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2日 星期四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改变,在自觉与不自觉中

2019-7-29 9:15: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高 猛

我小时候居然不喜欢吃香菜?真有意思!这事儿我现在一点儿也不记得了,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他说我一闻到香菜味就吐,每次都像要把胆汁给吐出来似的。那么大点儿的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劲。

我现在可是很喜欢吃香菜的,摊煎饼果子,香菜多放;炖红烧鱼,香菜多放;做紫菜蛋花汤,香菜还是多放。什么都不放,单是香菜馅的饺子,我一口气能吃二十来个。香菜切成段儿,加油盐酱醋凉拌,我就着能吃三五个大白馒头。我并不觉得香菜有多香,可是嚼在口里、咽到肚里,它们也并不让我觉出有什么不畅快。

我小时候不喜欢吃而现在超喜欢吃的还有茄子,这个不用爸爸告诉我,我自己有印象。小时候吃的茄子都是我们院子里种的,有圆的也有长的,有绿的也有紫的。把茄子摘下来洗净,切成手指头粗细的长条,每天早上煮粥的时候放在屉上蒸,蒸熟了加自家做的豆瓣酱一搅拌,再加点蒜末,就是庄家院的一道美味了。可不知怎的,我对这透着田园气息的菜肴并不感冒,一看见蒸茄子端上桌,首先就没了胃口。说不清是不喜欢茄子被蒸烂的口感,还是不喜欢蒜的呛味,还是不喜欢自己家里做的豆瓣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感觉开始变化了,我忽然很想尝尝蒸茄子浇豆瓣酱的味道,很想感受下茄子蒸烂后的那种糯滑,以及茄身当中蒸而不断的那种细细的筋。我觉得茄子与酱的结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结合,茄子就是为酱而生,酱也就应该为茄子而造。在此两者的基础上再加肉沫、再加蒜蓉,那简直可以成就一盘人间至味了。我爱吃茄子,爱各种做法做出来的茄子,爱各种做法做出来的茄子当中的一切配料。

我小时候还不喜欢面,非但不喜欢,简直可以说是害怕了。我实在想不通那些白白细细的粉,为什么一加上水就变得那么狰狞可怖,黏上了就不撒手,搓也搓不掉,洗也洗不净。大人们知道我胆子小,和面的时候还老逗我,带着满手的面要来黏我,吓得我拔腿就跑,要是被面黏住那还得了?

可我现在不怕面了,我在家自己和面,包饺子、烙饼、擀面条。我并不把面弄得满手满盆,我做面食的时候厨房收拾得干净着呢。在外面吃饭我也喜欢点面食,一天不吃就馋,一天不吃就想。

当然呢,也有几样东西是我以前喜欢而现在不喜欢的,比如小蘑菇,比如花生酥,这些都是找得到原因的。小蘑菇是因为一次发烧的时候吃到了,吃完就想吐,从那以后再不想吃了;花生酥呢,是太甜、太腻了,吃多了实在脑壳疼,可是一吃起来又实在打不住,所以干脆不吃。还有些原来喜欢后来不喜欢的,也说不出个什么缘由,比如鱼眼睛,比如猪尾巴……

喜欢与不喜欢是可以转换的吗?是可以单次转换呢,还是可以来回转换呢?还是根本就不可以转换?我说不清。但我知道,在这自觉或不自觉的改变当中,一个人的童年日渐遥远,而成长的足迹日渐明晰。□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