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素淡初冬

2018-12-3 9:12:0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江初昕

连续下了几场雨,气温也随之骤降,路边的树叶飘落了一地,街头上清冷寂寥了起来。冬日就这样追随着秋天的脚步,粉墨登场了。灰与白,是这个季节的主色调,浅淡而实在。

春花的娇媚,夏枝的苁蓉,秋实的斑斓,影印在彩色画格里并未走远,干而冷的冬风一起,曾经的绚烂,在灰朦的天空下,瞬间褪色成黑白的回忆。灰与白,交替着,由北向南,依次席卷冬日的大地,如同奶奶发丝的色泽,不经意间,先是斑驳了黑白,逐渐银霜尽染,最后白茫茫一片,宛若北国的雪原。隆冬时节,深一脚,浅一脚,走在皑皑白雪的林间,迷迷茫茫的白色尽收眼底。静谧而单调的底色,映衬整个冬日的舞台。

窗外寒风凛冽,只要坐在家中,紧闭窗户,手里握着一杯热茶或一杯香浓的咖啡,静静地端坐在窗边,紧盯寒风里晃荡着的枯枝。光秃秃的枝桠,长长地伸向天空,如诉如泣。目光四处向窗外逡巡,不时闪跃丝丝的眷恋。阳光明媚的日子,她懒懒地沐浴在院内融融的暖意下,眯缝着双眼,沉入难得的冬天白日梦中,大概只有历经悠长岁月的沉淀,才能获得如此坦然的境界吧。

我对冬日的宁静并无独特的感受,老人们的达观和无欲无求成就了他们内心的平静。而我刚刚步入不惑的年轮,尚且沉浸在秋收的喜悦之中,很难做到不以物喜,大起大落的人生轨迹,又难以做到不以己悲。所以,冬日的宁静,对于我,只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是百忙觅得一时闲的短暂的休憩。冰冻的湖面下,我能听到淙淙的流水声,白雪覆盖的地表下,我几乎可以想见孕育着的种子,如此心动,自是不易体会冬日寂静的妙处了。

冬日的冷洌,是冬季舞台上的重头戏。嶙峋的冰凌倒挂在屋檐下,冻土龟裂出一季的沧桑轨迹,刺骨的北风,咆哮着宣示冬日的主宰。冷血动物,早不见了踪影,蛰伏在某个角落,恹恹欲睡,窥伺下一个繁华的季节。老人们缱绻着温暖的床和不透风的墙,孩子们裹紧了棉衣,冻得红彤彤的脸蛋,欢跳在求学的路上。而我,只是紧了紧衣领,依旧奔波于忙碌的生计。

上班的途中,常瞥见不畏严寒,盛开着的腊梅。星星点点的黄色,虽然零散,但在灰白的世界里,却出奇地夺目,是冬日的奇葩。雪中的腊梅,更是娇艳欲滴,银装素裹着枝干,黄花从白底中露出笑脸,仿佛在嘲笑不可一世的寒流。冬日的落寂中,原也氤氲着白色的恋歌。

冬日的落寂,正是蛰伏在灰白寂静的世界里,酝酿着来年的繁荣,天道自然,四季轮回。而四季的风景中,唯有冬季最萧条冷清。正如伫立于寒风中的那棵大树,镌刻在沧桑年轮上粗粗深深的烙痕,粗犷中勒印下的只是一抹淡淡浅浅的色彩。□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