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8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铝土矿资源及成本优势凸显氧化铝产业面临重新洗牌

2019-10-21 10:17:44 作者:覃 静

与国内电解铝行业正经历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调整且产能已达“天花板”的产业格局不同,当前我国氧化铝产业格局和调整政策相对宽松,且仍处于扩张阶段,未来一段时间仍然有数百万吨氧化铝产能将要投产。一些分析机构预计,到2023年国内将形成1.07亿吨氧化铝产能,这就意味着未来我国将需要更多的铝土矿资源为氧化铝产业提供有力保障。然而,当前受我国严格的矿山治理政策导致国内矿石供应紧张以及价格高企影响,除沿海地区氧化铝保持以消化进口矿土资源为主外,内陆地区的部分氧化铝厂也开始陆续开展生产线改造,更多地使用进口矿石。

进口铝土矿需求旺盛但风险犹存

我国海关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我国铝土矿进口量保持稳步增长。2018年,我国氧化铝产量约为7200万吨,国内铝土矿产量约1亿吨,进口铝土矿约占国内矿石总供应量的42%。

海外矿石因储量丰富、开采成本低、矿石品位较高等优势逐渐受到国内氧化铝企业的青睐。另外,近年来山西地区铝土矿资源因过度开采,铝土矿品位在不断下降,当地政府有保护省内资源的意愿,预计该地区矿石开采将继续受到限制。近年来,进口矿使用将逐渐成为主流。

我国铝土矿进口来源地主要集中在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今年前三季度上述三地进口量占比分别为51%、30%、13%,三者合计占比超过90%。进口市场集中度高,导致我国铝土矿进口抵御风险能力偏弱,如若矿石出口国的政局、政策发生变动,都会威胁到我国进口矿石资源保障的稳定性。近期传出印尼正在研究加快出台铝土矿出口禁令,如若属实这将对我国使用印尼矿石的企业产生一定影响。考虑到我国内陆氧化铝厂的地域特征及工艺特点,过高的原料运输成本将导致进口矿在内陆氧化铝厂的应用较难具备很好的经济性。另外,汇率的波动会影响进口矿人民币价格,从而影响进口矿的矿石成本,而海运费价格的变化也会反映到进口矿石到岸价格上,二者的波动造成进口矿矿石成本的变动,极易给氧化铝企业的生产成本造成更多不确定性。因此,有序推进国内铝土矿开采,保障国内铝土矿供应,才是国内铝行业可持续性发展的根本保障。

我国西南地区铝土矿资源优势凸显

截至2017年底,我国铝土矿已查明资源储量51.3亿吨,但其中具有经济意义、可开采利用的铝土矿储量仅有9.7亿吨,占全国已查明资源储量的19%左右,占全球铝土矿总储量为3.2%。我国铝土矿资源分布主要集中在山西、河南、贵州和广西4省,铝土矿查明资源储量约占全国的92%,其中,山西30%、河南22%,广西20%、贵州20%。

山西、河南作为我国老牌氧化铝生产基地,数十年来对铝土矿保持较高需求,由于过去的开采缺乏规划性、系统性、科学性,甚至还经历过私挖滥采的阶段,因此山西、河南铝土矿资源破坏比较严重,矿山不合规现象频发,铝硅比不断下降。河南、山西相继在2017年、2018年对当地矿山进行严格整顿,关停不合规老矿山,在新矿权的释放上相关政策变得更为严格。所以,在不堪重负的资源贫化及常态化的环保压力下,两地的铝土矿供应优势也逐渐褪去。

相对来说,贵州和广西两地矿石优势明显,广西地区铝土矿资源埋藏较浅,品位多在52%~58%之间,铝硅比高,有开采成本优势且开采量逐年上升。贵州地区铝土矿分布相对集中,矿石品位好,具有高铝、高硅和低铁等特点,除了用于生产冶金级氧化铝以外,比如贵州清镇地区部分品位超过70%,高铝矿(AO≥70%)还可以应用于耐火耐磨材料、精铸粉、耐火纤维等高附加值材料的生产加工,具有更高的开采利用价值。

从成本数据看,广西、云南、贵州在漫长的行业变迁中,逐渐与其他省份拉开距离,其成本竞争力在行业内始终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不仅有丰富的矿山资源核心优势,而且还有得天独厚又难以复制的区位优势。

资源格局初定,拥有矿石资源的企业赢得主动

从供需匹配的角度看,未来氧化铝产业将处于相对过剩的状态,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和行业洗牌将全面展开。那么,谁将在群雄逐鹿的环境中获胜?无疑拥有矿石资源配套、低生产成本的氧化铝企业在竞争中将赢得更多主动权。

我国主要氧化铝产区平均完全成本(元/吨)

目前,中国铝业集团、国电投集团等企业均持有国产铝土矿资源。其中,中国铝业资源储量全国第一,现有可采资源储量约2.35亿吨,与之匹配的是全国1850万吨氧化铝产能;从单一企业来看,华银铝业、平果铝等其他公司也拥有一定量的矿山资源,但储量相对较少,而广铝集团位于黔中猫场的特大铝土矿床资源储量超过2亿吨,矿石综合品位超过68%,铝硅比超过8,矿石分布集中,适宜于规模化开采。目前仅配套公司现有60万吨氧化铝产能,长期利用年限超过30年,值得一提的是,猫场超过1/3资源量的铝土矿品位超过70%,超高品位铝土矿资源可用作利润更高、市场竞争更小的铝土矿化学应用方向,这一优势使得广铝集团在市场竞争中能够做到进退自如;国内更多的氧化铝企业并无资源配套,生产采购大量依赖民采矿以及联办矿,在极端情况下极易受到矿石供应量和价格的双重制约。

总体上看,山西、河南两地氧化铝企业优势逐渐褪去,而西南氧化铝企业受益于优良的矿石资源,将与利用沿海优势使用外矿的氧化铝企业相互抗衡,相比而言使用国内矿石的西南氧化铝企业资源稳定性上要优于敞口在外的沿海氧化铝企业;分企业看,中国铝业、广铝集团、国电投等掌握着全国绝大部分的中高品位铝矿资源,独特的资源禀赋以及低成本的产业链布局,驱动这些企业在残酷行业洗牌中脱颖而出,成为氧化铝行业的领军企业。△

(作者系中信期货铝行业高级分析师)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