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我的找矿情怀

2019-12-2 8:37: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朱 训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今年是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成立69周年,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在中华大地上拉开了全面开展地质工作的序幕。

随着地质工作的展开,地质工作队伍也由二三百人壮大为百万大军。我有幸也成为一名光荣的地质队员。

找矿生涯

如果从1952年开始学习地质算起,我跨进地质大门已有67年的历史;如果从1957年我参加地质工作说起也有62个年头。在这六十多年的工作中,我的找矿生涯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赣东北地质队时期(1957年~1962年)。在这一时期,我和队友们主要办了4件事:一是编制了一套赣东北地区地质矿产图件,为在赣东北地区部署地质找矿工作提供了依据;二是在赣东北地区发现了对找矿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的赣东北深断裂带;三是发现花亭锰矿、葛源铌钽矿、张村蛇纹石矿等几处大型矿产地;四是对弋阳樟树墩、弋阳铁砂街、上饶坑口、铅山陈坊等几个矿区进行了勘查工作。这个时期,在矿产勘查哲学即找矿哲学研究方面有两项成果。一是运用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普遍联系的原理在江西乐平乐华锰矿老矿山附近指导就矿找矿发现了江西花亭大型锰矿。花亭锰矿的发现对我后来在找矿哲学研究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一是拉开了研究《就矿找矿论》这一理论的序幕;二是由于花亭锰矿的成矿模式具有台阶式的特点,为我后来研究阶梯式发展论提供有力的科学佐证;三是从实践上佐证了赣东北深断裂带对找矿具有指导意义,这被后来的找矿实践所证实。

第二阶段,江西省地质局时期(1963年~1982年)。1963年,我被调到江西省地质局工作。在这期间,主要有3件事,一是作为会战指挥部的总工程师,协助会战总指挥、江西省地质局郝文会副局长成功组织了赣东北地区铜矿地质工作会战。会战取得了3项成果:一是经勘探证实东乡铜矿为拥有30万吨铜资源的富铜矿;二是证实铅山永平铜矿为具有大型铜矿的远景;三是为在上饶发现大型朝阳磷矿指明了方向。

二是作为会战总指挥成功组织了江西德兴铜矿地质工作大会战(1975年~1978年)。会战取得了3项重要成果:一是新探明相当于4个大型铜矿的铜资源,使德兴铜矿一跃成为世界级大型铜矿;二是对德兴铜矿中的金、钼、铼、硫等十多种伴生元素进行了综合评价等证实其具有开发利用价值;三是形成一批科研成果,与黄崇轲、芮宗瑶、梅占魁等合作撰写出版了《德兴斑岩铜矿》专著。为了交流德兴铜矿会战经验,当时的国家地质主管部门还在德兴铜矿召开了全国现场经验交流会,几十年来,德兴铜矿一直是江西铜工业的原料供应基地,为国家经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是作为江西省地质局总工程师、副局长参与组织领导全省地质找矿工作。在江西省地质局时期,在矿产勘查方面的主要成果有,对赣北九江城门山铜矿、武山铜矿、赣中徐山钨矿、新余铁矿、丰城煤矿等矿区进行了勘查,均证实为大型矿区,在赣北地区新发现了阳储岭白钨矿。

在地质科研方面主要有两项成果:一是提出德兴斑岩铜矿成矿物质来源为双来源的新观点,这是斑岩铜矿成矿理论方面的重要突破;二是对已发现的铜矿床的工业类型提出具有4种类型的新观点,即:岩控型、层控型、裂控型和复控型。

在地学哲学研究方面,主要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总结了古今中外就矿找矿的经验,于1985年5月在《地质报》上发表了《论就矿找矿》一文,从哲学高度对就矿找矿理论作了系统阐述。《就矿找矿》一书对就矿找矿的理论依据和实践依据进行了详细阐述,对就矿找矿的有效途径作了具体分析、说明 ,指出就矿找矿在今天这个时代仍然有效。

就矿找矿是指依据在已知有找矿线索地区开展的一种找矿,这是矿产勘查工作在空间布局上与新区找矿并行不悖的一条指导方针,也是矿产勘查工作的一种重要方法。就矿找矿在找矿哲学理论体系中还属于方法论方面的一个问题,既回答通过什么途径来找矿的问题,也回答如何去找矿的问题。

就矿找矿思想是古今中外找矿人的智慧结晶。国外许多矿产资源大国在矿产勘查实践中运用就矿找矿理念进行找矿有很多成功实例。在我国,早在春秋时代,《管子·地数篇》中就记载了根据矿物共生组合规律展开找矿的成功经验,“上有丹砂,下有黄金”,讲的是汞矿与金矿共生的事情;“上有慈石,下有铜金”,讲的是磁铁矿与铜多金属矿共生的事情;梁代成书的《地镜图》记载了利用植物找矿的经验性认识,“山有葱,下有银,光隐隐正白。草茎赤秀,下有铅;草茎黄秀,下有铜。”

新中国成立以来,就矿找矿理念一直广泛存在于全国地质找矿实践中,20世纪50年代就被公认为行之有效的重要找矿途径和方法之一。

近十多年来,根据国务院发布的《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规划纲要(2004~2010年)》的要求与安排,原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全国地质勘查战线广大职工在老矿山开展了旨在寻找新的接替资源的矿产勘查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江西地质工作者在浮梁县朱溪矿区和武宁县大湖塘开展就矿找矿工作,分别新找到了拥有100万吨以上的铜钨资源量的世界级超大型铜钨矿区。这样的例子在全国还有很多。

据原国土资源部全国危机矿山接替资源找矿项目办公室2012年8月编写的《矿山接替资源勘查项目成果报告》(下简称《2012年报告》)称,在230多个专项安排的危机矿山勘查项目中,就矿找矿取得了显著成效,不仅对这些矿山的资源家底有了新的认识,而且新增探明储量的矿产有22种,新增探明储量的矿山有218个,其中探明资源达到大型矿床规模的有48座,达到中等矿床规模的有76座,达到小型矿床规模的有94座。

由于在老矿山和危机矿山深部和周边新探明了大量的后备可采资源,使矿山服务年限得以延长。据《2011年报告》称,这218座矿山的服务年限平均可以延长17年,由于服务年限延长,可以使矿山职工稳定,直接就业达60多万人。这必将对矿工可持续发展、对矿工生活和社会稳定产生很好的促进作用。

另据近些年《中国矿业报》、《中国自然资源报》等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得知,不仅在老矿山中开展就矿找矿取得成功,而且在已知矿区中找共生矿也取得重大突破,如在内蒙古大营地区煤田中“就煤找铀”,找与煤矿共生的铀矿取得重大突破,探明了一个具有世界级规模的大型铀矿;在河南豫西地区通过“就煤找铝”也探明了一个大型铝土矿。通过其他途径开展“就矿找矿”取得成功的事例也很多。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新世纪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实践和国外找矿的实践证明,就矿找矿是行之有效的一条重要的找矿途径,今后仍不失为是与“新区找矿”并行不悖的矿产勘查工作空间布局中的一条重要的指导方针。正如《2011年报告》在总结老矿山找矿经验时说,“找矿理论获得突破,攻深找盲,探边摸底,就矿找矿理论框架得以确认。”

第三阶段地质矿产部时期(1982年~1994年)面向神州大地的找矿工作。这个时期在原地质矿产部党组领导下,全国找矿工作取得长足的进展,其中地质找矿方面有两项值得回味的重大工程,一是二轮找矿,二是全国找金。

二轮找矿

二轮找矿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于1982年提出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央一系列方针政策的推动与鼓舞支持下,全国地质工作获得前所未有的空前大发展,特别是中、东部地区地质工作研究程度迅速提高,能源和非能源地质勘查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截至1980年底,探明有储量的矿种有134种,其中能源矿产6种,金属矿产53种,非金属矿产73种,水气矿产2种。经过30年的地质勘查工作,在我国中东部地区、特别是东部地区地表可见的露头矿、埋藏不深的浅部矿、容易识别的传统矿的矿产地在逐渐减少。找矿的成功率在逐步降低,找矿的难度在逐步加大,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国家的建设在发展,建设的规模在不断扩大,对矿产资源的需求量在迅速增加,探明矿产资源对国家建设的保障程度在下降,如何通过加强地质工作,提高资源保障程度就成为地矿部、成为全国地质战线的一项迫切任务。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开展新一轮找矿工作,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新一轮找矿工作首先从找油气开始。1982年,原地质矿产部在北京召开了石油地质工作会议,这是我到地质矿产部之后参加的第一个重要会议。会议提出了开展以“新地区、新领域、新类型、新深度”为指导方针的新一轮油气地质勘查工作,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的油气地质工作的战略方向和任务,大幅度地调整了油气地质工作部署。会议决定,在继续开展我国陆上中东部地区油气勘探工作挖掘东部资源潜力的同时,抽调一些力量加强对东海陆架盆地的油气勘探工作和西部地区塔里木盆地的油气勘探工作,争取发现新的油气战略接替区。

据1991年统计资料,经过10年的新一轮油气勘查,查明并证实了大小油田24个(其中气田6个),获得了一批油气储量。发现尚待探明储量的含油气构造22个,其中纯气田构造14个。

新一轮油气勘查最为突出的重要成果是塔里木盆地和东海盆地取得了历史性重大突破。

塔里木盆地是我国拥有面积最大的一个含油气盆地。新中国成立之后,地质部门和石油部门也在这里陆续开展了一些油气地质勘查工作,有一些小的进展,但未实现重大的突破。直到1984年9月22日,原地质矿产部西北石油地质局在塔里木盆地北部地区施工的沙参二井打出了高产油气流,展示出塔里木盆地具有很大的资源潜力和找油气前景。

沙参二井取得成功之后,原地矿部党组立即决定从全国各地抽调精兵强将到塔北地区开展石油地质工作大会战,加强塔北地区油气勘查工作,并迅速扩大了成果。由于塔里木盆地展示了美好的前景,不久石油地质部门也加强了塔里木盆地的油气勘查工作。经过两家的共同努力和20多年坚持不懈的工作,不仅在塔北地区发现了整装大气田,也发现了整装大油田,为后来的油气东输提供了资源条件。与此同时,石油部门在准噶尔盆地吐(鲁藩)哈(密)盆地也取得了重要进展,从而使新疆逐步成为我国新的重要的油气战略接替基地。

1982年,原地矿部石油地质工作会议之后,一方面向西部进军,另一方面又加强了东海油气勘查工作。由原地矿部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在龙井构造中施工的龙井一井和在平湖构造中施工的平湖二井打出了工业油气流,从而又实现了海上油气勘查工作的重大突破,为急需能源的上海和华东地区开辟了一个新的能源供应基地。在经过几年工作证实东海油气具有工业开发价值之后,原地矿部和上海市政府联合召开了庆功表彰大会,表彰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的重大贡献。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作出的向海洋、向西部进军的战略方针是完全正确,稍后我们将油气勘查工作方针概括为“东部挖潜、开拓西部、发展海域、陆海并进”的方针,得到国务院领导的肯定。这里的陆海并进有两层含义:一是陆地和海域的油气勘查工作都要搞;二是陆相地层找油和海相地层找油并举。因为东部地区大庆等油田是陆相地层找油的成功范例,而塔北地区的油气主要与海相地层有关。这4句话16个字的方针至今仍是我国油气勘查工作大的指导方针。

随着新一轮油气勘查工作的展开并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非油气矿产第二轮普查工作也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1985年,原地矿部在山西召开了全国固体矿产普查工作会议,时任地矿部副部长的温家宝同志主持了会议。会议认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经过30多年的普查勘探,我国中东部地区和西部交通条件较好的地区,除大部分非金属矿产外,多数金属矿和少部分非金属的露头矿、浅部矿、容易识别的矿陆续被发现而逐渐减少,而党的十二大提出的到2000年全国工业总产值翻两番的目标又要求地质工作探明更多的资源。会议在分析形势的基础上明确提出了1985年至2000年间在全国开展第二轮固体矿产勘查工作的目标任务。

第二轮固体矿产勘查强调了在全国范围内,首先在成矿远景区带重要经济区,实行区域展开、重点突破、综合找矿、综合评价,并以“四新”为目标,即开拓新的找矿领域、突破新的找矿深度和新的类型、发现新的矿产地。二轮固体矿产勘查强调运用国外先进成矿理论和找矿方法,强调依靠科技进步和运用新的技术,通过全国地矿职工的共同努力,二轮固体矿产普查取得了丰硕成果。据1992年统计资料,全国探明有储量的矿产由1985年的137种增加到149种。新发现并经证实具有工业开发价值的矿产地有3300多处,共涉及110种矿产,经勘查工作证实为大中型矿产地的有1644处。

全国找金

在全国范围内推进黄金地质工作是我在地矿部长岗位上的重要活动之一。全国找金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于1985年开始进行的。1985年,我国黄金产量已由1949年的4.073吨增长到39.082吨的历史最高水平。在进入“七五”计划期间,以往探明的储量中有90%已被开发利用,黄金生产处于“等米下锅”的状态,很多黄金企业处于减产甚至停产状态。因此,大力开展黄金地质工作、为发展黄金生产提供资源保障是地质战线的重要任务之一。

为了加强黄金地质工作,当时我在向国务院领导汇报工作时,建议成立全国黄金地质工作领导小组,调动全国地质队伍找金的积极性,加强黄金地质勘查工作。国务院领导采纳了我的意见,并决定由我担任全国黄金地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冶金、黄金等部门相关领导担任副组长。国务院同时向全国地质工作领导小组提出一个任务目标,即到“九五”期间,地质工作要为黄金工业产量达到年产100吨提供资源保障。这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全国黄金地质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后,主要采取了以下几项措施,推进在全国范围的找金工作。

第一,争取国务院支持,提请国务院出面召开黄金工作会议等一系列会议,制定了《关于加强黄金生产的决定》,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开展黄金地质找矿工作。国务院还指定白美清副秘书长专门联系与协调黄金地质和黄金生产工作。

第二,动员全社会支持黄金地质工作。当时地矿、冶金、黄金局、有色、核工业、中科院等一些科研院校,以及各省市地质队伍都积极响应号召,投入到找金工作中来。当时全国找金队伍已达9万多人,约占全国地质队伍总量的10%。

第三,加大找金投资力度。为了开展找金工作,各有关部门在地质勘查事业费中都提出较大比例用于找金。“七五”期间用于找金的投入比“六五”期间翻了一番多。地矿部门用于找金的投入已达整个固体矿产勘查投入的40%以上。

第四,实行鼓励政策,为了解决黄金地质工作投入问题,我们建立了黄金地质,实行黄金储量承包制度,即不管哪一个部门只要探明1吨经过储委审核批准的地质储量,就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基金。在黄金生产方面,国务院也决定采取“以金养金”的鼓励政策来发展生产。

第五,依靠科技进步。随着金矿勘查工作的进展,找矿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在我国中东部地区和西部交通条件较好的地区,很难找到露在地表的规模较大的金矿,在这些地区寻找隐伏矿和半隐伏矿已成为找金的重要领域。为此加强科研,依靠先进科技来进行找金就十分必要和迫在眉睫。针对这种情况,全国黄金地质工作领导小组几次召开有各单位参加的科技工作会议,动员大家进行科技攻关,通过大家的努力,在这样几个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一是广泛运用地球化学探矿方法进行找矿。在一些运用传统找矿方法未取得效果的地区,通过验证金矿地球化学异常发现金矿矿区207处,后经勘查工作证实为金矿的有辽宁排山楼金矿、新疆阿希金矿、内蒙古大桦背金矿贵州烂泥沟金矿、陕西双王金矿、四川嘎啦金矿和马脑壳金矿等。二是研究黄金快速测定法和野外金矿分析方法获得成功。大大提高了判别含金岩石是否具有工业价值的能力和加快了野外评价的工作进度,有力地促进了黄金地质工作开展。三是低品位金矿堆浸法研究获得成功。在找金过程中发现有一些金矿床中矿石含金品位较低,不能用传统的开发方法来进行开发利用,于是根据国外的一些文献资料,我们在新疆低品位金矿区进行了堆浸试验。经过一年多的试验,终于取得成功,并使堆浸规模逐步扩大到11万吨矿石量的规模,使一批低品位金矿矿石得到了利用,既避免了资源浪费,又促进了黄金生产。

第六,成立全国找金办公室,由陈毓川同志任办公室主任,朱凯、姚培慧为副主任,负责日常协调工作和找金有关事宜。

由于采取以上一系列有效措施,使黄金地质工作获得大丰收。新发现大型金矿矿产地46处,实现金矿找矿的重大突破。新增探明可供开发利用的独立金矿储量,为“六五”探明可供建设利用的金矿储量的2.7倍,几乎相当于1949年~1985年36年间累计探明独立金矿储量的总和。

正是因为地质找矿工作取得丰硕成果,有力地促进了黄金生产的大发展,全国黄金地质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之初,国务院领导希望能使黄金工业产量在“九五”期间达到年产100吨的目标。结果是于1995年就提前实现了这个目标,达到了115.5吨。􀴁

(作者系全国政协原秘书长、原地质矿产部部长)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