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8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老范的煤矿(小小说)

2019-6-24 9:19:3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布衣

煤矿不大,有柏油路,有广场,有楼房建筑,晚上还有灯火辉煌的路灯。比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脚泥的黑灯瞎火的农村强。能来煤矿上班,老范感觉很知足,心想:说啥也不能再让村里人看低了。

那会儿,老范还年轻,确切地说,应该叫小范。老范在家排行老大,村里人喊他老大。从煤矿回去,村里人不喊老大了,喊他老范。把大字换成了姓氏,隐约有种顶门立户的意思。村里人已经把他当人物看待了。夏收、秋播回家芒种,村长见了他,也会停下脚步,问问煤矿的情况。这会儿,老范先给村长递一根烟。烟是带过滤嘴的“大前门”。村长看了,“嗬”了一声,说:“行啊你小子,烟都换成带嘴的了。”吃罢晚饭,那些曾经一块儿穿开裆裤、玩尿泥的伙计陆续来了。老范将提前准备的油炸花生米、凉拌猪耳丝端出来,与人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一边拉呱。有人谨慎地问:“煤矿好吗?”老范说:“好得嘞。”有人问开了头,就有人陆续跟进。有人问:“煤矿都有啥?”老范说:“有山、有水、有煤矿,山清水秀,风景那叫一个好。”有人问:“你在矿上干啥呢?”老范说:“下井,开车。”有人不解:“井下也有车?”老范说:“有,我就是电机车司机。”“下井干活脏不脏?”一个人的幼稚问话,招来了其他人的不满。有人立即辩驳说:“你啥也不懂,煤矿工人下井上来就能洗澡。”

老范在煤矿工作的时候,村里也偶尔有人找。他们三五个人做着伴,赶着牲口,找老范拉煤,冬天烧炕、取暖、做饭用。这时候,老范有求必应,跑前跑后,帮村人打理买煤、装煤事宜。老范会来事,装煤过磅的如果是男的,就提前塞一盒烟。如果是女的,就送一斤糖果或瓜子啥的。这样村里人花一吨的钱,就能拉一吨多的煤。

村里人来了,老范先安排大家去洗澡。村里没有澡堂,想洗澡得去县城,来回一趟四十多里地,不容易呢。洗完澡,把人领到老马羊汤馆,要两凉拌菜、两瓶酒,再一人一大碗羊汤两个烧饼。如果来者关系亲近,老范还会送一双工矿靴或下井穿的劳保衣服。如果有时间,老范还会安排他们看场电影。电影院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多是谈对象、嗑瓜子的俊男靓女。村里人见了,惊讶地合不拢嘴巴。有个叫贾三小的人,说:“没想到煤矿这么好。”老范谦虚地笑,说:“习惯了也就感觉没啥了。”贾三小说:“如果煤矿再招工,你一定要介绍我来啊。”老范只是普通工人,没能耐管招工的事。但老范却不含糊:“只要煤矿要人,我一定第一个推荐你。”“真的,不能骗人。”贾三小说:“我们拉钩。”老范不跟他拉钩。有人忙打圆场,说:“老范是谁?还能说这个谎?”

村里一伙人吃饱喝足,装好煤车,赶上牲口往家走。一路风餐露宿,受尽了苦和累。寒风中,贾三小流着鼻涕,缩肩袖手地说:“老范到煤矿上班,真是去对了地方。”其他人应付:“那是,煤矿是重工业厂矿,岂是咱庄户人家能比的。甭说电影院、甭说能上班、甭说能洗澡,就是那些擦脸涂粉的女人,就不是二狗媳妇所能比拟的。”

几个人谈论过来,谈论过去,得出一个结论:煤矿好,工资高,生活美。老范家祖坟上冒青烟了,享老鼻子福了。回来一个人这么说,再回来一个人还这么说,村长心里就有小九九了。他把贾三小叫过来,问老范在煤矿的事。贾三小嘴拙,说不出个一二三,翻来覆去地就是一个字:“好。”村长嗤之以鼻,说:“他一个煤矿工人能有多好,还能好得过马秃子。”马秃子在乡里卖菜籽,脑瓜儿活泛,租赁了门面,这些年抖擞了起来。贾三小听了,笑,说:“马秃子既吝啬又抠门,咱村谁到乡里能喝他一杯水?”贾三小又说:“马秃子连老范的一根毛都比不上。”村长问其他人。其他人也说:“人有多大财力,树有多大阴凉。老范以后肯定是个人物。”

回来的人都这么说,村长心里有谱了。村长大闺女秀琴高中毕业两年多了,正高不成低不就的没个出路。村长想:“让他们两个处处,说不定就能处到一块去。”

村长这么想的时候,看着煤矿的方向说:“就是不知道那小子在煤矿有没有对象。”他媳妇说:“那还愣着干啥,明天我就找他二舅做媒去!”

他们这么商量的时候,老范正在井下有一搭没一搭的干活,眉头却愁成了榆树疙瘩。老范有些心不在焉,人在干活,心却跑出去了好远。老范想:过了年我就二十八了,该去哪里找一个媳妇呀?□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