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土 地

2018-11-26 9:06: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德亭

土地庙在我们平原的村庄鲜能看到了,可是在我的父老乡亲们的嘴头,消失多年的土地庙、关帝庙却成为一个地标存在着。说起村里的位置,有时说“土地庙那里”“关帝庙那里”,那庙宇在他们心里宛然在着。

我在山区农村游玩时,有几次看到了土地庙。一次是在青州市黑山脚下的王辇古村。在小桥边,那庙是砖垒砌的,墙用石灰水泥抹过。房屋比起在三县顶看到的泰山奶奶行宫的确是寒酸小气,倘若土地爷说是“寒舍”也是正好。有在草纸上写的一副对联:“月落天光送曙;冰消地气回暖。”再仔细看,还有一副楹联,大约是建庙时就刻好的:“与有缘方来此地;保平安乃是同愿。”在淄川区紫峪水库大坝边上的山旁有个土地庙,庙舍要比王辇古村的略大一些,只是破门破窗,透着几分破败。庙前紫峪水库里,绿水青山,静影凝云,土地爷爷朝日面对这样的景致,心中或许少些烦恼吧。这个小庙上的楹联跟王辇村土地庙的相比,不仅字句对仗的工整欠些考量,字的美也略微逊色些。这让我想起近年来春节农村手写的对联已经罕见,写毛笔字的人愈来愈少了。“土地爷坐庄边;村庄人都平安。”这副对联倒直白些,有什么祈求说出来,无须犹抱琵琶半遮面,免得土地爷猜疑费脑筋,倒也爽快。

说起土地庙的楹联,有一副至今还有印象:“土能生万物;地可发千祥”,不好随意演绎什么,就是觉得意思好。土地对我们的恩遇和赏赐,那份感激之情,皆在字句之中。

吾乡有“土地爷爷还盼个二月二”的说法,说是农历二月初二是土地爷爷的生日,这一天,人们供奉他的香火很盛。又有“土地爷爷担不得大供养”的说法,大概是土地爷最容易满足,要的是人们的一份虔诚和尊敬,取“心到神知”的意思罢。

在《西游记》一书中,唐僧师徒在去西天取经的路上,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每当遇到难处的时候,孙悟空必然喊一方土地出来,吆五喝六,一副大不敬的样子,向他搞一番调查研究。读到这里,觉得悟空这厮总有点欺软怕硬,欺负老实人,不免很为土地爷抱屈。进而又想,土地爷有求必应,倒是十分尽职,“守土有责”,比有些“河长”“街长”的肯负责。

小时候父亲讲过一个“土地”的故事,至今也还记得。葛家村的一个穷孩子来我们村读书,他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他的先生要求极严,天不落黑儿不准放学。从我们村回家有五六里路的野坡地,摸黑儿走路,对一个孩子来说是难为他了,害怕是不消说的。可是有一天,他路过我们村边的土地庙,有一个老人打着灯笼,仿佛已等了他多时。老人白衣白发白胡须,一直送他到家门口。这样过了半年光景,少年实在憋不住了,说:“老人家,你这样风雨无阻地送我。我很穷,没有办法报答你。”老人说:“有你这句‘识好歹’的话就够了。记住,人,穷没有穷到底的,富也没有插下根的。”又说,不要跟外人说。少年的母亲总有些担心,问孩子走夜路怕不怕,想去路上接他,又觉得自己一个妇道人家,走黑路多有不便。孩子就把白胡子老人送他的事说出来。

接下来,孩子就遇到了不顺。老人提着灯笼来送少年,闷闷地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能来送你了。”少年吃惊地说,为什么?老人说,你心中有数。少年顿悟,连忙向老人检讨,说不该跟娘说,求老人给出解的方法。老人思考了半天,说,你能忍得疼吗?少年攥紧了拳头,点点头。“只有一个办法了。抽筋换骨。只要你能挺过今天后晌(夜里)去,明天晚上我还来送你。”这一晚,少年在床上疼得打滚。梦中,有人抽掉他的筋骨,换了一副新的。早上醒来,老娘守在他的床边,哭天抹泪:“我看你疼得打滚,喊爹叫娘的。就唤你,千呼万唤只是不应。娘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故事的结局无须饶舌。从此老人仍然来送少年,后来他中了举,发达了。

这个故事没有明说,实际是告诉我们,人活着要有所敬畏。土地庙虽小,照样需要供奉。即便是土地庙不在,只要我们心里有他——土地神,总是好的。 □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