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2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硬菜”(小小说)

2019-6-3 9:48: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惠武

大李自打在矿上买断工龄后,便加了点钱在镇上比较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酒楼。

酒楼的生意自打开张便让大李心里乐开了花,开张前和老婆因开酒楼引起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每每提起,大李都会很不屑地说:“女人嘛,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大李性子直、念旧。他雇的服务员优先是矿区的婆姨、女子。大李下过窑,知道矿工挣钱不易,就想帮助一下那些没有什么正经职业的矿工家属。

一天,大李无事走到后厨,看到几个服务员围成一圈正在那窃窃私语。大李最烦嚼舌根子,心头拥过一丝不快,大李假装咳嗽了几声,故意引起她们的注意,很快人们都散去了。自此后,大李上了心,有事没事就到后厨串串,女人们反而不在怯他,看到他的眼神竟然有些藐视。

大李心里藏不住事,私下把自己最信任的一个领班叫到一边,一问才知,原来是东沟下洼的老孙家的手脚不规矩,常常会把一些“硬菜”悄悄带回家,大家都看不惯,可又不好意思指出。听到这里,大李明白了为啥大伙看他的眼神,也知道为啥大伙不愿意当他的面说。老孙家的大李自认为很了解,老孙和他是一个班的工友,在一次工作面老顶来压的时候,为保护大伙才“走”的。他也曾去老孙家喝过酒,老孙家的内向不爱说话,家里有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子。正考虑到老孙家的困难,大李才特意给大伙交代要关照。

大李留了意,悄悄躲在后厨看,也就那么巧,几次他都会看到老孙家的,不是麻利地将鸡腿装进白大褂内的衣袋里,就是将大块的肘子藏到一个小包里。再也忍不住的大李冲上前,一把将正在“行窃”的老孙家的抓了个现行。看到大李抓着自己的手臂,老孙家的惊呆了,可怜巴巴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老孙家的那双惊恐的眼神,让此时的大李生出一种厌恶。制止了老孙家的还欲辩解的举动,大李强压住内心的怒火,淡淡地说了句:去到会计那里把账结了吧。

走人,看来成了定局。老孙家的一声没吭,默默放下被她打包好的“硬菜”,向大李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去了。这件事,在大李的心里有了阴影,一度让大李怀疑是不是自己做善事的行为错了?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大李时常会在不大的街面上见到老孙家的,一看到她,大李便会想到那两个鸡腿,他是不屑与这样不诚实的女人打招呼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有一天和东街伙计老廖聊起这件事,大李依然还是很愤恨。望着大李瞪着的眼睛,老廖很平静地示意他坐下,并递给他一杯茶和一根烟。在烟茶的氤氲热中,老廖告诉他,老孙家的没有偷拿他酒楼的正品菜,都是捡拾客人吃过剩下要倒掉的饭菜。“这个不可能,这是我亲眼所见,而且不是一回两回了。”大李斩钉截铁地说。“是真的,有一次我去你们酒楼吃饭,是她当班负责我们那个包间的,为躲避那几个酒篓子的纠缠,我借故下到一楼无意走到你们后厨小院见到的。”老廖是他最信任的伙计,老廖的话让他平静了下来。

“她一再叮嘱我不要说出去,她大儿子今年就要高考了,孩子正在长身体,又特别能吃,婆婆又一直身体不好,早年在农村干活落下了病,老了成了药罐子,那点补助费咋能够?”老廖停下话,深深抽口烟,说:“老孙家的要强,你给她找这个营生,她可感激你了。现在的孩子早熟,好面子,你说要是知道他每天吃的都是她妈捡剩的,你说孩子的自尊心……”老廖叹了口气,说:“老孙家的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能往出说,要是说了她这个妈没法当了。”

听到老廖的话,大李愣住了,难道是自己错怪了她。细细一想那几次,自己都是看到她装东西,但从哪里来的东西,却没有见到。老廖的话深深刺痛了大李,大李回到酒楼后,细细询问了采购以及后厨的几个大师傅,还有当班的几个服务员,包括前台收银的小姑娘,大家都反映菜没有丢失过,正品菜也从来都能对上数。大李很懊悔自己那天的粗鲁行为,也很庆幸自己那天没有把事做的过分。

思前想后,一天吃过晚饭后,大李和媳妇一起来到了老孙家。快收麦子的夏日,傍晚的大地早已被晒透了。一进屋,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潮热灰暗的屋内让大李的衣服感觉都要贴在身上,很是不舒服。屋里只点了一盏灯,老孙的儿子正趴在床上看书。孩子也不知道他妈妈去了哪里。看到那个窘迫的家境,大李差点没忍住泪。大李赶忙放下东西,告诉孩子让她妈第二天到酒楼来,便和媳妇匆忙出了屋。

面对妻子的询问,大李没说。第二天,见到老孙家的,大李没有说出真相,只是告诉她,酒楼最近生意太好,之前的那个事误解她了,希望她来帮帮他。也不管愿意不愿意,他又一次召集起所有大厨和服务员,郑重告诉大家,谁再乱嚼舌根子,严肃处理。

大李隔三差五会无意识地让“剩”一些硬菜,依旧会让老孙家的当班服务,至于这些硬菜去了哪里,大李有时依然能听到嚼舌根子,但他却当什么也没有听见。□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