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拔牙记

中国矿业报 0评论 2021-09-03

  ◎  叶浅韵

  妞是妹妹家的千金,今年九岁,正换乳牙。左边的小虎牙晃动好多天了,她一提拔牙就怕。前几次换牙,都是拖到不能再拖,才去诊所拔掉。30块钱拔一颗乳牙,每一次她都能把医生激怒,一副怒其不争的嘴脸,煞是让人火大。

  以前,在妹妹的轻描淡写描述中不觉得是什么事儿。这回,妞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极大地考验了我的耐性。

  新长出的小虎牙已经从老牙齿的旁边冒出了白尖,再不拔掉老牙齿有可能要长成龅牙妹的样子。本以为借着她爱臭美的小性子,在手机翻出一些龅牙的图片给她看,希望能刺激一下她。看看图片,她含着眼泪摇头。

  我心生一计,让她张开嘴巴让我看一看,本想借着帮她摇晃牙齿的一瞬间,我就能帮她把牙齿拔了。没想到,手一滑,计谋未成,倒是惹得她使劲儿闭上嘴巴,梨花带雨,可怜巴巴。

  “宝贝,不疼,一下就拔掉了。”“不,我不拔,我疼。”妹妹的态度强硬起来一秒,又立即软下去,说,“你拔了牙齿,我带你去吃你爱吃的冰淇淋。”一提冰淇淋,她哭得更伤心了,说,“上次你说拔了牙带我吃的,你不讲信用。那这次吃两个好不好?”“不好。”

  顺毛,倒毛,怎么哄都不肯拔牙。我跟妹妹说,要是我们小时候敢像这样,妈妈早拿大棍子打到我们脊背上了。旨在吓唬下妞,可惜妞软硬不吃,杵了我一鼻子的灰。

  妹妹开始暴跳,妞有点小妥协了。答应在牙齿上拴根线。一边拴线,妞一边说,“拴好不许拔,拴好不许拔。”我问她,“那栓了干什么呢?”妞说,“得等一会再拔。”妹妹说,“上一次硬是拴根线在牙齿上,去外面吃完一顿饭,回来才拔了的。”我迅速脑补了一下,一个嘴上拴着线的小姑娘,蹦蹦跳跳,上一趟,下一趟。

  一根白色的长线挂在她的嘴上,哭变成了笑,摇头晃脑的在屋里晃悠。妹妹问她要等多久,妞说,从十数到一。妹妹开始数数,妞说,你数太快了,重来。重来几次,从10~1的距离像是很长,妞总是能找到不同的方法来拖延时间。直到妹妹的小火山爆发,妞大哭起来。趁着她大哭的样子,妹妹拉线一逮。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只看见一根白线脱落在妹妹右手上。“牙,我的牙。”小虎牙掉在了妞的嘴巴里。妞的哭声震天,我和妹妹的笑声震天。

  我抱过哭成一团的妞,一边用棉签按住伤口,一边亲她笑她。还问她,“羞不羞,疼不疼。”沾血的棉签换了两次,妞的小脸就笑成一朵花,高高兴兴跟着妈妈出去吃冰淇淋了。

  想起小时候换乳牙的光景,也总是克服不了怕疼的心理。父母们的农活太忙了,换牙这种小事谁也没有这样那样的耐心。有时是吃白糖粘掉了一颗,有时是谁帮着拔了一颗,有时是自己咬牙一拔就成了,掉下来的上牙要丢在瓦房上,下牙要丢在床脚下。不知不觉也就换齐了,至今也不知道上牙下牙丢弃地方的讲究规矩。

  还没等我的思绪飘远,吃冰淇淋的妞就回来了。她一推开门,笑得像天使,露出两排小白牙。让我想起各种做牙膏广告的美女靓男,闪闪发光的牙齿,洁白美丽,最是记得那一句广告词: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作者简介: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第六届主席团成员。曾获十月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已出版个人文集4部。)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000
登录
没有账号,登录即注册新账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代表您已同意矿业界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
“矿业界”

手机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