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凤凰巢(小小说)

2019-7-1 11:33: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孙守仁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正是工程建设的黄金时节。

大胡子经理看着建桥驻地上那几名背包落伞的打工者家属,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工房本就不宽裕,且都是一群老爷们,她们来了,可住哪啊?

“叔叔,我们今晚住哪啊?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爸?”枫叶挣开妈妈的手,已跑到了大胡子面前。他瞅了一眼枫叶,没有作答,但脸上流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枫叶小嘴噘得老高,埋怨地说:“咋样,我说不来,你非要来……”枫叶妈妈哭丧着脸,也觉得来得唐突。

这时,二胖子媳妇,三牤子媳妇,虎蛋媳妇,耗子媳妇也相继来到大胡子跟前。她们纷纷从包里拿出鸡蛋、红枣、松籽,还有菊花饼,硬塞在大胡子怀里。

枫叶妈妈往大胡子身边挪了挪,对他说:“经理,不是我们存心添乱,这都小半年了孩儿他爸也没回家,我们实在是放心不下,便结伴来驻地看看!”

大胡子扑哧一笑,对枫叶她妈说:“妹子,你尽管放心,他们在工地上都好着呢。这不,枫叶她爸上个月发现吊车钢丝绳卡裂纹,因更换及时,避免了一起安全事故发生,他被评为建桥大队的安全标兵呢!”

枫叶妈一听,脸涨得像块红绸子。她心想,这领导净忽悠人,他爸在家可是个马大哈!

大胡子见枫叶妈半信半疑的样子,便带她们进了工段荣誉室,指着墙上光荣榜说:“你好生瞧瞧,这是谁?”

没等枫叶妈回话,梳着羊角辫的枫叶,尖着嗓子喊:“是我爸,是我爸……”家属们一下把目光投向了枫叶妈,那目光既羡慕又嫉妒!

趁着大伙参观之际,大胡子走出房间打电话,赶紧找人帮忙安排住处。只听见大胡子说:“想想办法吧,这么远来了,总不能不见面就让大伙回去啊……”

半天不见大胡子露面,大伙以为大胡子找不到住的地方,借机溜了。

正准备寻找,大胡子就进来了。大胡子曾在部队当过营教导员,很会做思想政治工作,他感觉到了大伙对他的不信任,便笑呵呵地说:“大伙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我今天下午就不去工地了,陪你们好好说说话!”

接着,一一认识了二胖子,三牤子的家属……

大胡子将工人们的情况一个一个的讲给大伙听,他说:“别看他们是农民工,但个个都是能工巧匠。二胖子擅钳工,三牤子焊接技术好……”

枫叶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她悄悄扯了扯妈妈的衣服,说:“妈,我饿了。”

枫叶妈妈从蛇皮袋里掏出两块菊花饼,枫叶连忙摆手。心想,好不容易来趟城里,我可要留着肚子多吃点好吃的。

大胡子看出枫叶的心思,对大伙说:“今天晚上我请客,咱去城里最好的馆子吃!”此话一出,工棚里顿时沸腾起来。枫叶嗓音最尖,只见她手舞足蹈的,简直比过年还要高兴。

枫叶妈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冲大伙一通挤眉弄眼后,跟大胡子说:“你可别糊弄我们,下不下馆子无所谓,先把住的问题给解决了。”大胡子连说放心、放心。

吃过晚饭,大胡子提出要带大伙去夜市逛逛。但大伙一心想着晚上住哪儿的事情,也就没了兴致。

回到驻地,大伙便愣住了。只见紧挨简易房南侧的空地上,竖立起了几顶红蓝相间的帐篷,就像一朵朵色彩斑斓的蘑菇花;帐篷前搭了个简易门楼,文刍刍的写着“凤凰巢”三个字;下工的男人们早已打扮得利利索索,站在帐篷前,迎接她们“回家”。

夜深了,喧闹的驻地宁静下来。月亮悄悄的爬上了梢,在朦朦胧胧的月光里,静静的聆听大自然奏出的美妙乐章,沉浸在这温馨浪漫的夜色中……□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