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雪域“三调”绘青春

2019-11-18 9:56: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自然资源部第六地形测量队 孙 飞

提到测绘,大家会想到什么?

从青藏高原上的地理国情普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西部测图;从荒无人烟的海岛礁测绘,到西南边境的中越勘界。这些,都是一代代测绘人风餐露宿、爬冰卧雪,用青春和汗水向祖国交上的成绩单。

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是国务院决定开展的一项重要的国情国力调查。我所在的单位承担了西藏自治区3个县的三调任务。其中有这样一个县,它地处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曾长期与世隔绝,是全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他就是墨脱。

到过墨脱,才知道路的艰难。今年3月,队里选派我担任墨脱县三调项目负责人,率队进入墨脱。积雪暗冰、滚石滑坡,一路艰险、一路曲折。110公里的波墨公路,车队行驶了整整14个小时,通过了5处雪崩点,以及数不清的地灾隐患点。车队驾驶员刘祥泽说,墨脱的路,是他20多年来行驶过的最困难、最危险的道路——一趟路开下来,脚趾头都抓紧了,腿不自觉地发抖,车轮即使绑上防滑链,也依然会打滑。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尽可能到达每一个核查点,没有通车条件就徒步进村。我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实事求是,尽最大努力提高调查成果质量”的三调要求。

在我们的队伍里,有一名90后小伙子,叫何龙,别看年纪小,干起活来却有股子冲劲。到了墨脱后,何龙主动要求到条件最艰苦的甘登乡和加热萨乡进行调查。由于这两处距离墨脱比较远,在完成任务返回时已经是四天后的半夜了,疲惫不堪的他刚到驻地却突然得知,由他之前调查的区域马上要交数据,需要他配合核实。何龙二话没说,就立马投入工作……

凌晨三点多,一位同事急急忙忙跑来找我,说:“快快快,何龙病了。” 我心里顿时一惊,立马跑过去,只见何龙手捂着肚子,痛得蜷成一团,脸色苍白,汗水不停地往下流。然而,当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却是:“飞哥,数据已经全都搞清楚了。”顿时,我感到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经医院连夜检查,原来是因为在野外工作中,频繁的依靠干粮充饥、每天摄入的饮水严重不足,他的结石病发作了。为了三调数据能够顺利提交国家核查,我们许多队员和何龙一样,作息时间从“5+2”、“白+黑”已经延伸到了凌晨三四点,甚至经常通宵达旦。这就是自然资源青年,“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使命担当。

我是80后,我相信在座的很多80后都和我一样处在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的阶段。今年,在西藏工作时,我接到了一个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电话。因为年初上西藏时,妻子刚怀孕不久,由于经常腹痛,临行前特意陪她去做了一次检查,医生嘱咐说一定要注意休息。一个月后的电话里,妻子告诉我:孩子已经没了胎心,需要马上做手术。听着电话那头妻子泣不成声的哽咽,望着眼前的荒凉,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看了一下还未完成却不能耽误的任务,内心的无奈与无助让我感到迷茫。我责怪自己无法给家人应有的陪伴与照顾,可是当时正处在外业工作的关键时期,经过再三考虑,我最后选择坚持完成手上的工作。如果有人问我,是什么让我选择了坚持,我想是单位的信任,是同事的支持,是家人的理解,是想为西藏做点事情的责任与担当,是共产党人的初心与使命。􀴁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