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一个“熊猫人”的芳华记忆

2019-11-18 9:57: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 苏亚玲

2009年,大学毕业的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是回家乡报考公务员?还是去大都市应聘“白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高中同学家里做客,客厅里那张已经泛黄、她父亲和大熊猫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席间,我了解到叔叔从事大熊猫保护研究工作20多年了,当年他们100多名大学生分配到了卧龙自然保护区五一棚,参与全世界最早的大熊猫野外研究工作。但因为当时卧龙交通不便,物资匮乏,最后剩下的只有6个人,真所谓“好山好水好寂寞”。而就是他们6人带领的团队,开启了大熊猫保护研究事业的先河。我问他当初为什么选择留在那里,他很平淡地告诉我,因为他们心中始终有一个放不下的“熊猫梦”,爱上了,就要爱下去……

叔叔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以他为代表的老一辈“熊猫人”正是因为坚守初心,奉献自己的芳华岁月,才许给了大熊猫家族美好的未来。在这种梦想和精神的感召下,我毅然决定报考熊猫中心,光荣地成为了一名“熊猫人”。

刚到中心工作不久,根据组织安排,我轮岗成为大熊猫饲养员,开始了我期待的“铲屎官”生活。还记得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正在打扫圈舍,突然传来消息,饲养员韦华在天台山进行常规监测时,被参加野化培训的大熊猫“喜妹”突然袭击,失血多达4000CC,几乎流干了体内的血液,腿部肌腱、双手腕骨被咬断,左手掌约1/3被咬掉,留下了终身残疾。韦华是我的好师兄,当初硕士研究生毕业的他辞去了大都市熊猫馆馆长工作,千里迢迢来到熊猫中心从事最危险的大熊猫野化培训工作。

当我去医院看望他时,他的左手打满了钢针,无名指和小指软软地耷拉着,形同虚设。照顾他的同事告诉我说,他醒来后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喜妹母子没事吧”,当他在手机上看到肇事者“喜妹”时,居然释然地笑了。没有仇恨、没有埋怨,只有关心和牵挂,这是怎样一种精神,这是怎样一种情怀?

冬去春来,核桃坪的杜鹃花又开了,韦华已经回到了他最熟悉的岗位,他的身上虽然留下了多处无法消除的伤痕和残疾,但他和他所在的野化放归研究团队扎根山林、风餐露宿、爬冰卧雪,为大熊猫回归自然走出了一条中国之路,为全世界自然资源保护提供了科学方案。

前几天我参加了大学同学会,当老师同学问我从事什么工作时,我很自豪地告诉他们我在从事大熊猫保护研究工作,他们羡慕地说:“这个工作好啊,每天和可爱的大熊猫待在一起,多开心啊,很轻松嘛。”我告诉他们这是外界对我们工作的一个美丽的误会,就在一个月前,我们刚好经历了一场大熊猫的生死营救。

今年3月,大熊猫“草草”放入五一棚野外区域,开启了2019年大熊猫野外引种工作,5月初回捕至卧龙核桃坪基地,根据数据监测结果和“草草”的行为表现,我们判断它的生产期在8月下旬。然而8月20日那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山洪泥石流,致使核桃坪基地成为孤岛。一时间,卧龙危急,熊猫危急。而就在这时,“草草”出现了产前行为。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是多么的艰难与棘手,这不仅对熊猫母子是一个考验,对我们这个平均年龄只有35岁的青年团队来说更是一种挑战。抢险,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分娩,每分每秒地守护着;牵挂,在每个“熊猫人”心中激荡着。终于在凌晨4∶35分,从这座“孤岛”上传来好消息:“草草”顺利产下了一对雄性双胞胎宝宝,这是对熊猫中心技术力量专业性和科学性的肯定。而作为一直冲锋在一线的负责人吴代福,通过朋友圈看到了几公里外被泥石流掩埋的家,他在上面留言:“灾后第一次在图片上看到我爸,放心多了。爸、妈、老婆加油!”这就是熊猫人“忠诚、担当、奉献”精神的体现!􀴁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