石头部落”的“酋长”邀请我们一行四人到山脚下的“民居”用晚餐。菜肴很简单,但都是大盘子装着的:凉拌羊肉片、煮豆腐、小杂鱼、萝卜汤、地瓜叶炒花生等,外加一份油炸蝎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诱得我们四位都市客馋涎满口,筷头在嘴巴与菜肴之间来往的频率明显高于平常……

我们边尝佳肴,边好奇地询问这“石头部落”的来历。“酋长”介绍道,260年前,有两户从外地避难而来的人家先后在这里落脚,然后繁衍发展到现在的100多户人家。山上的石头大多是层层叠叠的片状结构,也许这就是层叠岩吧,先人们利用这一资源,就地取材造房子、制用具,也便相沿成习流传至今,留下了这满山的“石景”。这里没有水源,村民们用水都是“天落水”,用各种石头器皿盛接,然后慢慢享用,洗澡对村民们来说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山上也没什么成片的土地可以耕种,山里的村民们只是栽种些高粱、花椒树、山楂树和其他一些果树来维持生活……

晚餐结束后,我们以利于消化为由,推辞了主人的车送,而选择徒步上山。星空下,尚能看清道路,在主人的引领下,我们谈笑着慢慢向上走去,幸好喝了些土酒,否则我们的衣着挡不住那山风裹来的寒气。兴奋中没有感到时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我们居住的院子,我们四人分住院中的四间石屋。

我居住的是“观星屋”,这是间古今合并的屋子,外面是石块墙,里面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按一下床边的按钮,人字型屋顶就徐徐移开,我躺在床上十分放松地看望星空,山上没有光污染,星星显得特别的繁多和明亮,我好像回到童年的夏天,晚上躺在马路边纳凉的铺板上仰望星空,数那永远数不清的星星,寻找着北斗星,辨识着邻近的星座。此时,万籁俱寂,只有秋虫的鸣叫声,由远及近,由近渐远;有时同唱,有时此起彼伏。这让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和心静,也许,这就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心境感受吧。

一觉睡到自然醒,我打开房门,一缕阳光迎面洒来,院子里一股植物的清香扑鼻而至,大概这就是富氧离子吧?估计后半夜下过一场短促的雨,院子里的石头都是湿漉漉的,院角的那棵梨树下,还躺着几只被夜雨打下的青皮梨子。

早餐后,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漫步山野,贪婪地品味着这“空山新雨后”的气息,尽情地观赏着秋韵渐显的山色。

土黄色的石屋依山而建,家家都有个院子,许多院墙外的高处或屋山墙上都攀援着昂首张望的凌霄花。桔红色的凌霄花,在土黄色的石墙衬托下显得格外的靓丽,把“石头部落”点缀得更富有生命力。

见到好几户人家的墙角边,还长着几株高度在一米左右,开着两种不同颜色茶杯口大小花朵的植物。一种花朵是边沿呈粉色,中间是洁白如玉;另一种花则全部都是浅黄色。我只看出这是一种木本植物,但却说不出它的名字。在土黄色的石墙面前,绿色的叶子衬托着盛开的数朵浅色而又颜色各异的花朵,使她们越发显得娇美,怜爱之心油然而生。

推开一户虚掩的院门,院子里种着几棵石榴树,树枝上的红石榴正咧着嘴嬉笑迎客。穿过院子推开屋门,转过客厅是一间卧室,里面有一张炕,炕头还有一个风箱。导游告诉我们,这里的主人早已乔迁到山下,这间屋子基本以原貌保留,供游客参观。我好奇地问导游,这村子现已空空如也,动迁花了几年时间?导游笑呵呵地说:这里不同于你们城市的动迁,村民听到能迁到山下住楼房的消息后,就差点把村委会的屋子挤爆了,天天有人来打听,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住山下了?

正当我们要离开这院子时,一位年约70来岁的老汉推门而入,老汉瘦高个子,头顶竹斗笠,身穿草绿色军装,肩背着竹篓,我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老汉面带微笑地对着我说:年轻人,这屋子是我的,我祖上六代人都住过这个石屋。我明知故问道,您现在还住这儿吗?老汉答:这山上的石屋子里都已经没有村民了,石屋子的条件哪有山下好,现在村民都搬山下去住有水、有电、有煤气的洋楼啦,我今天是来摘石榴的……

告别老汉后,我们继续沿着山间石头铺就的村道漫步,望着那山崖边一棵棵由大自然养护的山楂树,树上已经满缀着一串串红色的山楂果。

这里的树木和花草,这里的薄饼和凉菜,这里的空气和“石景”都十分地招我们喜欢,让我们一行流连忘返。

我思忖着老汉刚才的话语和导游的介绍,心想,这“石头部落”又何尝不是一座“围城”?所不同的是,出去的人是为了开启新的生活,而进来的人只是为了体验一种别样的生活。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