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走进地下模拟矿井

中国矿业报 0评论 2021-09-03

  ◎  周脉明

  今年3月中旬,我去兰州途径太原逗留。作为一个曾经在800米深处摸爬滚打过多年的煤炭人,自然而然就要去中国煤炭博物馆的地下模拟矿井参观。

  中国煤炭博物馆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迎泽桥西,迎泽大街和晋祠路交汇处。地下模拟矿井号称中国煤炭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上午九点整,20多岁的解说员小邓,把我带进了地下模拟矿井。这是一座运用大量实物原型以1∶1的比例复制的地下模拟矿井。小邓告诉我,模拟矿井的参观路线有800多米长,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在亚洲最大,是全国第一个煤矿模拟景观体验馆。地下模拟矿井分为古代煤窑、运输大巷、近代煤巷、炮采工作面、地质隧道、机械化掘进工作面、影视播放区和机械化采煤工作面八大景观。

  我和小邓各自戴上矿工帽,打开矿灯,走进“罐笼”,很快就下降到了800米深处。走出“罐笼”,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我们俩来到了现代运输大巷,大巷灯光明亮,宽阔,两边采用坚固、整齐、美观的料石砌成,犹如城市的过街涵洞,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这是在地下800米深处。在大巷里乘上矿车,“叮铃铃”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矿车“轰隆隆……”沿着巷道向前驶去。灯火通明的主巷道、各种通风和电力设备、鲜亮的安全警示标牌、井下调度室、临时休息室、蜿蜒曲折的铁轨……让我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工作过的煤矿。

  走下矿车,最先来到古代采煤巷。这里竟然和主巷道的明亮宽敞显得格格不入。墙壁有个标识牌,上面写着“宋代采煤窑”。工作面窄小黑暗,煤壁上昏暗的小油灯就是工作面的照明工具。巷道内没有支护,更没有通风设施。只见两位年过半百,煤尘垢面的蜡人矿工,肩膀上挂着煤油灯,后背上驮着大大的煤块,亦步亦趋,往前行进……

  小邓告诉我,当时没有先进的采煤技术和采煤工具,老祖宗采用“刨根落跺”的方式采煤,也就是在工作面煤壁的根部挖一个槽,依靠煤的重力使其自然塌落。利用肩扛背驮的方式将煤运到洞口,利用摇把辘轳把装到筐里的煤提升到地面。在这样的环境中采煤,其人身安全可想而知。

  穿过宋代采煤窑,便到了近代采煤区。这里所采用的是半机械半手工的采煤方式,也就是炮采。由传统的镐刨肩扛背驮变成了打眼、放炮,然后再把原煤通过人工用大板桥攉煤到溜子槽内,通过电机带动溜子槽转动,把原煤运到矿车内,由矿车把原煤提升到地面。同时在安全方面,利用圆木支护和局部通风的方式保证了矿工的生命安全。在地质岩层巷道,再现了给矿工安全生产带来重重困难的“无炭柱”“断层”“渗水”和“褶皱”等地质现象。凡是在煤矿采过煤的人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这些地质灾害,因为这不但影响煤炭产量,更重要的是会带来财产损失和威胁矿工的生命。一根根竖立的粗壮的圆木支撑的梯形棚子,几位“矿工”在敲梆、问顶、挂梁、啃梆、打戕柱、做支护……我犹如身临其境,回到了当年自己在煤矿摸爬滚打的工作面,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同事在工作面挥汗如雨的场面……

  小邓带着我穿过近代采煤区,便到了地下模拟矿井的重头戏——现代化综掘工作面。在宽敞的采煤工作面,陈列着进口的大型采煤机,采煤机坐在驾驶室,采煤机长长的“脖颈”往前探着,犹如一只巨大的恐龙在吞噬着煤海。小邓告诉我,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大多数大型煤矿基本实现了机械化采煤,实现了采煤、装煤、运煤的“一条龙”机械化生产。不但产量大大提高,而且采用了单体液压支护,通风系统由局部变成了综合通风,矿工的生命安全得到了有效保障。

  走在工作面内,我不时地用手触摸一下一根根上半部银光闪闪,下半部红光四射的液压单体,仿佛置身于白桦林深处,体会到了来自地层深处的厚重与大自然的淳朴,更能体会到先进的现代采煤技术与落后原始的采煤技术的天壤之别。人类文明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我们的采煤技术也与时俱进……

  走出地下模拟矿井,一看表,时针已经指向10点半了,我竟然用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对煤海进行了探秘。因为要赶火车,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小邓,告别了地下模拟矿井,告别了中国煤炭博物馆。

  (作者简介:周脉明,男,1967年出生。现居鹤岗市,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000
登录
没有账号,登录即注册新账号
获取验证码

登录即代表您已同意矿业界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政策

微信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
“矿业界”

手机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