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长江石的奇妙色谱

2020-6-18 8:11: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雨洁

长江石能在一众画面石中脱颖而出,“颜色”绝对是大大的加分项。它的颜色不仅多样,而且十分“贴切”。石种整体颜色偏暗,常见的有古迹的砖红、残卷的古黄、清癯的灰白……

这些传统色彩使人不禁联想到古画,尤其又是中国的古画。这种略带老相、涩感的色谱是有魔力的:半明半暗、斑驳绰约的颜色构成的图纹,像《聊斋》《画壁》一样,仿佛能把人吸到幻想中去。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长江石中有大量的古风主题精品。而且长江石也耐得住时间的品味与咀嚼。

《抚琴问君心》 周国平 藏

玄 黄

这块观赏石《瑞兽》的底色不是贵气的明黄,不是秀丽的鹅黄,而是偏明亮的土黄。这种黄容易使人联想到大地、黄沙,有乾坤在握的气场。花纹呈黑色的,黑得很浓郁,给人威严冷峻的印象,也就是古人说的“晦冥之色”。

《瑞兽》 卢晓玲 藏

两股“力量感”很强的颜色,以硬碰硬,汇聚在一块石头上。黄色大权在揽,黑色霸道而肆无忌惮,使小石头产生大张力,小画面出现了隆重感。另外,玄与黄,都是中国传统色彩中的“正色”。因此,对于这个石种来说,绝妙的颜色搭配,使它先天就具有古风主题的好底子。

骨 架

据说讲究喝的人,很留意葡萄酒中微妙的“酸”味。酸是酒的骨架,能撑起复杂的味觉框架,不然就太肉、太扁平了。如果用在画面石中,那么颜色必有一种是要醒目,像骨架一样撑起整体图纹的。我们平时说,颜色要反差大,其实也是强调主体色的强烈醒目。而长江石就不乏这个优点。

长江石多暗色,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一样。黑、赭、深紫……都是作为骨色的上选,它们在长江石中出现的概率也很高。但只有一副大骨架也是不美的,所幸长江石的暗色调总是来得细腻、写意。在砂积岩质地的长江画面石上,它们或像行云流水一样笔触轻灵、渲染飘逸,或作为背景色纯粹干净。

《凤凰》 徐青龙 藏

而硅质岩质地的画面石上,它们又常是点状、线状、小块状的,绝少像其他种类的图纹石一样,大喇喇地横亘在石面中央(当然粗骨架也能出精品,但精品率、丰富度缺难免要少了许多)。

这些容易被人忽视的优点,都是长江石成为优秀画面石种的卓越天资。

涩 度

长江石画面石,少有艳光四射的颜色。就像这件作品:红是黯哑的红,紫是谨慎的紫,都是有故事的颜色,就像人到中年,看起来沉默,但沉默下不是大脑空空,而是带着隐忍和自我保护,不能大哭大笑,恰恰这石上的红和紫就给人这样的感觉。红色原本妖艳,而紫色应是浪漫,但完美结合在一起,就有种“收”的力量,沉郁顿挫、无语凝噎。这种颜色,也恰到好处地为石头提供了“涩意”。就像你喝一杯茶,有种东西摩过舌头,再缓慢地释放出甘香。涩意是审美的阻力,让一块石头缺失了亮眼、喜人的美感,而大大拖长了你解读的时间。

《朝花夕拾》 袁玉良 藏

鉴赏这块名为《朝花夕拾》的作品,你先是感到“朝花”的艳美,紧接着是“夕拾”的哀凉。但笼罩全局的不是喜,不是哀,而是回望般的平静。在努力解读的过程中,石头身上那种复杂、有层次的美,一点点缓释出来。这当然对观者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但从中得到的快乐,显然也不是简单的“靓丽”所能涵盖的。因此,长江石颜色的涩味,是它耐品的先决条件。

《老子出关》 曹磊 藏

《太极》 周旭东 藏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