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会说话的红土地

2020-11-26 8:06: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周习

1985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同志在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赫章县有一万二千多户农民断粮,少数民族十分困难却无一人埋怨国家”一文上作出重要批示:“有这样好的各族人民,又过着这样贫困的生活,不仅不埋怨党和国家,反倒责备自己‘不争气’,这是对我们这些官僚主义者一个严重警告!!!请省委对这类地区,规定个时限,有个可行措施,有计划、有步骤地扎扎实实地多做工作,改变这种面貌。”

1985年,胡锦涛同志在赴任贵州省委书记前,专门拜访了习仲勋同志。习老告诉他,“贵州有个很穷的地方叫毕节。”当年7月24日,履新3天的胡锦涛就到了赫章县海雀村去调研。随后向中央请求建立毕节试验区。

1988年6月9日,国务院批准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

这是贵州省海雀村成为毕节试验区发祥地的由来。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贵州代表团审议时,深情地回忆起习仲勋对毕节试验区的批示。

2015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省委上报的《中共贵州省委关于毕节试验区建设发展情况的报告》上作了重要批示。

2018年7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又对毕节试验区作出重要指示。

30多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帮助下,在党员干部接力奋斗、各族群众奋力拼搏下,毕节书写了绝地逢生的精彩传奇,淬炼出了不向贫困弯腰的奋斗精神。

如今的毕节,已经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普遍贫困到基本小康的重大跨越,实现了生态环境从不断恶化到明显改善的重大跨越。

在采访贵州乌蒙山赫章县双坪彝族苗族乡的途中,作者(右)偶遇早起上学的孩子们。

11月3日,我作为自然资源作家提前两天来到乌蒙山腹地贵州省赫章县,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中国一日·美好小康——中国作家在行动”全国作家联动大型文学主题实践活动。我来赫章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却是心里忐忑不安,因为正赶上贵州省委省政府对赫章县脱贫攻坚工作进行检查。

我在赫章县双坪彝族苗族乡福来厂村遇到了邱杰。他是贵州省自然资源厅“同步小康”驻村干部、工作队副队长、挂职赫章县副县长。他原是贵州省土地开发整治中心副主任,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土地资源管理专业。

邱杰领着我来到了福来厂村工矿废弃地复垦项目所在地。在项目地,我看到土壤呈现出红色,仔细询问才知道,这是因为土壤中含有铁铝锌等矿物成分造成的。仔细看去,草丛里还依稀有个斜躺着的土黄色的半截煤炉,是一头大一头小的圆锥形。这里原是老百姓土法炼锌的地方,遍地炉渣。取缔后,有一家大型炼锌企业运来设备,投资后因环评没有通过,便丢弃设备回去了。如今这些山地将在复垦后变成耕地。

2016年的8月,邱杰穿着短袖衫,带着6名技术人员来到山里,是应赫章县副县长陈宗利的邀请来帮助福来厂村搞土地整治工作的。他们沿着半山腰的羊肠小道,从村前跑到村后,从山头沉到沟底;蹲在地头测量,站在山路上观测,一步一步用脚丈量……路边的野草、成片的胡椒树,以及归家黄牛的悠长哞声,村民眼中的好奇与渴求,都在这次踏勘后深深地刻印在了邱杰的脑海中。

同样戴着眼镜的陈宗利,很器重这位对土地有研究的同事,选他为这次工矿废弃地复垦项目负责人,让他来出点子,希望能让这块土地释放出更多的红利。

邱杰住进了村里,和陈宗利租住一个民房,白天考察,晚上整理记录。每天早上8点,他们就带着仪器出发,满山跑,渴了、饿了,就在老乡家凑合吃点,有时甚至要一连三天都吃方便面。

那时候,村里有几百户人家,喝水主要靠“天”。村里的百姓家家都在房顶的四周垒砌半米高的围墙,这样房顶就成了一个“蓄水池”,然后在这个“蓄水池”的一角留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从中顺下一根塑料管子连接到地面的水池。每当下雨的时候,积水就会从屋顶的“蓄水池”中顺着管子到地面的水池内沉淀,澄清了,就是全家包括牲畜的饮用水。看到这些,邱杰暗下决心,要好好做项目,争取资金,修好路,让家家户户用上自来水。说到修路,邱杰回忆说,那时已临近寒冬,刺骨的风刮透了衣服、冻凝了土地,邱杰和队员们在村头修路现场不知道送走多少黄昏,最终迎来的是全村全覆盖的机耕路、产业路与同组路连起来这一成果……

福来厂村的扶贫工作也因工矿废弃地复垦项目的开展而打开了局面。

可就在这时,邱杰不小心伤了手,只好回家疗养。

2018年3月14日,康复后的邱杰没有想到,他以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驻村工作队副队长和驻村干部的身份又一次来到了福来厂村。

邱杰回来时,贫困村驻村工作队的队员已经是第二批了,也由原来的7人增加到了9人。有回水村的曾程瑶、五里村的吴玉兴、岔河村的陈健、石庄村的邱赟、红卫村的刘弢、兴发村的黄灵勇、石六缸村的田维武、营兴村的文德修,他们都是党员,在原单位更是能独当一面的高学历中层干部。2019年底,赫章县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时刻,李远宽、魏瑶等赫章县自然资源局的数十位年轻干部也下沉到9个村里。

如何带领乡亲们快速脱贫?邱杰站在地头上,有了更多更全面的思考。因为当时种植的华农菌草无法过冬,种植成本高,只好再寻求其它产业。这个时候,一家食用菌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和福来厂村“第一书记”徐侃说,找几个人去考察,立即上这个项目。这片红土地不光留住了邱杰,同样也留住了徐侃,乡里把他提拔为副乡长,留在了双坪乡。

邱杰带着我参观了食用菌种植基地。

还在半山腰,他就指给我看山下的基地,只见200多个用黑色遮阳网覆盖的大棚,横着几十排,竖着几十排,浩浩荡荡的规模很大。走进大棚,看到羊肚菌鼓起了白色圆形的小包,撑起了如锅盖的小伞,很快网状的褐色外皮也如山一样成型。尖尖的山头样的羊肚菌晒干后,将会顺着修好的公路走进深圳、北京等各大超市。

在贵州省赫章县双坪彝族苗族乡褔来厂社区作者与村委干部座谈。

赫章县扶贫产业有古基镇的新希望生猪养殖、蛋鸡养殖、中草药半夏种植,这些产业都是按照公司+合作社+专业带头人+农户的模式展开。

今天,陪同我一起去看福来厂村扶贫产业的是乡干部汤文。他是部队转业兵,家在离赫章县城十公里外的野马川镇,已经在乡政府工作了15年,也是第一个认识邱杰的乡干部。走在路上,他突然指着远方对我说,你看到那些松树中的道路了吗?那就是我领着乡亲们开了50炮才修好的。你看那边那片地,如果都种上食用菌的话这里将是另一片景象,可是有些乡亲的思想还是没有转变,不愿意土地流转和调整。汤文说,建蛋鸡场迁坟的时候好难,天天有迁坟户来跟我吵。有的村民迷信,甚至要我写下保证书,盖上乡政府的公章,保证迁坟后他们一家人三年之内不出事,家里大人小孩不生病。这我哪敢答应,只好找朋友和亲戚出面做工作。接着,他指向对面山上的两栋房子说,那两户以前也是贫困户,因为搬迁脱贫了……

正说着,蛋鸡场的项目经理张晓霖过来了,他邀请我们到他的临时办公室坐一坐。蛋鸡场的临时办公室是两排蓝白相间的简易房,相对自成一个空间,穿过有4张办公桌的外间才能进入经理室。经理室内有两张办公桌,桌子上很多尘土,有两台台式电脑,一盒方便面,两包小咸菜,桌边还立着一个红色的电暖气。张经理戴着红安全帽,说是刚从工地上回来。我见他上嘴唇有三个燎泡,显然是上火了。

听说我们到了蛋鸡养殖场,邱杰也开车赶了过来。今天的邱杰穿了一件小格子衬衫,外搭了一件夹克衫,戴着近视镜,笑意满脸,一副中规中矩的样子。怀中紧紧抱着一个坏了拉链的文件包,仿佛随时准备工作的样子。

在贵州省赫章县双坪彝族苗族乡福来厂社区作者看望脱贫户孙邦邦。

在建的现代化蛋鸡养殖基地四周环绕着青山,基地大门在北边,办公室已有雏形,在两排鸡舍间能看到有绿化带穿过。我们提出要进鸡场看看,张经理说,鸡不同于一般的动物,特别娇贵,进鸡场必须全面消毒。而且在这里工程车不许摁喇叭,人不许随意发出响声,不然鸡会下软蛋或者改变下蛋数。目前,这里已经已经有两排鸡舍投入使用,一共要建15排。鸡舍旁是未完工的投资近20万元的青贮玉米种子和肥料生产基地。在基地一角有个别致的大房子——蛋库,所有的鸡蛋从产房里出来后,都会被自动化输送到蛋库,并且输送带会根据鸡蛋的大小选择,包括分辨出双黄蛋。这个投资2亿余元的150万羽蛋鸡养殖场完全建成后,将会成为贵州最大的蛋鸡养殖基地,在这里上班的也将多是附近3个村的贫困户。

从蛋鸡养殖场出来,我们进到了村里,路上有一群鸡正在悠闲觅食,见我过来,便四处跑开了。一位扎着包头戴着红格长围裙的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木瓢,在一个小门里进进出出,一阵阵猪叫的声音也从那个小门里传来。我和她攀谈,她很好客,叫我上家坐坐。还带我看了她和儿媳妇一起养的38头猪,以及她自己养的鹅。她的家是一座枣红色三层楼房,门前有欧式圆柱,很是气派,楼前停着一辆红色汽车。

我要去看望村里的原贫困户孙邦邦,福来厂村支部书记夏朝光说和我一块去。我们到的时候,孙邦邦还没起床,夏朝光到他家门前叫了几声。我趁机打量起这里,孙邦邦家是四间平房,旁边种着几棵枝繁叶茂的树,门前打扫的十分干净,墙上贴着扶贫表格和用水安全通知。以前,孙邦邦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一个人过日子,又患有严重的脑萎缩,右手臂抬不起,精神状态不太好,住着简陋的房子,家里没有床只能睡在木板上。如今通过土地流转给孙邦邦带来了30万元的固定资产,村里还帮他购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家电、家具等。这次见到孙邦邦,他还是带着那顶黑色遮阳帽,脸色十分红润。我们围着炉子聊天,夏书记介绍说,孙邦邦是村里的重点照顾对象,贵州省自然资源厅党委书记、厅长周文和副厅长郭强等领导都来看过他,邱杰县长、徐侃等干部时常也会来和孙邦邦说说话。前些日子,孙邦邦病了十天,我开车把他送到医院,并且雇了一个人照顾他。十多天后他好了,我又开车把他接了回来。

“我要给回水村留下一支永远不走的工作队。”回水村“第一书记”曾程瑶这样说过。

邱杰和我去看废弃地复垦项目的时候,路过回水村,我见到了年轻干部回水村村支书翁阳、 村主任助理何祖贵等。脱贫攻坚培养年轻党员和后备干部,成为“第一书记”的一件大事。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在一次脱贫攻坚动员大会上说,夯实党在农村的执政根基,要有四个留下:留下一支永远不走的工作队、留下一批活力强劲的合作社、留下一份殷实厚重的村集体资产、留下一套高效管用的乡村治理体系。

曾程瑶刚驻村的时候,何祖贵大学还没有毕业。曾程瑶去他家发救济款,鼓劲他好好学习,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何祖贵特别崇拜曾程瑶,曾程瑶说什么他都爱听。很快,何祖贵大学毕业了,到毕节找到一份正式工作,并且谈了女朋友。可是曾程瑶说,你有学历也有能力,能不能回村带领大家致富?把你家里祖传的养蜂技术发挥出来。于是何祖贵就带着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回到了回水村,担任了村主任助理,媳妇也在村委负责妇女工作。何祖贵养起了中蜂,他在一处山坡上,安置了很多蜂箱,让蜜蜂在方圆十多公里的山上采蜜。村里的贫困户有的拜他为师学习养蜂,有的入股分红。

作者在贵州省赫章县福来厂村工矿废弃地复垦项目现场。

雾气散了,赫章县山峦起伏,眉清目秀。可乐乡是夜郎古都可乐洛姆的所在地。此时正值秋高气爽季节,山上遍地是金黄的颜色,核桃摘了,苞谷砍了,土豆埋在地里、叶子软塌塌的伏在地面上。

邱杰说,赫章县是深度贫困县,在脱贫攻坚中用好自然资源差别化政策很关键,开展土地整治、增减挂钩、资源潜力调查、推进未利用土地开发补充耕地项目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旧房拆除复垦、工矿废弃地复垦复绿等项目,新增耕地指标和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获得脱贫资金,都是真金白银。到2019年底,赫章县争取到国家和省财政累计下达的土地整治资金2.8亿元,实施各类土地整治项目47个,整治耕地面积11余万亩。推进赫章县兴发乡乌蒙山区域“兴地惠民”土地整治重大工程项目1个,建设面积3万亩,总投资1.24亿元。2019年~2020年,有效推进赫章县增减挂钩跨省统筹流转节余指标2360亩,流转收益7.08亿元;正在协调省内易地流转结余指标660亩,预计可获得流转收益1.32亿元。全县完成了6582亩新增耕地备案、入库工作,其中已流转新增耕地指标2108亩,流转收益共计2976.26万元。在自然资源部和贵州省自然资源厅的支持下,乌蒙山脱贫攻坚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修复重大工程落地赫章县,计划总资金4.63亿元。第一期项目资金1.31亿元,已到位7000余万元,目前正在启动第二期项目的前期工作,项目投资7500万元,争取到贵州水利厅防汛办支持105万元农业生产救灾补助资金,用于双坪乡红卫村水毁河堤修复工程。建设地质灾害隐患自动化监测点15个,优先安排贫困户做地质灾害隐患点检测员。喀斯特地貌使得赫章原来只听见水响,没水用,有关部门的领导被撤职。如今福来厂村费尽周折他们从威宁一条叫蒿地河引过来,水池23座,饮水管道约64公里,惠及2440名群众,第一批解决了农村人畜饮水安全问题。开发了“双坪乡自然资源智慧扶贫管理系统”,贫困人口全部达到两不愁三保障。

在贵州省赫章县双坪彝族苗族乡福来厂社区作者采访采蘑菇的女孩。

我到福来厂村委的时候,村委副书记田茂贤开了门,正好遇到了赫章县委宣传部兼统战部部长于刚,我们围着炉子听于部长说起统战帮扶毕节的事。他说中央统战部,支持毕节试验区的建设,源头在赫章,一帮就是30多年。“同心、同向、同行”就是我们统战部提出来的。2005年10月,台盟中央选择最为偏远贫穷的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作为联系点,这是台盟中央和赫章县交流的开始。台盟中央最近捐款100多万元在赫章县建了一所少儿活动中心,感动了毕节人,为此海雀村专门建了一个同心馆。于部长说,海雀村前前后后共来过28个帮扶干部,现在挂职的常委副县长叫李光,他第一个挂职期3年已经满了,但他自己又申请再干3年,要和乡村振兴衔接上,并且还立志说“赫章不脱贫,我不走”……

听着这些故事,让我热血沸腾,于是我提出要到海雀村去看看。

赫章县委书记刘建平下午要去海雀村,海雀村抽到了省检,于是我们便一同过去。在海雀村村头有个海雀记忆馆,这是刘建平的创意。在记忆馆内,从茅草房、土胚房、石头房到今天的黔北民居,立体展现了海雀村的发展历史。在苗族老大娘安美珍的塑像前,我的喉咙难受了,觉得眼泪要流出来。上一次来,安美珍人还在,我握着她温暖的手说话。这次来,我却只能站在她的雕塑前,握着没有温度的手告诉她,我又来了。

走在村里,抬头望去,山上是上万亩的华山松、马尾松,松涛阵阵、清风习习,全村林木价值达8000万元以上。在一个山坡上,我看到了树木上挂着很多小圆牌,说是长江下游省份来认购的。刘建平书记说,海雀村的确做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我们沿着海雀村原党支部书记文朝荣当年种树的路上山,走到希望台。在这里可以看到海雀村的全景,眼下都是很新的黔北民居,白色的墙,黑色的小瓦屋顶,一座座一排排,掩映在绿丛中。我似乎看到了台盟中央为海雀村小学建的三层教学楼。

……

在结束采访返程时,邱杰县长告诉我,双坪乡“同步小康”驻村工作队包靠的9个村贫困人口5626人,到2020年6月30日,已全部脱贫出列,在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清零”。

这些故事都来自这片土地,来自这片会说话的红土地。

(作者单位: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