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灾情就是命令

——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参与“7·23”水城滑坡抢险救援工作纪实

2019-9-10 9:07: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欧德琳 陈瑶

进入汛期以来,黔川大地,连续大雨滂沱,泛滥成灾。2019年7月23日21:20分许,伴随着巨大的山体轰鸣、大地颤栗,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突发山体滑坡,建于坡体上的居民房屋瞬间被泥土吞噬!

时间就是生命,灾情就是命令。作为贵州省地质灾害应急调查技术支撑单位,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贵州省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以下简称“环境院”)昼夜值守,严阵以待,闻警而出,雷厉风行,连夜冒雨从各方赶往水城,赶往地灾现场,由此展开了一场紧张有序且惊心动魄的生命大救援行动。

雨夜集结 配合救援

以人民为中心,百姓的生命大于天!

7月23日晚,贵州省地质灾害应急技术指导中心值班室当班的李阳春,接到灾情并紧急核实后,立即报告贵州省自然资源厅及环境院领导。他的声音顺着夜雨传到各方,这个年轻人的嗓音焦急到几近变形:水城县鸡场镇发生大滑坡灾害了。

人工测量

地基雷达监测

查看无人机拍摄

接到应急电话,贵州省地灾应急技术指导中心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王瑞来不及带一件衣服,立马赶到应急中心。按照贵州省自然资源厅肖才忠副厅长指令,李阳春立即赶去现场,相关负责人陆安良、邓卫卫把应急调查、监测仪器和装备装上指挥车即刻出发。同时安排地灾应急中心8名技术人员到值班室待命,其余留守中心的人员,坚持24小时值班待命。一切安排妥当后,已是23:00时。

在肖才忠率领下,王瑞、李阳春冒雨从贵阳出发了,陆万良、邓卫卫驾驶应急指挥车及其设备紧随其后。

按照肖才忠指令,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院长、贵州省地灾应急技术指导中心常务副主任吕刚,率环境院地灾应急技术专家张家勇、裴永炜也同时从贵阳出发。

接到肖才忠指令的还有刘秀伟,他是贵州省地灾应急中心技术负责人,此刻刚完成毕节黔西县和百里杜鹃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修复工作指导,赶往下一站的路上。按照指令,刘秀伟立即紧急赶到了水城鸡场镇滑坡现场。

环境院六盘水分院院长曾庆禹,接到了环境院副院长王瑞及六盘水市自然资源局的通知后,立刻与相关负责人李金彪到办公室取设备,冒着大雨往灾区赶。到达鸡场镇滑坡现场后,马上与水城县自然资源局及113地质队技术人员一道,开展应急调查。

至凌晨4点左右,吕刚、王瑞先后到达现场,与先行到达的六盘水与贵阳的技术人员汇合,查看滑坡情况,听取专家意见,研究监测、调查与救援保障方案。

雨夜深深,大地没有沉睡。连夜赶到鸡场镇的环境院技术人员,面对暴雨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次生灾害,立即展开了应急救援初步调查工作。

7月24日凌晨,贵州省自然资源厅现场指挥部成立,下设地质灾害事故调查组、地面排查组、监测预警组、航拍摄影组等。地灾监测预警专家组主要由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省地灾应急指导中心)技术专家为主体组成。环境院院长吕刚受命担任专家组组长。在他的带领下,技术专家们迅速编制应急处置工作方案,为抢险救灾提供安全技术支撑。

环境院党委委员、技术专家张家勇带领几名技术人员,冒着危险,到滑坡体后沿开展踏勘,对灾情和险情进行初步研判。专家组刘秀伟等连夜收集整理资料,进行分析研判同时开展监测,提供技术支撑服务。

大雨一直下个不停,环境院的技术人员与救援队伍一样,一直忘我工作,争分夺秒与死神抢夺生命。凌晨3:00刚过,由于暴雨实在太大,为确保救援人员安全,省抢险救援现场指挥部命令,下方救援人员暂停现场搜救。忙碌了近一个通宵的环境院勇士,在饥饿与寒冷中短暂休整,有的就蜷缩在汽车里,有的趴在桌子上,有的躺在板凳上稍作休整。

技术监测 保障安全

远方的天际刚刚泛起鱼肚白,山间还是雾霭弥漫。

贵州省常务副省长李再勇、副省长卢雍政在贵州省自然资源厅厅长周文等陪同下,先到滑坡体上缘查看滑坡情况,接着又到滑坡体下方堰塞湖旁查看。

尽管从滑坡体淌下来的水一直咆哮着下泄。专家组吕刚、刘秀伟、裴永炜、李阳春等经过对现场数据的反复研究分析,向省救灾指挥部提出建议,分三个步骤开始应急救援处置:一是立刻上无人机观察、评估滑坡体;二是立刻调仪器监测,用最先进设备,并马上安排人手开始排湖;三是立刻安排技术人员上滑坡体安装裂缝仪,做好滑坡体监测。

为科学有效开展应急处置技术指导工作,在厅指挥部统一指挥领导下,与各工作组紧密高效配合,形成向指挥部定时信息报送和零报送制度,监测到特殊情况立即报送。专家组的建议,以书面报告形式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及时报送。

7月24日6:00,晨曦刚露,环境院牵头的全方位的监测布点工作开始了。他们一边收集卫星雷达监测数据,并进行系统分析整理,一边调集无人机对滑坡灾害体进行航拍。

环境院张家勇、曾庆禹、党杰、李金彪等,会同113地质队、省有色勘查二总队等技术人员开始上山踏勘,一边是山体渗出的水流裹挟着泥土形成的泥石流不停的从滑坡体向下淌,一边是齐胸高的草丛,根本没有路,雨后林间湿滑,他们硬生生在草丛荆棘间踩出一条路来,一直到下午一点,才踏勘完毕。

随着天亮,航拍摄影组刘黔云、龚伟两人抓住晴雨间歇,用无人机第一时间获取滑坡点高清正射影像。专家组根据航拍图,确定了滑坡范围,对地灾点按照高危区、危险区、相对安全区等三个区进行划分。

24日17:00,救灾指挥部技术专家组研究决定,各单位分工负责各人工监测点,异常时加密数据量测工作。

人工监测点设置完成后,25日开始设置自动化监测点。一个点所需设备约30公斤,共4个点的设备,由6个人背上去。

安装的自动化监测设备,如果监测到异常,就会自动报警到专家组刘秀伟、李阳春以及六盘水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黎家良、水城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尹海沣这4人手机上。而人工监测点监测到的数据,每30分钟报送到“7·23特大灾害监测微信群”,由李阳春进行汇总。通过数据统计,专家研判,形成最终判断结果,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报告。

通过夜以继日的现场初步调查,专家组认为,该滑坡为特大型滑坡。滑坡体处于斜坡地带,平均坡度约28度,滑坡体总长1100米,宽200米~600米,滑坡体后缘高程1678米,前缘高程1180米,相对高差500米左右,滑坡面积约40万平方米。

经会商,7月24日9:10分,技术专家组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1号专家组建议,内容如下:一是将滑坡划分为滑移物源区、刮铲区、刮铲洒落区、相对稳定区和堆积区等6个子区域;二是根据现场初步调查及专家组会商,可利用机械在适宜搜救区域开展搜救工作,需分级分层开挖,堆土厚度不宜超过3米;三是鉴于滑坡顶部尚有10余万立方的不稳定残留体,因此不宜在滑坡底部进行大规模开挖和搜救,避免引发次生灾害;四是搜救过程中,必须加强气象和坡体变形监测工作,确保安全。

作为技术专家组组长,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院长吕刚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一份重于泰山的地质技术安全保障,更是一份力敌千钧的责任担当。

滑坡发生的24小时之内,以环境院为主体的技术专家组及技术人员,马不停蹄,经过全天多达47人的巡查巡视,未发现滑坡体明显变化。

7月24日23:00,专家组会商后,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又提出了第2号专家组建议。

十大建议 保障救援

灾情发生后,自然资源部高度重视,并紧急行动。

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凌月明从北京赶到灾害现场,在现场观察滑坡情况后,他立即召集厅领导、专家组开会,对省自然资源厅“五个马上”表示高度赞许,并强调要安全施救,科学施救,严防次生灾害发生。

自然资源部地灾防治首席专家殷跃平抵达地灾现场。天一亮,肖才忠、吕刚等就陪同殷跃平上山踏勘,察看现场及周边情况,细查灾情原因,为抢险救援提供指导。

通过连夜调运,4台自动监测仪(即便携式应急自动化裂缝计)25日一早到达滑坡现场,技术人员紧急安装,立即投入使用。至此,9个监测点4台自动监测仪24小时无间断监测,5个人工监测点,白天进行监测,每半小时报一次数据到专家组。

张家勇说,自动化监测点是死的,通过对点来测量;而人工活动,可以观察周边情况,灵活多方位掌握数据。我们做到人工、自动化监测数据相对比,实现监测双保险。

为有效监测地基边坡变化情况,厅专家组与部专家商议后,需调来一台地基雷达进行扫描,周文厅长指令环境院马上协调调运,这台地基雷达与消防队的另一台地基雷达相配合,对滑坡体监测可实现全覆盖。

鉴于滑坡现场整夜一直下雨,导致滑坡体上部及沿线松散堆积物与雨水共同作用,形成了泥石流,滑坡右侧冲沟几乎被泥石流堆积物全部填满。于是,25日10:00,专家组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3号专家建议:慎重对待滑坡底部右侧的开挖搜救,加强泥石流观测与监测,确保搜救人员和设备的安全。现场救援的武警、消防、安能公司等,按照专家组建议,紧急撤离。

一直到25日22:00,除多次出现的小型泥石流可能影响坡底的搜救外,滑坡体目前未出现其它可能影响搜救安全的变形情况。专家组向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4号专家建议:利用滑坡体目前处于相对稳定的有利时机,加强搜救工作。现场抢险救援的官兵,又开始了彻夜救援行动。

连续几天,环境院与113地质队、有色地勘二总队等专业技术人员,顶烈日冒暴雨,对滑坡体周边20余平方公里进行了地质灾害隐患地毯式排查,严防次生地灾发生。

专家组一直24小时严密监测,及时研判,对各类报警信息,分为蓝黄橙红四个等级,出现橙色就是危险了,必须上报。通过对12小时的监测数据分析研判,专家组认为各监测点无明显变化。7月26日9:12分,专家组根据监测到的情况,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5号专家建议。

为争取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厅救灾指挥部全力加强对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特大山体滑坡应急救援,组织贵州省地质环境监测院、贵州省地矿局113地质大队、贵州省有色地勘二总队继续对滑坡外围20平方公里区域进行再排查工作。从7月24日15:00至7月26日6:00累计最大变形量25.57mm。从而认定滑坡体目前未出现可能影响搜救安全的变形情况,专家组于7月26日11:00,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6号专家建议书。

到26日16:00,滑坡现场突降大雨,坡体顶部出现约10立方米的垮塌,在雨水作用下形成泥石流。经现场专家核实,坡体底部冲沟小型泥流发生频次较高,如有搜救作业工作,危险性较高。17:00,专家组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7号专家建议书:综合人工监测、自动化裂缝计、全站仪及雷达扫描等数据显示,认定整个滑坡体目前稳定性较好,但应密切关注雨情及监测数据。

根据地基雷达对滑坡区域监测显示,滑坡体目前未出现可能影响搜救安全的变形情况。贵州省自然资源厅专家组会同贵州省应急管理厅对滑坡体稳定性和搜救安全适宜性进行会商,于7月27日9:30分,向贵州省救灾指挥部提交了第8号专家建议:利用滑坡体目前处于相对稳定的有利时机,加强搜救工作。同时,在搜救过程中确保搜救人员和设备的安全。底部堆积区要注意坡体变形情况。

搜救工作如火如荼,与死神赛跑,救援队伍分秒必争。

到27日12:00,厅专家组突然接到贵州省地震局报告,据地震局监测,7月26日19:32分,在云南省宣威市发生了2.7级地震;27日6:12分,贵州省盘州市发生了1.8级地震。是否会对鸡场镇滑坡救援产生影响?

面对新的情况,肖才忠副厅长立即与专家组紧急会商。各监测点情况与数据迅速汇集,对比研究,大家一致认定,滑坡体目前未出现可能影响搜救安全的变形情况。搜救区域周边环境安全,能确保搜救人员和设备的安全。于是,27日12:30分,专家组及时向贵州省现场指挥部发出第9号专家组建议。

这时,贵州省救灾指挥部召开现场搜救工作调度会,部署下一步搜救开挖作业,并责成将监测结果提交给搜救组,最大限度保障搜救队伍安全。

15:00,专家组处理完成当日航测影像,对搜救区稳定性进行综合评估,编制并提交了滑坡稳定分区图。同时,在应急调查与监测的基础上,专家组通过综合研判,向省救灾指挥部提交了“水城县7·23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初步调查认识”,为抢险救援科学决策提供了依据。

7月28日,抢险救灾进入第6天,900多人参与的抢险救灾仍然不分昼夜进行。根据监测,专家组经过充分讨论研究,于18:30分向省救灾指挥部提交第10份专家建议:鉴于搜救相对安全区域已全部搜寻完毕,高危险区搜寻风险极高,不具备搜救条件,因此,建议现场应急救援指挥部终止搜救。经省指挥部报国务院、应急管理部同意,于当晚23时,现场搜救全面停止。

专家组的所有建议均被省救灾指挥部采纳,得到常务副省长李再勇首肯。10份专家组建议书,3255个字,凝聚了环境院专家与技术人员的热血与智慧。确保了抢险救援科学有效的进行,也确保了抢险救援官兵的生命与设备安全。

搜救终止,环境院与专家组没有停止工作,依旧继续坚守现场,技术人员仍然对滑坡体开展不间断监测,为地方善后处置提供技术支撑。他们一直坚守到8月1日。

7天的抢险救灾,9天的监测预报,贵州地环人坚守初心,忠诚担当,涌现了许多感人的事迹。

危险艰难时刻,作为省地灾应急技术支撑单位的环境院,一直冲在最前面。□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