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3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春暖摸螺蛳

2019-3-25 10:26:4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闻迪

小区外面有一条小商品街,白天稀稀拉拉,一到傍晚就人声喧哗。走进去不远便能闻到鲜辣扑鼻的香气,循着香气的痕迹寻去,便进入一个吃货的世界。

临时支起的简易棚子,一只煤油炉、一口大铁锅、瓶瓶罐罐、几张桌椅,摊子虽简陋,生意可不赖,几乎桌桌都坐满了人,个个满头大汗。为什么满头大汗?辣的。

姜片、八角、葱段、黄酒、红辣椒爆炒,多放酱油,炒熟之后再盖上锅盖焖一会儿,让盐味、辣味、酱味浸透,这样烹调出来的螺蛳,土腥气去尽,鲜香辣爽、美味至极,哪怕被辣得满头冒汗、直吸凉气还舍不得放下筷子,不由自主地又夹起一个往嘴里送。吮一口汁水、嚼一块螺肉、抿一口老酒,三五好友,谈天说地,好不惬意。

螺蛳好吃,而摸螺蛳更有乐趣。

春暖花开,河水清澈,波光粼粼,温凉宜人,散发着泥土和水草的气息。浅滩处布满带着花纹的小石子,岸边杨柳如丝,野花斑斓,村人为了浣衣淘米方便,在河边用青条石铺设出一片平台,台阶直潜至水底。淹没在河水中的石板上生满青苔,滑溜溜的,入静时会有一些小鱼小虾游到青苔上觅食,人至时又会机敏地逃走。

一夜过后,清晨去青石平台上浣衣洗菜,惊喜地发现浅滩处、石板上、木桩边、鹅卵石和水草上爬满螺蛳,或大或小,像蜗牛一样伸出短短的触角,慢条斯理地蠕动着,一有个风吹草动就缩回壳里,把“大门”也关上——螺蛳口处有个小圆片。有的大个儿螺蛳不仅壳厚,外壳上还生满青苔,颇似家族中的“长老”带领族人来此觅食。

孩子们不惧春寒,欢天喜地地携了小木桶,卷起袖子,蹲在石板上,聚精会神地,摸螺蛳,摸起一个就朝木桶里一丢,石板上的摸完了,又往河水中去摸那些爬在水草和卵石上的。大人们便会不停地提醒:“别往深水里走!”

太阳越升越高,螺蛳们纷纷游回深水处,孩子们兴犹未尽地拎着“战利品”回家,缠着大人烧螺蛳吃。刚从河里摸上来的螺蛳是不能立即烧来吃的,须用清水“渡”上两三日,待螺蛳吐尽腹中泥沙方可。“渡”干净的螺蛳用老虎钳子沿着螺纹减去尖头,再用清水浸上半日才算彻底洗干净。记得有一次,爷爷想吃韭菜辣椒炒螺肉,给我和哥哥一人一只网兜,谁摸得多就奖励谁一块麦芽糖。我和哥哥拎着网兜兴冲冲地跑到河边,我把裤腿一卷就下了水,哥哥却在岸上东找找、西找找。我大声嘲笑他:“螺蛳长腿跑到草丛里了吗?”他不搭理我,搬起几块石头丢进浅滩,往草地上一坐,悠然自得。我猜不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继续埋头摸螺蛳。半晌,他站起来走到河边观察一会儿,捞起一块石头,哇,上面密密麻麻爬满螺蛳。哥哥冲我一笑,不慌不忙地收获起“庄稼”来,不多时便装满了网兜。爷爷不住地夸赞哥哥聪明、肯动脑筋,奖励给他三块麦芽糖。爷爷见我站在一旁馋巴巴的模样,也掏出一块糖给了我:“你呀,挺勤快!”我欢喜地跳起来……

天气渐渐暖起来,我计划带着孩子回老家,看看那青石板上还有没有爬满螺蛳,若有,就给他讲讲我童年摸螺蛳的趣事,然后看着他在浅滩上找螺蛳,我呢,就坐在青石板上,慢慢地回忆,偷偷地乐。□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