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他的诗和远方

2018-11-12 9:10: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勇

每一个能追逐日出的人,都是幸福的,只是,山里除了更迭的四季日月,便只剩下响彻山谷的那孤独却又热闹的打井机器的巨响,以及四野里的荒凉。

与鱼虫说话,听鸟儿鸣叫,小溪里洗个泥澡,以及来一场在蓝天白云底的井架下莫名的痛哭……这是多少文艺青年眼中遥不可及的诗情画意,这是多少深居闹市的人向往的静谧安宁,可惜,再美的日头看久了也不美,再好听的鸟叫也敌不过季节变化,没有久居深山的人不清楚孤寂的含义。

他说,当然,我很俗,虽然置身此景,却仍然固执地热爱着城市里普通的生活,热爱每个日子都有父母在的、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以及沙发上听着电视广告的声音悄然入睡,醒来身上多的是一条御寒的毯子……

2018年,他30岁,他在打井的工地上守了无数个日夜,每天24小时,听着机器的鸣响,也听着心里的慌。他穿着工装见证着一口口井从飞溅的泥浆再到热水从地底下冒出来,那是一种苦尽甘来的幸福。年复一年的坚守和坚持,换来了江西坡地热井地下2364.56米深处水温56摄氏度地热水;换来了三岔河地热井地下2165米深处水温43摄氏度地热水;换来了鲁屯镇雷钵井地下2065米深处,48.5摄氏度地热水……井口冒出热水的时刻,他心中从此就有了诗和远方,连那粘稠的淤泥也跃然欢欣,连那见惯了的泉水,也像是迷人的景,你看着,感受着,像开掘出来的水晶,晶莹像才摘下的蜜,甘甜像地底的宝,珍贵更像他的娃,喜欢得紧,他在溪边用石子轻松地刮了刮鞋上沉重的泥。

那是在盘州市耕地质量地球化学调查的现场,取一个样或许要翻上几座山头,或许要趟过几条河流,爬山的时候他身上挂满了白布袋子,袋里装着土样,路越走越远,袋子也越来越沉;过河的时候,他把土样高高举到头顶,任凭河水齐腰碾过,湿透单薄的衣裳。堂堂七尺男儿何以折腰?刨土挖坑,俯首贴地,豆大的汗珠在烈日的炙烤下滴落在面前的土地,他的双手在北方瑟瑟的寒风里开裂,他的领口在南方绵延不绝的细雨里紧缩,他要赶在秋收后冬天来临前把工作干完。或许他不能给这土地以养分,他却给了事业最纯粹的尊重。他屏住呼吸,趴在潮湿的土里,拿着竹片轻轻地刮刚刚用锄头挖过的土坑,仔细地把被污染的地方清理干净,取上最干净的泥土,然后用双手一捧一捧地捧进样品袋,为袋子编号、扎紧、拍照。做这一切的时候他都无比细心,因为他知道土一旦被污染化验数据就会不准,数据被影响了,那做耕地质量调查就失去意义了。装完袋,他又带着这一身沉重的样品继续前行。

越过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高山,穿过绿树成荫郁郁葱葱的树林,跨越蜿蜒曲折清澈见底的小溪、还没收成完的玉米地,一路看见、听见、感受到的都是大自然无比纯净、美丽、神秘又震撼的诗篇,也见证着他对地质工作的挚爱和无悔。他是一个个普普通通地质工作者的缩影,是一个充满理想并为之艰苦奋斗的青年,是一个朴实无华勤勤恳恳的劳动者。热爱地质事业、追求地质科学、坚定理想信念、保持高贵品格和宽广胸怀、乐于奉献,这是他蓦然回首追求的诗和远方!□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