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踏遍青山人未老

2019-11-25 8:17:3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于万夫

我与世英兄都是喝松花江水长大的。我俩是在业余创作中结下的友谊,延续了半个多世纪,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原来他在吉林地质二大队从事物探工作,曾荣立“吉林省建国三十周年地质找矿有重大贡献二等功”。在吉林市,乃至吉林省业余文学创作队伍里,他很有些名气,是位令人尊敬的多产作家。每次到野外作业,他都带一大箱子文学书刊,作为地质大队文艺宣传队的编剧,他勤奋好学,责任感、事业心叫人佩服。他创作的小歌剧《深山探宝》、八场话剧《踏遍青山》,刚一出手,我就荣幸地成了第一个“观众”。他为人谦卑,听取别人意见时那诚恳、认真的样子叫人感动,我甚至可以毫无顾及,放开手脚地帮他把剧本立到舞台上。

他创作的独幕话剧《搬家》由工人出版社出版,创作的大型话剧《踏遍青山》《大江东去》被评为省、市文艺汇演优秀剧目。他当然也因此享有盛誉,被评为“吉林省业余创作积极分子”。1965年春天,他更是光荣地出席了吉林省青年作家暨业余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上世纪80年代初,原地矿部部长孙大光到东北视察时,专门提出接见他。原来是这位部长在吉林省地质局调研时,看到了黄世英发表在《电影文学》上的地质题材剧本《雪山深处》。部长离开长春时,当面叮嘱“要坚持为百万地质职工写电影,努力改变地质文学匮乏的局面(当年地质题材作品极少,只有‘一本书、一首歌、一台戏’)”。

孙部长回到北京不久,地矿部就出面将黄世英保送到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深造,毕业后又将他调进地矿部文学创作室。

黄世英进了北京,但我们一如既往联系不断。

从事专业创作后,黄世英调整了自己创作的主攻方向,把镜头对准了全国重大地质找矿项目及找矿中涌现出的“肖继业”们。记得他刚到北京时,正赶上我国第一次在南海打出工业油流,他马上深入海上钻井平台采访,创作出电影《男儿要远行》;不久,世界第一座高原地热电站投入建设,他4次到西藏羊八井建设工地深入生活,创作出电影《世界屋脊的太阳》;当地矿部“沙参2井”在塔里木盆地钻出高产油流时,他跟随勘探者的脚步,走进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创作出电视电影《胡杨》;当地质队员在罗布泊找到国家急需的特大型钾盐矿床时,他3次闯进“死亡之海”去体验生活,创作出电影《生死罗布泊》;在全国开展矿业秩序整顿时,他走遍全国各大矿区,创作出20集电视连续剧《呼啸的山野》;当国家开展新一轮地质大调查时,他带领4位中青年地质作家,连续10年跟踪采访,为“大地调”写出第一套5卷本100万字的报告文学丛书《勘探队员之歌》。他多次走上青藏高原,又马不停蹄地创作出《地球第三极之旅》、《无言的雪山》、《青藏劲旅》、《生死大营救》等4部长篇报告文学。

半个多世纪以来,黄世英创作出30多部电影文学剧本,其中《中国人》、《生死罗布泊》、《归国留学生》等15部剧本被搬上银幕;他创作了12部电视连续剧,其中《八面来风》、《呼啸的山野》、《夏月》等5部已在央视播出。截至2018年,黄世英已创作出版4卷本《黄世英文集》、《被盗的家园》、《无言的雪山》、《黄世英电影新作选》等12本书。他的作品更是曾荣获过华表奖、金鸡奖、百花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夏衍电影文学奖、铁人文学奖、宝石文学奖和日本东京“福祉奖”、俄罗斯阿穆尔之秋电影节奖、埃及—塞浦路斯国际电影节等3项大奖。

黄世英为人诚恳、情真意切。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创作上互相沟通、指点。每当他创作出新的作品,总是将稿子首先发到我的邮箱里,让我说说“直感”。每当我有新的想法,想写新的作品时,也首先想到征求他的意见。特别是犯懒的时候,他会十几次、几十次地打电话催我、骂我。我的长篇报告文学《大国工匠》,就是在他地喊叫声中完成的。他不仅给了我严厉地“监管”,也帮我出了很多好点子。

最近这些年,每逢夏天他都会回到老家吉林,我们经常一起坐在松花江畔的书屋里,望着滚滚东流的江水切磋创作,谈天说地。

他大半生都在“踏遍青山”。前半辈子,在吉林野外一线搞地质;后半辈子,跑遍全国大漠山川写地质。可谓从来都没有离开他真心热爱的地质。

他是我国当代工业题材创作的一座山峰、一座丰碑、一面旗帜。如今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他依然笔耕不辍。

每逢想到他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毛主席那首《清平乐》里的诗句“踏遍青山人未老”!

(于万夫:中国化工作协原副主席 中国石油作协原副主席,代表作有《岁月的脚步》、《岁月的回声》、《激情岁月》、《大国工匠》、《吉化往事》等长篇报告文学、散文集。)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