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4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贵州矿业权出让试点创造“贵州特色”

2020-4-27 11:40:2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游明华 李江涛 闫涵

为建设生态文明,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一步完善矿业权管理,自2017年贵州探索推进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国家试点以来,经过3年多的不懈探索,贵州矿业权出让管理制度持续健全完善,取得了一系列可复制、易推广的“贵州特色”经验做法。

——贯彻一个思想,守好两条底线。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贵州以绿色勘查和绿色矿山建设为抓手,坚持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再生,深入推进矿业领域生态文明建设,构建规模化、集约化、基地化、绿色化的“四化”矿业产业发展体系,提高矿产资源产出率,走上了求取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最大公约数的绿色发展之路。

——发挥两个作用,全面实施矿业权竞争性出让。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一步完善矿业权管理,贵州全面建立了“政府统筹、平台交易、部门登记”的矿业权出让新机制。即,政府统筹——批准出让计划,进行宏观调控;平台交易——市场决定矿产资源配置;部门登记——迅捷完成程序性登记,发证。积极推进“净矿”出让,按照“建库储备、保障供给,联查联审、政府统筹,平台交易、市场决定,合同管理、部门登记”的原则,改审批制为合同制,贵州省新出让矿业权全面实行竞争性出让。

——融合三大战略,建设“三型矿山”。贵州通过大扶贫战略引领建设扶贫矿山,鼓励矿产资源开发与农村“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融合,壮大矿业、扶持农业,探索矿业产业扶贫新模式。通过大数据战略引领建设智慧矿山,搭建以矿产资源数据库为底盘,开发利用动态监测系统为架构,“一图审批”、“一键监管”为驱动的智慧矿山体系。通过大生态战略引领建设绿色矿山,建立“矿山共建、责任共但、生态共保、收益共享”工作机制,创建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

——建设四大标准体系,创立绿色勘查开发利用新机制。贵州建立完善矿产资源绿色勘查开发规划体系、建立绿色勘查标准、绿色矿山建设标准等4个体系,率先在全国发布《固体矿产绿色勘查技术规范》(DB52/T1433-2019)地方标准,制定绿色矿山建设实施意见和考核办法,全面实施矿产资源绿色开发(三合一)制度。

——出台五项制度,配套八项政策。贵州利用改革试点契机,对贵州省涉矿法规进行全面清理,结合改革试点实际,研究出台了五项改革支撑性文件和八个改革配套文件,内容涵盖了矿业权出让准备、交易规则、交易管理、出让收益、绿色矿山建设、储量评审备案、批后监管等各方面内容,为全面推进改革试点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和制度支撑。

——统筹六项试点,融合纵深改革。贵州统筹落实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试点任务;融合推进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改革、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探明储量的矿产资源纳入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试点改革工作,全面考虑、有机融合,合力将改革向纵深推进。

——注重放管结合,激发市场活力。贵州着力让简政放权放出活力动力,创新监管管出公平秩序,针对企业“办证难”痛点破解,精简申请要件,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行政效能。对招拍挂出让采矿权不再划定矿区范围,改为在《采矿权出让合同》中约定;将《土地复垦方案》《矿山地质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方案》和《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三案合一”,改为编报《矿产资源绿色开发利用(三合一)方案》,减少审批事项。同时,贵州自我加压,将矿业权审批登记时限从60个工作日压缩到21个工作日,实现“一窗进出、一处主办”。

试点3年来,贵州省基本建立了“竞争出让更加全面,有偿使用更加完善,事权划分更加合理,监管服务更加到位,矿群关系更加和谐”的矿业权出让制度,赢得了各方肯定,同时也具有启示作用。

一是改革必须使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贵州按照“竞争出让是原则,协议出让是例外”的要求,让全省矿业权出让全面进入各级政府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进行,由市场判断勘查开采风险,由市场决定出让收益金额,充分体现了矿业权出让的公平性、规范性、制约性,实现了“政府掌控资源、市场配置资源、平台交易资源”改革要求,极大地激励了矿产资源综合开发利用价值的最大化。

二是改革必须让矿业权出让的审批流程有效精简。贵州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和结果导向,以行政审批环节作为改革重点,改审批制为合同制,实行矿业权新立合同制管理,以合同方式约定勘查矿种与范围、绿色综合勘查和绿色矿山建设等内容,充分体现出让的公平性、规划性、规范性、制约性和可操作性,“政府统筹、平台交易、部门登记”的矿业权出让新机制在有效精简审批流程后得以基本形成。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以统筹配套、深化改革为特色的贵州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试点经验,为贵州“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提供了重要助力,也为中央统筹全国的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提供了有益借鉴。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