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前哨村庄

2019-1-18 10:07:5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齐广彬

1948年秋冬,著名的塔山阻击战役发生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境内。塔山阻击战期间,东山村成了国民党军东进兵团进攻塔山和打渔山一线东北野战军阻击阵地驰援锦州国民党守军的前哨村庄。

第一声枪炮的响起

1948年10月10日(农历初八)天还没亮,东山村四合滩连接上坎子村盐滩至打渔山一线突然枪炮声大作,已经熟睡在东山村几家盐场窝棚里值班的雇工们在梦中被惊醒,所有雇工被吓得像丢了魂似的,撒腿就往东山村各自家里跑,边跑边喊:“我的妈呀,大事不好啦,北边打起来啦,赶快躲起来吧!”

按潮汐表计算,每逢农历初八的凌晨三时和下午三时正是当地海域落小潮时段。此时,屯兵在东山村和牛营子村一线的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先头部队已排开阵势,企图攻击占领打渔山高地,使之与北大山高地遥相呼应,以此来掩护国民党东进兵团迅速解围锦州国民党守军的计划。

解放军已摸透了国民党军夜袭作战套路,提早勘查好了敌占区里的地形地貌,大东山村东坎下的盐场以北的四合滩是一片平坦松软的沙土滩涂,与北大山和临近的铁路构成了三角形,并与上坎子村以东的高家滩晒盐场形成凹字形连接至打渔山的山脚下。次日深夜,好像提前获取了敌方情报,东北野战军塔山阻击部队一部偷偷越过北宁线铁路并纵深潜入国民党军东进兵团控制区俯地的东山村四合滩设伏,将挖好的简易战壕上方盖上秋收过的高粱杆和青蒿草作伪装。此时,国民党军重新调整布置兵力,再次从东山村、牛营子村一线集结,以北大山高地作掩护,气势汹汹地从北大山西侧、东侧、海路等多路分别向塔山、打渔山的东北野战军阻击防线进发。

塔山阻击战 图片来自网络

拼杀中,由于两军一度搅在了一起,使得阵守在北大山前沿高地上的国民党军炮火无法发挥作用,干吃哑巴亏。这一路企图联合偷袭塔山和打渔山一线阵地的国民党军再次出师受到重创,而且被彻底打残,丢下成百上千具尸体狼狈溃逃到后方老巢。被抓逼着带路的两名村民吓得早已逃没了踪影。第二天下滩晒盐值班的雇工们说:“北盐滩一带死了好多人,尸体成堆。”

在敌占区里打响的这一杖,不仅彻底瓦解和动摇了国民党军东进兵团的心里防线和战斗意志,而且进一步提振了东北野战军前线全体指战员“誓死守住塔山,解放全东北”的豪情势气。

从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当日凌晨起实施全面进攻塔山和打渔山一线阻击阵地的战势上看,国民党军一面疯狂进攻塔山防线并力求一举突破,另一方面切割塔山,从东山村东面的陆路和隔盐滩落潮时的海路形成钳字状夹击打渔山防线,只要突破并牵制住任何一道防线,都可能实现国民党东进兵团解围锦州守军的计划。不过这一计划被善于用“运动战、游击战、夜袭战”消灭敌人而得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阻击部队打得彻底破产。1948年10月15日锦州解放。

裹足妇女打哭“大兵”

塔山阻击战开打没几天,国民党军下令大东山屯齐家大院承担首轮往北大山前沿阵地送水任务。齐家共有男女老少17口人,已有两子女的裹足母亲齐王氏为保护全家人免受国民党军伤害而主动站出来承担风险,连续多天在枪林弹雨中往阵地送水。

两军交战稍有停歇的一天上午,从北大山阵地炮垒里走出一名背着长枪的国民党红眼兵直奔山下大东山屯齐家大院方向,还没等从后墙豁子钻进齐家后院,就有人跑来告诉正在后山东侧一户人家串门的齐王氏说:“你家去国民党兵了,赶紧回去看看吧。”此时,时年29岁的裹足妇女齐王氏拿着二尺长的旱烟袋快步赶往家中,只见正在看家的26岁齐家新媳妇齐李氏在正房西屋炕上站着与拿着枪的一名国民党红眼兵对峙,红眼兵看见眼前这名高个儿年轻美女顿生邪念。

见状,齐王氏将烟袋杆往脖后衣领一别,便飞身上炕举手朝着这名红眼兵就是两个大嘴巴,并大声训斥道:“你想干啥,是不是想欺负人,难道你家就没有姐和妹、爹和娘吗,我就不信你是从石头砬子里蹦出来的!”挨上一顿打骂后,这名看上去年龄在25岁左右的红眼兵顿时大哭起来,手里撂下枪,边哭边从腰里掏出一个饭碗并指着炕梢儿被垛底下的一个坛子说:“我要碗大酱呀。”

“这兵慌马乱的,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给可给,回到炮垒里别说我家有大酱。”齐王氏有意把话拉了回来,还担心因动手打了“大兵”而遭惹麻烦。其实,靠海吃海的东山村家家都有储存鱼虾之类的海产品,就是不愿意拿出来给国民党兵吃。巧的是,这座炮垒第二天夜里就被打冲锋的解放军击毁了。

“小聪明”的滚雷招术

大东山屯前街东南坎下有一户杨氏家族,这是村民杨文成的家。塔山阻击战打响那年,他二十六七岁并有妻小,是全村有名的“小聪明”,做事从不吃亏,曾多次被国民党军抓去,又多次成功逃脱。

杨家斜对面约四百米处是从塔山村饮马河流经东山村南河套下游入海口处。塔山阻击战进入中期前后,在四合滩一带吃过大亏的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将通往塔山和打渔山一线在东山村的主要陆路全都埋设了地雷,以防止解放军再次进入防区偷袭,唯有国民党军自己阵地及海路不能埋设地雷。1948年10月15日(农历十三)开始涨落大潮。据老人们回忆,就在几天前的一天晚上十时左右,在一阵集中枪弹响声后,又是一阵拼杀惨叫声,离现场最近的杨家人被吓得全都蹲在了炕沿下或躲到菜窖里,趁着月色,有家人时而从前窗偷看到凄惨的场面,被打得国民党军尸横遍野,溃不成军,血溅滩涂,不仅染红了河水,也染红了海水,两军的拼杀声全村老百姓都能听得到。

为补充兵员,国民党军到处抓人为他们卖命。一天,杨文成和村里的年轻人王某被抓到了牛营子村河北河边盐滩一带的国民党军后方驻防哨卡看管起来。这个哨卡设有炮垒,铁丝网从笊篱头子山北脚下沿海边至牛营子村河北,再沿河边围成长方形至哨卡门,除卡门通道外,沿铁丝网约十米宽全部埋设了地雷,当地人早就听说此处有雷区。被看押期间,杨文成心想决不能给国民党军卖命当炮灰,反正也是个死,不如尝试一下滚雷招术,或许有生的希望。

当天深夜,杨文成和一同被抓的王某谎称上厕所,在骗过看守兵后偷偷来到铁丝网雷区旁停下,两人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实施滚雷计划逃跑,在拉开一段距离后,由杨文成率先开始往铁丝网方向滚雷,他双腿和双臂向前并拢形成椭圆型,只听前边滚后边炸,扒开铁丝网爬进了空旷的战壕里。在另一侧的王某也学着往铁丝网方向滚,却不料被炸伤一条腿。随后二人分别逃出雷区。听到雷响后,哨卡的守兵用枪往二人逃跑的方向进行一阵密集的扫射,由于有战壕作掩护他俩均没有被打中,捡回了两条命。

用白布铺阵地

锦州守敌末日之前的六天时间里,塔山阻击战役打得异常惨烈,盘踞在东山村的国民党军一方面依托北大山高地的优势作掩护,另一方面利用有线和无线电话不断向后方指挥机关里传递战事情报,变着花样儿向塔山和打渔山一线的解放军阻击阵地实施轮番进攻。

为了打掉居高临下的北大山高地守敌,同时打乱其作战布署,进而减轻塔山和打渔山一线阻击阵地的压力。在炮火的掩护下,解放军时而发起反冲锋攻下北大山敌军阵地,时而实行战略回撤,故意等着国民党军战机飞来向北大山高地进行一番轰炸,由于解放军夺取阵地和回撤的速度太快,国民党军战机轰炸的目标往往是自己人,因此国民党军后方指挥机关里的指挥系统经常处于失灵状态。

为避免误炸,国民党军想出来一计土办法,临时将前沿阵地部队与军中战机弃用的无线电联络,改用所在的攻击阵地铺设白布作标记,以此标明自己的部队阵守或退守的准确位置。

一天上午,重新夺回北大山高地的国民党军,随即在阳面山坡阵地上铺上几块大白布,每块白布四周压上石块以防被风吹走。对此,解放军通过侦察已制订了破袭避险战斗预案,在塔山阻击阵地至东山村以南的老牛圈饮马河2.5公里长的战线之间,采取快速杀过去和快速回撤的战术,有时还在回撤的半路上放上几个铁皮空水桶,并在里面点燃鞭炮“啪啪”作响,吓得败退的国民党军较长时间不敢露头,一举挫败了国民党空军战机准确扫射并轰炸解放军抢夺北大山阵地的阴谋。

几次战斗下来,兵力越来越少的国民党军,不得不重新调整编排,组建进攻作战部队。一次,国民党军在占领北大山阵地后很快与塔山阻击阵地的解放军交上了火,为此国民党军战机迅速从葫芦岛机场起飞,直奔两军交火方向。战机的响声越来越近,当飞到北大山阵地上的国民党军一侧时,陆地上的国民党军突然发现地上忘了铺白布,只好用枪顶着帽子或外衣示意自己是一家人。可是,没有辨别出敌我的国民党军多架编队轰炸机绕着圈朝着自己的阵地目标就是一顿狂轰滥炸,没被炸死的国民党兵气得掉转枪口向空中轰炸机进行猛烈扫射。这一幕,被胁迫往北大山阵地担水的一名青年妇女看得清清楚楚,她慌忙地跑回家里说:“幸亏当时没走近阵地,否则命就没了。”

锦州解放的第二天,东山村齐家大院的齐王氏吃过早饭,安顿好家眷,准备去牛营子村看望生病的父母,刚走到老牛圈坎下的饮马河,就见飞来的国民党军战机在不远处的河水入海口处一片落大潮的无人区海滩上进行无目标扫射和轰炸,飞机上下飞行的轰鸣声都能传到驻守在葫芦岛码头国民党军后方指挥机关里。

这名当年经常代表齐家大院大当家的与盐商粮商打交道的齐王氏后来对儿孙们说:“当年10月15日国民党军丢了锦州后,蒋介石再次来到葫芦岛督战,官兵们在老牛圈坎下饮马河沿海边演的那一出假戏是在糊弄老蒋呢。”

人道主义精神处处闪光

东山村一带盐海滩在伪满时期就是名传关内外的盐业生产通商集散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节节胜利的喜讯不断传到这里,因此在塔山阻击战期间,处于敌占区里的东山村每户家庭没有一人帮助过国民党军挖战壕、抬担架、救伤员,便涌现出了普通百姓杨文成等宁愿滚地雷也决不给国民党军当帮手的动人故事。

按着东山村民自己的计算,塔山阻击战役历时四十天,到1948年冬底随着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在葫芦岛码头全线溃逃而结束。四十天里,两军既有开始时惨烈的炮火与拼杀,也有后来中小规模交锋。在北宁线铁路以南至笊篱头子码头山一带的战场上,多处连片的国民党兵尸体成了孤魂野鬼,不少尸体被野兽掏烂,亲历了那场战争的东山村老百姓们都说:“当时连野狗都吃疯了。”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野战军不愧是威武之师和文明之师。刚一解放,解放军与连同新组建的当地政府一道,组织并号召战区村民体面掩埋国民党官兵尸体,同时要求不得以任何借口污辱或变相污辱其尸体。最终,大家对其全部进行深葬处理。尽管东山村村民对国民党军在败退时抓人,以及抢猪、抢羊、抢马车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怒,但是还是响应号召,选地块,深挖坑,用多辆木轱辘马车一连十几天集中装运国民党兵尸体进行掩埋,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如今,隶属于辽宁省葫芦岛市龙港区北港街道的东山村已拥有260多户、700多口人。2012年8月,根据辽宁“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建设征用地需要,除小东山屯部分住户外,大东山屯整体迁移至沿海边向南两公里的笊篱头子村和白马石村中间地段,政府为村民盖起了安居楼,帮助他们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