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有一种记忆叫曼德拉岩画

2020-5-21 8:09:2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秦锦丽

巴丹吉林沙漠以“奇峰、鸣沙、群湖、神泉、古庙”五绝著称,海拔高度在一千米以上,境内有六成的面积为高大沙山。在沙漠腹地,呈规律性排列的巨大复合型沙丘起伏相连、绵延不绝。沙涛涌起,宛如巨浪高卷,气势蔚为壮观。因而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沙漠”,被世人称为是“上帝划下的曲线、苍天缔造的神奇。”

这里有世界最大的鸣沙区,响沙如雷,沉闷而深远。在起落的沙山之间,奇迹般地点缀着有众多湖泊。尽管身边同行者一直吟诗哼曲,但我总感觉身处无边的空旷中,胆颤而无助。放眼出去,茫茫漫漫,远处的山,视线一抵,就像安了滑轮似地滑向更远。天空毫无挂碍,偶有几丝云垂挂下来,像洁白的哈达,仿佛一伸手,拽住一片就可升上天空。明明在高原,可脚下响着的却是洁净的沙子,还有那些个圆头圆脑的卵石,给人置身海滩的感觉。

我们正以朝圣者的姿态爬向远山。山的名字,有足够的诗意,也有足够的想象力,它竟与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同名。

曼德拉山,是阿拉善高原上一座形状奇特的山,山上黑石嶙峋,岩脉蜿蜒,巨大的岩石皆成圆形,像一朵朵硕大的石头花,也像一山笑盈盈的馒头。曼德拉是蒙古语的音译,意为升起、兴旺、腾飞之意。

据专家考证,早在新石器仰韶文化时期,阿拉善大地上便有了人类活动的足迹,并且在曼德拉山上留下了千古艺术品——岩画。纵然起初这里只是先民们生活和游牧的平凡家园,但沧海桑田几千年后,如今,它已不仅仅是一座山,更是一座艺术宝库,一处图腾,一种精神指向。

人类的先祖们用声音,用动作,用色彩,用线条证明自己的存在,留给我们这些孩子们的,正是曼德拉的岩画。无论朝阳升起还是夕阳西下,你都能觉出那岩画的生动来,我想象着,若是繁星闪烁之时,举着火把观赏这些岩画,那色彩肯定会不寻常地漫溢出来,那线条也会不寻常地飞动起来。

寂静中,屏住呼吸,隐隐地、渐渐地传来嗖嗖、梆梆、咝咝、嚯嚯、哐啷、喀嚓、嘎嘎、淅沥、簌簌、啾啾、哗哗的哨声、箭声、风声、歌声、鼓乐声、打击声、鸟鸣声、流水声以及牛哞哞、羊咩咩声。一山的黑石头蠕动、行走起来,有形、有声、有色彩,曼德拉山复活了。

一山的黑石头,既是大地的儿子、太阳的女儿,也是先民们思想和艺术的产儿。它们不仅闪现着自然的灵光,更附着了先民们的灵魂和气息,无声地发出万千我们听不懂却听得到的声息。

静静地观看,用心地捕捉,我脑际闪出的第一个词是“表达”。对,这些符号、线条、图画,正是远古人类情感和思想的表达。想到这里,我的内心瞬间欢腾起来,一切艺术的起源,都是为了表达之需要呵。人类生而有情感有智慧,即便在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结绳记事的那个阶段,也有表达之需求,审美和娱乐之追求。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盼所望画出来、刻下来,这不就是表达,不就是创作,不就是艺术吗?我来,正是为倾听他们的表达!

在一块玄武岩岩画前,久久凝视、轻轻细数,鹿、羊、鹰、骆驼、骑者以及一些不易辨认的动物数量约有300个之多,异类交融,有奔有立,有行有飞。按常规来讲,在同一时刻、同一场地,是不可能同时容纳如此种类繁多、形态不一的动物的,显然,这是作画者自豪满足、自我陶醉地展示部落财富或自我收获的心迹表达。

另一幅岩画则展现了一场战斗。三个骑马者与四五位站立者相扑而去,骑者挥舞大刀长矛,站者拉弓射箭,战马嘶鸣、刀戈震响,怒目相向,神态逼真。远处,还有三匹战马飞奔驰援。其时,阿拉善一带,羌、月氏、匈奴、鲜卑、回纥、党项、蒙古等多民族混居,战争与冲突不可避免,这幅岩画应当是一场战争的速写与记忆。

慢慢瞧,细细品,轻轻听,每一幅岩画都是先民们的一段讲述,自豪或困惑、喜悦或忧伤;每一幅岩画也都是一种呼唤,呼唤天下和平,大地安宁,人类快乐与幸福。

在一块锃亮的倾斜黑石上,大小刻有十五六座蒙古包,中间一间最大,分了四层,由上而下逐层居住了一、二、三、四人,意为男女结合、家族繁衍。其余每一座蒙古包旁,都刻有一个丰乳肥臀的女子,标志着母性在每一个家庭的重要性。

更为新奇的是,岩画中有不少交媾图,叫人惊叹不已。试想,人类自古就有人丁兴旺的祈愿,但在史前,人类的成活率非常之低,生命如草芥、蝼蚁,繁衍后代自然被当成关乎天地万物的大事。把交媾图刻于岩石,是秘授、警醒,亦或是远古人类的性启蒙教材?在远古教范面前,我们不必再羞赧面红。

放眼看去,狩猎、放牧、战斗、拜神、日月星辰、寺庙建筑、舞蹈、竞技以及游乐等,都一一被刻在岩画中,永久遗留。据统计,在18平方千米范围内,竟有4234幅数千年前的古代岩画,是世界最古老的艺术珍品之一。由此推断,曼德拉真是一块福地。彼时,先民们定是居有所,食无忧,怡然自得,才有闲情和逸趣一石一刀一锤去敲去雕去刻。也许有那么一个时刻,整座山叮叮当当的,有人雕刻,有人观瞻,有人评论,昼有日光,夜闪火光,那是何等丰盈的生活图景呵。所以说,曼德拉岩画,是一种刀刻在石头上的历史记忆。

如果说,这些岩画的价值仅仅在研究和发掘久远的历史上,我认为远远不够。人类发展、时代推进,都是在吐故纳新、摒弃传承中更迭的,曼德拉岩画,更应为今人带来生活和智慧的启示。□

作者简介:秦锦丽,笔名牧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自然作协全委,甘肃省作协理事,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中国自然资源报》甘肃记者站记者,《甘肃自然资源报》主任编辑。出版散文集《月亮没有爬上来》、《月满乡心》。发表报告文学多篇。曾获冰心散文奖、中华宝石文学奖、黄河文学奖多项。作品入选中学语文教材及中高考阅读网。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