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负青春 无悔选择

——记江西省地矿局赣中地质大队新疆项目组

2017-12-5 9:02: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孙 丽

今年4月,江西省地矿局赣中队新疆项目组再次远赴祖国西陲,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开展1:25万水系沉积物测量工作,至9月底圆满完成了该项目。该队共采集了水系样品3617件,岩石461件,采集矿石标本12件,工作区面积7523平方千米;发现了两处铜矿点、一处石墨矿点、一处钨矿点,通过初步异常查证,都有较好的找矿前景。

这是一支非常年轻的队伍,由3名“80后”和3名“90后”组成。我们不知晓他们曾经的梦想是什么,但他们选择了地质工作,就意味着将理想目标和价值追求寄托在了找矿事业上,也就注定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苦累。

居无定所 帐篷为家

项目组今年的工作面积非常大,加上取样点多分散,不能固定单个项目驻地,队员们只能走到哪就搭帐篷住到哪。然而,复杂多变的高原气候总是不断考验着队员们身体的承受能力,刚刚还艳阳高照,转瞬就刮起大风,继而雨雪交加,让人措手不及,帐篷也难以抵挡。因此,大家经常感冒,然后吃了“白加黑”,再坚持“白加黑”地工作。

有时为了避风躲雨,他们也会在空羊圈里窝一晚,或者在放羊人一年只住一两次的小屋里将就着睡一晚。羊圈和小屋里积压了很多羊粪、羊毛,还有厚厚的尘土,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特别难闻。除此之外,所有人的腰上和腿上都被叮了密密麻麻的小红包,奇痒无比,还不能用手去抓……

食难下咽 水更珍贵

虽然队员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和生活状态,但关于吃的问题还是让大家感到特别头疼。高原空气稀薄、气压低,煤炭很难点着,水也烧不开,并且风沙很大,烧菜的时候都不敢揭开锅,不然的话一个转身,锅里就吹进了一层沙子,然而为了填饱肚子,大家只能连着沙子一起咽下去。他们还自我调侃:“说不定我们能像蚌壳一样,在肚子里长出珍珠来。”

队员们平常都是用河水洗菜、洗碗、做饭,时常能看到动物的内脏和一些脏东西从上游流下来。估计是饮用了不洁净的水的缘故,他们经常集体拉肚子,严重的时候还上吐下泻,带去的止泻药早早就被大家给分吃光了。可就算这样,也没有一个人提出要休息,他们仍然坚持每天早出晚归去采样。

到了洪水季节,河里黄沙滚滚,别说是做饭了,就是洗东西都能越洗越脏。当地政府就每天限量供应1个小时的清水,所有人必须排号接水,每次也只能接到可怜的一小桶,根本维持不了日常基本所需。为此,队员们连续啃了一个多月的干方便面和馕饼,后来看到这两样东西都忍不住想吐。

由于缺水,起床后不刷牙、不洗脸,对他们来说更是常事。一次,队伍临时在县城落脚,他们集体在一个小招待所“奢侈”地做了一个全身“大扫除”。结果服务员打扫卫生的时候批评他们:“小伙子,你们不能拿毛巾去擦鞋子啊!”大家面面相觑,没有谁干这事吧?于是服务员摆出“证据”——一堆黑漆漆的毛巾。队员们大呼冤枉,原来,他们只是用毛巾擦了身、洗了脸而已……

爬坡过坎 勇往直前

工作区大多是风化剥蚀之后的山崖,并且不时有滚石下落,这给队员们的采样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大家经常要背着几十斤重的工具、帐篷和食物,往返几十公里,有时还要翻越难以攀附的崖壁,只要稍微一疏忽,就会摔下悬崖。大家只能全身紧绷,双手牢牢抓住岩石,小心翼翼用脚试探着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当地的老乡一次次劝说他们不要上山,说是有人摔死过。村支书看他们执意要上去,还要求他们写保证书。就连聘请的当地工人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说:“算了吧,我们回去吧,实在太危险了,我们也害怕呀!”

最惊险的一次是,他们所要去的一个工作区,需要翻越两次达坂,全程都是只能刚刚容纳一辆车通行的“单行道”,还有五六十处大约90度的拐角。车子转弯的时候,外侧的后轮都是悬空的,遇上坡陡,车头还会翘起来,车子也会往后下滑。司机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其他人也不敢呆在车里,全部跑到车后,顶着车尾,走一步然后在车轮后垫一块石头,就这样慢慢挪上去,短短30公里路程开了8个多小时。到达平地后,大家心里还“砰砰”直跳,手脚发软。

虽然,大家都平安完成了工作任务,但期间还是出现了一个小插曲:队员陈舟林在一次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右手被尖利的石头划出一条大约五六公分长、两公分深的口子,当时血就涌了出来,捂都捂不住。大家赶紧把他送到医疗条件极差的乡医院做了简单处理,之后才驱车6小时将他送到了县医院。由于伤到了手筋,手术做了近3个小时,到凌晨两点多才做完。同伴们都吓得够呛,劝他回家休养,而他倒显得很是淡定,他说:“一点小伤,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还是跟大家一起把活干完再回去吧。”只是他的右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知觉,只能练习着用左手吃饭。

面对艰苦的野外生活,他们没有豪言壮语,他们说:“我们可以把这些当作人生的历练和回忆,还可以把这些经历作为谈资,讲给家人听,讲给朋友听,将来也要讲给孩子听。”笔者不禁想到,如果只是一次短暂的旅行,或许很多人都会对这种难得的人生经历心生向往,可精彩故事的背后,往往却是“丰满理想”与“骨感现实”的不断碰撞。

他们把青春的日子献给了地质找矿,就必定会亏欠家人太多,就肯定会错过许多重要的日子。然而,正是家人在背后的默默支持,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责任感,驱使着他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用双脚一步一步地探索着旷野的奥秘和大山的内蕴。他们的艰苦、心酸和遗憾,笔者无法淋漓尽致地描述,但高原和大山一定记住这几个年轻地质队员的名字:艾薛龙、赵辉、陈舟林、邱强、杨凯峰、李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