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9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剪不断的矿山情

2019-1-28 9:49: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桑叶松

对于矿山的感情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了,因为我们一家祖孙三代都是地地道道的矿山人。要说我是与矿山一同长大的,那真的一点也不为过。

爷爷曾经工作在河钢矿业黑山铁矿,曾是当年矿山食堂的一名职工。爷爷说,食堂虽然不是一线岗位,但也是重要岗位,每一个辛苦了一天的矿山人,都需要一顿热乎可口的饭菜。为了提高饭菜质量,保证职工饮食健康,爷爷和当年的同事们没少花心思:夏天为了不让苍蝇接触到食物,爷爷把蚊帐清洗干净用软木条撑起来,做成了一个个罩子把饭菜、调料全都罩起来;冬天为了将热乎饭菜送到偏远工作现场,爷爷就把饭菜装在桶里之后再蒙一层塑料布,然后再用棉被或棉袄把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给寒冷环境中的职工带去美味和温暖。

正式退休那天,收拾着自己用了几十年的工具箱时,爷爷流下了泪水。工具箱已锈迹斑斑,失去了当年的颜色,爷爷也已不再年轻,变得白发斑斑。爷爷与前来送别的同事和领导告别后,踏上了回家的路,他几步一回头,看着矿山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五味杂陈,不舍和欣慰兼而有之。不舍的是,青春和汗水凝结的矿山生活要画上句号了;欣慰的是,在自己这一代人的努力下,矿山有了飞跃式的发展。

爷爷退休后,父亲接了爷爷的班。家里距离矿区十里,父亲上班的工具是一辆自行车。途中必须经过村外的一条小河,赶上雨季河水高涨,河上那座简易桥常被冲毁。这时候,父亲需要找一处水流较缓的位置扛起自行车,再把装着饭菜的编织兜举过头顶趟着过河,如果河水太大没过胸部,就只能沿着河边山脚崎岖的道路步行了。尽管如此,热爱矿山、热爱工作的父亲从没迟到过。

父亲曾在尾矿库工作。他说,下雨时别人都是往屋里跑,只有尾矿库的职工要向屋外跑,因为雨天增加了尾矿库的危险系数。雨中巡检,排除安全隐患,是尾矿工人的责任。父亲的这种工作态度几十年始终如一日。记得在我小时候,他每天都是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赶往矿山,在月光的照耀下才回到家。那时候,我早已睡着了。因此,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可是一有面对面的机会,他就会给我讲述矿山每天发生的故事:今天哪里又换了新的皮带,哪里的厂房又粉刷了漂亮的蓝色,哪里张贴了警示标语,哪里又引进了新的设备……我很喜欢听父亲讲述这些,这是我比其他小伙伴值得骄傲的地方:我有一个在矿山工作的父亲。久而久之,我对矿山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怀。

时间飞快,2010年我也来到了矿山工作,儿时对矿山工作的向往,如今变成了现实。我记得第一天去河钢矿业石人沟铁矿报到,是父亲送我去的,他没有和我说太多的话,只是告诉我,“既然选择了从事矿山工作,就要尽最大的努力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万事开头难,刚开始可能会觉得枯燥、不适应,但不要怕,更不要退缩,过了这个阶段,你就会喜欢上矿山,也离不开矿山了。”在之后的工作中,我确实经历了父亲所说的这个过程,切实体会到了矿山工作的辛苦,也同时体会到了父亲当初工作时的不易,那些年,是他一个人的艰辛付出撑起了我们这个家。

第一次下井时,我坐在罐笼上望着脚下漆黑的世界,心里一片惶恐,我甚至猜想待会儿是不是还要猫着腰走或者蹲着走。随着罐笼下降,我的耳朵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使我的不安加重起来。不到一分钟,我来到了井下-150米水平,眼前却是一片宽敞明亮的天地,和我想的完全两个样。在井下走累了,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想歇一会儿,顺手摘下安全帽擦拭着满头的汗水,这时候一个年长的师傅赶紧将安全帽扣在了我的头上:“你这个小孩,第一次下井吧?井下工作更要重视安全,千万不能贪图方便凉快,疏忽了劳动保护!”老师傅的言行让我感受到了来自这地下-150米的温暖。

我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把矿山当成了第二个家,而且是大家庭。工作中的领导同事既是朋友,更是兄弟姐妹。大家工作中相互扶持,取长补短;生活中相互帮助,排忧解难,共同建立起深厚的情谊。

转眼间,八年过去了。看着矿山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发展,想到其中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那种喜悦感和成就感使我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家庭聚会中,我们这一家子的主要话题从来都是围绕矿山工作展开,交流交流工作上的经验,探讨探讨遇到的难题,谈谈工作上的感悟,把各自所在矿山的生产发展情况分享分享。这时候,儿子在一旁也总是听得津津有味。矿山人的种子在他心中也已发了芽,我们一家三代矿山人的故事,下一代还会继续书写。□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