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栾川钼矿现形记

2019-8-28 8:42: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何家国

栾川钼储量206万吨,钨86万吨,被称为“中国钼都”,但这一宝藏一直隐藏在群山峻岭之中。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以盛中烈先生为代表的年轻地质工作者,创造了连续寻找到南泥湖、上房沟、三道庄三个特大型钼钨矿床的奇迹。新中国70华诞之际,让我们一起回忆那段火热的找矿历史。

奔赴南泥湖

1957年5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地质系近两年的盛中烈在河南省地质局渑池队工作,任务是为洛阳拖拉机制造厂寻找铸造型砂。5月末的一天,他突接省地质局调令回省局报到,到局后得知,秦岭区域地质调查队根据1956年工作成果,提供了一批矿点需要进一步进行评价,工区选定在栾川县南泥湖地区和灵宝县银家沟地区。省局决定由盛中烈担任组长,到栾川县南泥湖开展普查评价工作。

接到任务后,他们收集相关地质资料,带上必要的物资装备,于6月份由郑州出发前往栾川县冷水乡南泥湖。

这样,盛中烈一行5位年轻地质队员由郑州出发,先乘火车到洛阳,次日乘公共汽车到达嵩县。得知栾川公路被山洪冲毁一时无法通车后,他们只好从马帮中雇来马匹,驮着行装向栾川进发。当时的行装很简单,除了衣被生活用品外,就是帆布行军床和一些工作用品,如绘图板、皮尺、测绳、方格纸、绘图工具和资料等。每人一匹马连驮行装带骑,一路翻山越岭,涉水趟河。6天后,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南泥湖。

在栾川县县委的关心和冷水乡政府的支持下,他们被安置在南泥湖小学居住。

初识南泥湖

位于伏牛山腹地的南泥湖,平均海拔1400米以上,与县城所在地相对高差700米左右,时有野兽出没。这里气候恶劣,夏季暴雨骤来冲毁道路,冬季常常大雪封山,最低气温达零下17℃,早晚温差大,四季离不开棉衣。

20世纪50年代,栾川县城只有一条通往洛阳的沙石公路,经常交通中断。南泥湖无公路可通,物资搬运全靠马驮、背扛、肩挑,生活用品要到5里外的冷水集,且逢集才可买到。当时,河南省地质局要求他们每半个月汇报一次,汇报工作只能靠长途电话,打到郑州快者一小时,慢者2~3小时才能打通。

首先,他们对秦岭队提供的南泥湖大南沟矽卡岩型钨钼矿、大东沟花岗闪长岩体中的钼矿化、三道庄的矽卡岩钨钼矿等3个矿点进行评价,为进一步开展工作提供了依据。

由于地质资料有限,且是一群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学生,加之首次在变质岩地区工作,工作初期困难重重。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他们除了野外工作,就是在翻阅有限的资料和书本、杂志。5位年轻人虽然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但却凭着对地质事业的热爱,使普查工作得以顺利开展。

经过3个多月的紧张工作,他们否定了大东沟闪长岩中钼矿化的找矿前景,同时发现南泥湖在片岩中细脉浸染型钼矿化及上房沟的强蚀变及磁铁矿化,而南泥湖地区的找矿前景远远突破了秦岭队所提供的3个矿点。于是,他们把找矿的目标,由矽卡岩型扩大到细脉浸染型。由于找矿线索逐步明朗,河南省地质局开始增派支持力量,由最初的5人增加到近30人。

决战南泥湖

鉴于到南泥湖找矿工作有重大突破的前景,河南省地质局决定由当时的项目组在南泥湖选址建房。为了野外工作方便,同时考虑到覆盖层下面可能存在着细脉浸染型钼矿体,项目组人员经过充分讨论后,决定在琚家村附近南泥湖最大的一块准平地上建房。同年11月份,河南省地质局以南泥湖项目组为基础正式组建401地质队。很快,他们告别了睡帆布行军床、以绘图板为桌子的历史。

上世纪50年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充满激情的年代,催人奋进的年代。1958年,项目人员不断增加,各类技术人员、施工工人、管理人员逐步到位。碎样间、化验室和各个职能科室逐步建立起来,坑探工作组成了作业组,开始施工浅井和斜井,地质工作全面展开。

经过1年多的不懈努力,项目组否定了南泥湖大南沟矽卡岩型的钼钨矿点,肯定了南泥湖细脉浸染型钼矿床的存在,并在上房沟水沟发现了细脉浸染钼矿,通过分析上房沟磁异常,发现找矿前景令人鼓舞。

为了加快找矿突破,项目组开展了100米×100米的以浅井为主要手段的钼量测量,圈定了矿化范围,进而布置了坑道和钻孔,基本上确定了上房沟是以细脉浸染型为主,同时兼有矽卡岩存在的钼、钨、铁矿床,完成了普查评价,为进一步勘探打下了坚实的甚础。南泥湖经过钼量测量和坑探工程的揭露,也得到了肯定。

随着公路的修通,项目组结束了煤油灯的时代,用上了电灯。晚间,南泥湖队部一片光明。依据已取得的成果,项目组认为上房沟钼钨品位较富并有铁矿。报经省地质局同意后,其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上房沟矿区。随着勘查工作的加快,矿区规模大、品位富的前景日益显现,引起了原地质部和省局的重视。同年底,前苏联专家斯拉斯杜申斯基来队考察,给队上的地质工作给予了肯定,对上房沟矿区给予高度评价。

揭秘南泥湖

1959年,随着勘探规模日益扩大,他们调来了大批钻机,增加了多个坑探班组。当时,全队拥有钻机19台、手掘坑组10个、机掘队1个,职工近千人,商店、邮局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隆隆的钻机声和坑探的炮声,打破了大山的寂静,唤醒了沉睡的地下宝藏,南泥湖沸腾了。南泥湖开始名声在外。

随着工作的深入开展,他们相继发现了骆驼山硫(钼、钨、铜)矿床,决定将三道庄、南泥湖、上房沟、骆驼山4个矿区统称为南泥湖矿田;同年中期,三道庄地表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发现了十八盘矽卡岩带,扩大了矿区范围。这个重要发现,使矿床面貌日渐清晰。

南泥湖地区找矿突破引起了国内外知名专家的高度重视,并得到了他们的悉心指导,前苏联专家菲利科夫、切霍维奇,以及我国矿床学泰斗冯景兰教授、前寒武纪权威王日伦教授等先后来到南泥湖。

1960年8月上房沟矿区野外工作结束,转入室内编写详查报告,1961年上报国家储委审批,提交储量钼30万吨、钨1万多吨及铁千万吨。到此,南泥湖这个深山之地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前苏联乌拉尔地质局的总工程师阿拉金斯基对矿田规模之大、品位之富赞不绝口。

回忆当年南泥湖的找矿工作,80多岁的安徽省地矿局原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工盛中烈记忆犹新,甚至还能清楚说出那些曾经并肩战斗的技术人员的名字……□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