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5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第一次写入党申请书

2020-7-2 7:21:0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周脉明

我来到矿区的第二年。一天升井时,走在主巷道里,我的师傅凑近我悄悄地说:“小子,思想上还想不想再进一步?”

“啥意思?”我看着师傅一愣神,立刻想到了师傅经常在班前会上讲的模范共产党员的先进事迹,在我耳边念叨谁谁谁思想要求进步,早入党了。于是对师傅说道:“我可不入党。”

只听师傅发出低沉的声音:“王八犊子,我本以为你是根灵芝草,谁曾想你竟然是臭蒲根。”

其实我不是不想入党,我是怕入了党就得像师傅那样,掌子面脏活、苦活、累活、危险活都得抢在前面。师傅是我们矿区的优秀共产党员,平时以矿为家全矿皆知。由于我才到掌子面,跟着师傅屁股后面,师傅让干啥就干啥,即使心里有怨气也不敢声张和怠工。有时候我觉得师傅和其他几位党员有点儿“傻”。我记得刚到掌子面第一年,“七一”前夕,师傅去市里参加优秀共产党员表彰大会,我本以为师傅不在,这次可以清闲一下了。没曾想我们在掌子面刚刚割了两刀煤,师傅就走了进来。我好奇地问:“师傅,你咋回来这么早?开完会不吃饭啊?”

“听完领导报告,上台领了证书就行呗,那饭有啥吃的。”师傅看了看我说道:“这两天掌子面过石包,我不放心,万一出点儿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我偷偷地盯了师傅一眼,一时语塞。

说来也巧,就在师傅动员我“思想上再进一步”的第五天,师傅和几位采煤骨干被临时抽调到兄弟煤矿协助采煤。那天下井后,班长竟然让我带领8个人去掌子面最里层临时放顶。我暗自沾沾自喜,心想自己终于有“出头”之日了,我也可以像师傅一样在掌子面发号施令了。

我们9个人干了不到半个班的时间,液压单体不够用了。于是我暗自做主把掌子面靠里的几根液压单体换了下来。没曾想又干了不到一个小时,只听掌子面“嘎吱吱……哗啦……轰隆……”我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师傅和大师兄等人围在我的床前,见我醒来他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的小腿被砸成骨折,其他8个人也不同程度地受了伤。我的伤最重,所幸的是没有人员死亡。我发现师傅和大师兄头上和胳膊上分别缠着雪白的绷带。

听大师兄讲,师傅得知我和那8个人被埋在掌子面后,立刻赶了回来,组成共产党员突击小组抢救我们。他和大师兄,以及还有四个工人先后受了伤。我知道大师兄和其他四个工人都是共产党员,都是师傅在掌子面的左膀右臂。

两个多月以后,我出院了。见到师傅第一面,我就恭恭敬敬地把一份字迹端端正正的入党申请书交给了师傅:“师傅,我想入党。”

“你……这……”师傅接过入党申请书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严肃地说道:“嗯,要求入党,说明你思想上进步了。”

可是就在一年后,和我一起甚至比我晚递交入党申请书的矿工都在党旗下庄严地举起了拳头,而我却没有。

师傅在掌子面找到我:“一年前,因为你造成了安全事故,是我推迟了你入党的时间,不会怪我吧?好钢就要千锤百炼。”

“怎么会呢?师傅,放心吧,我在思想上一定会长大的,做块好钢。”

第二年,在师傅的引领下,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作者单位:黑龙江龙鹤矿集团公司多种经营总公司)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