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元旦站在春头

2020-1-6 8:30: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秦延安

日照不知不觉的长了,就连午后大楼的身影也跟着变长。没有雪的冬天,日子被暖阳融成了白云苍狗,让元旦突然就站在了眼前。

“元”是第一或开始的意思,“旦”字上面是个日字,下面是象征大地的一字,意思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元旦最早见于《晋书》:“颛帝以孟春三月为元,其时正朔元旦之春”。在我国最早记载元旦的是南朝梁人萧子云,其在《而雅》中写道:“四气新元旦,万寿初今朝。”万象更新、岁首清明。“元旦”二字合在一起就是新的一年的开始,国外很多国家都将元旦称作“新年”。虽然元旦和春节都有新年的意味,但在中国更看重的则是春节,元旦就像春节的序幕。

虽然元旦之日少了贺庆气氛,但这并不影响元旦在“行夏正,顺农时,便统计”中的作用,它让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阳春佳节的意味。北方大地,已是春意融融,年的气息就像解冻的河水一样,春回春又归。乡村里,已经开始排练社火、秧歌,铿锵的锣鼓声让人振奋,扭动的腰身洋溢着幸福的气息。随着家家户户烟囱里飘起的炊烟,五花八门的花馍氤氲着撩人的味道,它们造型各异,寓意含蓄,让人目不暇接。集市上日渐热闹起来,男女老少洗涮干净,眉开眼笑地如走亲戚。平日冷清的乡戏,也一下子红火起来,演出更是排得满满的,四方来的客、还有归来的游子都需要那最原始的发自肺腑的声音,洗去疲惫,净化身心。大红的灯笼已经悄悄挂起,门窗更是擦拭几净。不知何处,突然响起一两声爆竹声,虽然那声音孱弱得如秋蝉,短暂如流星,但节日温暖的气息已经悄然酝酿,充斥着人们的心房,召唤着回家。青蛙钻入泥穴,把体温降到冰点;蝴蝶闭锁翅膀,囚禁起所有色彩。元旦,便是春节的预演,回家的倒计时,让辛苦在外奔波一年的游子,不油然地想起远方的家,便筹划着无论再苦再难,都要回家过年。

有开始便有终结,元旦既是一年的终结,又是一年新的开始,去与来就在这时光的轨道上穿梭着。这种轮回交替不仅潜藏在人们的心里,更是蛰居在唐诗宋词中。“昨夜斗回北,今朝岁起东。”在《田家元日》中,告别斗转星移的孟浩然,在元日看到的是和煦的春天,寒冷的告别预示着温暖的回归。“桃版随人换,梅花隔岁香。”而在《岁旦》中,宋朝诗人宋伯仁看着因人而换的春联,嗅到的却是隔年的梅香。时光的潮水总是无情地将一拨又一拨的人从此岸送到了彼岸,在辞旧迎新中让回忆装满了芳香。

流转的时光可以改变曾经的容颜,可以碾碎古老的习俗,却改变不了人们对希望的祈盼。虽然元旦已不再是昔日的元旦,但人们对希望的追求却从未减少。站在岁末的尽头,回首一年的枝枝叶叶,有喜有悲,有烦有恼,有完成的目标,也有没实现的愿望,一年的光阴在元旦中终于画上了句号,一生的追求却还在路上。

走完了一岁的光阴,却难得走完一生的路程。大街上依旧车来车往,天桥上人流从未停息,对面大楼上的一座时钟已经停止摆动,也许它想留住这美好的时光,但时光的脚步何人又能留住?太阳爬过楼顶,窗棂把阳光牵进屋,就连阴暗的屋角也出现光亮。我的心若满腹溪水,明心见性,汩汩涌动。

元旦站在春头,希望是满满的,一切都将再次出发。□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