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0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老矿工的情怀

2018-12-17 9:01:0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陈荔琼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让退休多年重返矿山访友的陈添丁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回过神来,感觉瞬间被“戳中”了泪点。

提及往事,陈添丁若有所思地点上一支烟,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黝黑的脸庞也多了几分动容:我1980年到永安煤业公司柯坑煤矿打掘进,又黑又脏的井下作业是之前没有料到的。爬陡坡、过巷道,曲曲折折,泥泞难行,有时头稍高一点,矿帽就会撞在木棚子的横梁上,振得人头皮发麻。工作面上风镐、铁钎、割煤机,轰轰作响,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煤尘,矿灯所照之处,一个个除了眼睛和牙齿之外,脸上身上都是乌黑的煤灰。那会儿好几个老乡受不了脏和累,干了没几天就跑了。我当时就想着要赚钱养家,所以什么苦都吃。感谢当初我留在了矿山,如今我们夫妻两个都有退休工资,生活无忧了。

“矿山的变化真的太大了。陈添丁感慨道。以前一提到煤矿,给人的感觉就是脏、累、苦。‘晴天土雨天泥’的矿区小路,落脚煤尘满裤脚”的工作环境,好多人共用的厕所,黑沉沉的拉煤矿车,一切都让人觉得矿山是那样的落后与贫乏,一座座大山像是阻隔了矿山人与时代接轨的步伐。如今,矿山有了花园式的工业广场和职工休闲广场,矸石山覆土绿化后成了职工生活小区,井下地面有了安全标准化工作面,后畲废弃矿山建起了光伏生态产业园,白改黑的矿区公路上天天都有私家车驶进驶出……矿山悄然换上绿色“新衣”,让矿工也有了“幸福工作,体面生活”的资本。

“退休这么多年,还经常会想起井口绞车提升打点‘叮叮’的铃声和运煤矿车相互碰撞的‘当当’声,矿里的山山水水都是回忆……”往事并不如烟,陈添丁在叙述这些时,语速略快,指间的烟又换了一根,情到深处时,脖子上还有青筋浮起。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多少话,藏进了满头白发……”消逝的时光无情地流走,矿山情怀依旧。33年的矿山生涯,矿山的人和事,早已深深镌刻在陈添丁的生命历程中,一旦想起,又令陈添丁久久难以平静……□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